张凡  >>  正文
张凡:听到乡音童谣,你心中是否还会起涟漪?
张凡
2019年06月19日

当斯斯与帆这个乐队站在舞台上,闭眼开唱《马马嘟嘟骑》的一刹那,我们就马上被拉入到一个吹拂着微风的夏夜……

这天,月亮早早地爬上了天空。打谷场上的人们摇着蒲扇在乘凉。场里有孩子跑来跑去,也有孩子在骑木马,她旁边的外婆一边给她摇木马,一边引导着她一起轻轻唱起歌谣:“马马嘟嘟骑,骑到那嘎嘎去,嘎嘎不杀鸡呀,娃娃我要回去,嘎嘎不杀鹅,娃娃我要过河,嘎嘎嘎公他奈我奈不何,哟咿儿哟……”

干净、纯真、自然、可爱、治愈,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力量。这首歌之所以能迅速走红,不仅是因为歌手一尘不染的嗓音,带有感情的歌唱。与《童年》《弯弯的月亮》等流行歌曲相比,《马马嘟嘟骑》的原生态则别具一格,让这种音乐本身的魅力释放了出来,更具有代入感。这就是童谣和乡音。

当然还有,任何一种艺术思潮的形成和受欢迎,都与当时的社会经济文化背景息息相关,当它与市场潮流十分合拍时,它就流传甚广,若与市场潮流相对而行,它就成小众产品。正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正处于改革开放初期,当时的青年人们无忧无虑,没有就业竞争压力,追求的是理想和罗曼蒂克的生活,那是个白衣飘飘的年代。在这样的潮流之下,所以有了高晓松、老狼、叶蓓。当社会上出现某些现象时,戴着眼镜穿着黑衣的青年罗大佑则用歌曲写下一份份社会观察报告,《皇后大道东》《之乎者也》则唱遍大街小巷。

如今,市场上忽然流行起童谣和乡音,造就了斯斯与帆,是因为现在的音乐消费的主流人群生活节奏快,大多在北上广漂泊,996是其生活常态。当他们突然放慢脚步时,从电脑屏幕和手机屏幕里拔出自我时,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进入怀旧的年代了。我想,不少人都看过微信等社交媒体上时不时传出拍画片、弹弹珠的图片和文章。这就证明了一切。

从古至今,像“今春看又过,何日是归年”、“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这样的思乡名句已经道尽了乡愁。像我们在外漂泊的游子,离乡千万里,只要听到一句乡音,便会泪流满面,更何况,这是自己小时候天天唱的歌谣?

这是多么快乐的童年啊,无忧无虑是童年的主题词。斯斯与帆用自己的音乐,给了众多80后、90后一个怀旧的理由。

反观现在,孩子们受到各种学业压迫,作业都做不完呢,还有武术班、钢琴班、绘画班、舞蹈班等一系列的课程等着排队去上。他们好不容易得到一些喘息的机会,则又将娱乐活动投入到手机和平板电脑的游戏中……

我不敢说这好还是不好,但我会想,当这些小孩子们长大后,听到这么干净思无邪的乡音童谣,心中是否还会泛起涟漪?

媒体记者、评论员,供职于《中国贸易报》。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