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成昊  >>  正文
孙成昊:欧洲不会往“大国竞争”陷阱里跳
孙成昊
06月26日

两个月,美国在经贸问题上加大对印度、墨西哥、日本等国压力,但却以推迟加征汽车关税的方式对欧洲“网开一面”。不仅如此,美欧高层互访频频,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国务卿蓬佩奥先后访问英国等欧洲多国。不难发现,美欧此轮互动的共同主题是从不同层面稳固和强化跨大西洋关系,美国对欧政策相比此前出现微妙调整。

从战略定位上看,美国正加紧将欧洲纳入“大国竞争”轨道,希望欧洲成为战略助手。这届美国政府在“美国优先”引领下将“大国竞争”视为国际形势主流,加紧与俄罗斯、中国等所谓“战略竞争对手”博弈。在此背景下,美国急需在地缘政治、军事安全等方面获取欧洲支持。此前,美国政府已在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提醒欧洲无法在“大国竞争中独善其身”,但仍嫌欧洲反应迟缓,因而加紧与欧洲协调,促使其为美国的地区和全球战略服务。

从具体政策上看,美国物色地区新战略支点,企图对欧洲“分而治之”。由于英国忙于“脱欧”内务,法国、德国等“旧欧洲”国家与美国外交理念和政策分歧较大,美国有意将中东欧打造为新的地区战略抓手。今年2月,美国曾在对中东事务并无较大发言权的波兰召集会议,打造欧洲内部中东事务“新代言”的用意明显。前些天波兰总统杜达访美,美波达成驻波美军增加1000人的防务合作联合声明并签署多项协议,两国关系火速升温。

从政策目标上看,美国急欲把俄罗斯与中国打造为美欧对手,以共同威胁重振跨大西洋关系。一方面,美国在地区战略上视俄罗斯影响力为“洪水猛兽”,加紧敲打欧洲盟友。蓬佩奥今年2月出访欧洲五国时,继续呼吁各国团结一致共同对俄。特朗普不久前也公开阻拦欧俄合作,威胁对“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建设项目的所有参与国实施单方面制裁,并威胁从北约盟友德国撤军。

另外中美科技竞争日趋复杂,美国对欧洲步步紧逼,施压欧洲选边站队,甚至以中断或暂停情报合作为威胁,要求德、英等国停止与华为合作,抵制中国企业在欧洲拓展业务,防范中国影响力“渗透”。

但美国此轮政策调整只是企图利用欧洲的权宜之计,并非对欧洲有利的战略调整,与欧洲自身利益和战略诉求背道而驰,难以赢得欧洲全身心的支持。

尽管欧洲逐渐意识到随着美俄关系“快速重启”无望、中美关系出现较大波动,大国竞争一面正不断凸显,但对特朗普政府以“美国优先”主导对欧政策较为失望。在这一原则指导下,美国试图采取现实主义而非自由主义手段追求自身安全与繁荣,在谋求维持霸权地位的同时试图凌驾于民主、开放、多边、基于准则的战后秩序之上,这些都背离了美欧曾共同坚持的观念和机制,淡化了美欧同盟关系中的价值观共识。

更重要的是,欧洲不会彻底迎合美国设定的“大国竞争”框架调整对华政策。在经济层面,美欧决策者与中国交往的规则趋同,在有相同关切的涉华问题上倾向于合作,最主要的领域是所谓“更公平的贸易行为”,共同施压中国扩大对外资的开放程度,减少非关税和监管壁垒,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等。

但在其他领域,美欧的身份特性、利益和政策关注点均不同,美国主要从霸权护持的角度思考对华政策,而欧盟的主要关切仍是中国是否尊重经济交往规则、是否拥护以规则为基础的秩序。因此,美欧在对华认知和政策上存在显著差异,欧洲和美国虽然都在思考中国崛起的影响、酝酿应对措施,但远未达成战略合作的共识。

不可否认,美欧是盟友,二者在利益和目标一致的领域联手施压中国的情况难以避免,但中欧在全球治理、地区安全、经贸往来上的利益交汇点也在增加,与中国合作的价值持续上升。总的来说,欧洲对华务实合作是主要基调,不会轻易卷入美国设计的“大国竞争”陷阱,仍将在盟友关系和自身利益间有所平衡。

(原文刊于《环球时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主要研究美国外交及中美关系。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