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新光  >>  正文
陈新光:民营银行要找准差异化定位,“补好”金融短板
陈新光
07月01日

建立民营银行主要是为了打破中国商业银行业单元国有垄断,实现金融机构多元化。截至目前,已有13家民营银行披露了2018年财报或相关数据。公开数据显示,民营银行整体保持了较高的增长势头,无论是资产规模还是营收、利润都呈现扩张态势。但是,作为新生的金融机构,民营银行在发展中不可避免地仍面临一些困难和制约,民营银行再次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民营银行仍处于快速发展阶段

民营银行有三个特点:第一,由民间资本控股;第二,为民营企业提供资金支持和服务;第三,采用市场化运营。民企办银行的很重要动机就是希望为企业搭建一个资金平台,为中小微企业融资提供便利。由于民营银行定位服务中小微企业和零售客户群体,受到国家政策支持。2014年我国首批5家试点民营银行获批,2016年11家民营银行获批,2017年1家民营银行获批,我国目前一共有17家民营银行。截至2018年9月,全国已有17家民营银行开业运营。民营银行的开设地点也不局限于发达地区,而是逐步扩展到海南、四川、安徽、福建、辽宁、吉林等省份。

中国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18年民营银行总计实现净利润107亿元,其中,微众银行以24.74亿元的净利润超越其余已披露2018年年报的14家民营银行的净利润总和。从2018年年报数据来看,已经公布业绩的各家民营银行均实现了盈利。各家民营银行成立时间不同:最长的成立五年,最短的仅一年半,无论是资产规模还是营业收入、净利润,普遍处在迅速扩张阶段。其中,“背靠”腾讯的微众银行资产规模达2200.37亿元,较2017年末增长169%,也是目前唯一一家总资产超千亿元的民营银行。从体量上看,安徽新安银行体量最小,为40.26亿元,与排在第一的微众银行相差巨大。盈利指标方面,微众银行同样领跑,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00.3亿元和24.74亿元。其次为网商银行,新网银行排在第三,也是该行2016年底开业以来首次扭亏为盈。在资产质量方面,网商银行不良贷款率(1.3%)在15家民营银行中最高,也是截至目前唯一一家不良率超过1%的民营银行。

仍处于起步期的民营银行,存在“成长烦恼”

从已公布的2018年民营银行的年报来看,民营银行大多呈现业务结构单一、高度依赖存贷利差的盈利模式。而从官网和APP也可以看出,各民营银行大多倾向于以推广某明星贷款产品为主,资产端大多依赖此类线上贷款产品。总体而言,由于物理网点的限制,民营银行在揽储方面受限,难以拓展负债端的资金来源,而只能依赖同业存放、同业存单等。根据相关规定,民营银行两年之内无法进入同业拆借市场开展流动性管理。以微众银行为例,该行2017年客户存款仅占总负债的7.22%,而同业及其他金融机构存放等占63.79%。不过,2018年该行发力存款业务,吸收存款达1544.78亿元,与上年相比增长了2795%,占总负债的比重大幅增加至74.2%。

此外,民营银行还面临着下列主要考验:一是银行高管变动频繁。从2014年第一批民营银行组建以来,民营银行高管的离职潮便是媒体热议的话题,这一频繁变动现象仍在2019年延续。2019年3月,网商银行公告称,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卸任网商银行董事长,由蚂蚁金服总裁胡晓明接任,值得注意的是,井贤栋2018年4月刚刚担任网商银行董事长一职,从上任到卸任不到一年时间。另据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一年,出现董事长或行长一职变动的民营银行就有5家之多;二是银行业绩分化明显。总体来看,民营银行的净息差要高于传统银行的水平,贷款利率一般高于传统商业银行利率。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民营银行的净息差为3.49%。但随着民营银行规模的不断扩大,民营银行不再主要在于其生息资产的优势。单纯依靠高资产收益获得利润,而是通过规模效益获得业务增长;三是银行生存压力待解。民营银行大多呈现业务结构单一、高度依赖存贷利差的盈利模式。总体而言,由于物理网点的限制,民营银行在揽储方面受限,难以拓展负债端的资金来源。去年以来,民营银行在智能存款等产品上尝试创新,但随后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多家民营银行随后做出限额销售或者下架处理。因此,如何在合规要求下拓展负债业务来源,缓解揽储压力,已成为民营银行的难题。

以服务中小微实体经济为导向,改革优化金融体系结构

李克强总理在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导向,改革优化金融体系结构,发展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这也是政府工作报告首提发展两类中小银行。当前,我国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在有序推进,解决好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信贷支持和直接融资问题,是现阶段我国金融工作重要的任务之一,这也为民营银行发展提供了重要机遇。民营银行要抓住机遇,快速补齐自身发展的短板。

针对民营银行资金来源受限,网点和客户基础的缺乏、营销渠道和业务拓展空间受限制、民营银行差异化竞争难度等短板,笔者认为民营银行从三个方面加快补短板:一是坚持清晰定位,积极创新产品,突出自身服务特色。民营银行会继续加大对科技研发的投入,增强金融科技实力,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方式进行高质量风控。没有研发实力的民营银行可以选择与科技实力较强的互联网平台合作,发挥科技赋能作用;二是建议修订现行相关办法,为中小银行进入同业拆借市场开展流动性管理和通过发行金融债获得资金来源提供便利,缓解中小银行负债来源单一、负债成本偏高等问题。注重发展金融科技,在无法拓展网点布局的情况下,提高经营效率;三是建议适度放宽民营银行经营区域限制,取消“一行一点”要求,支持和鼓励民营银行在一定区域内逐步增设分支机构和网点,进一步激活民营银行发展活力和服务张力,为中小微企业提供充分竞争的金融服务市场。

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市人民政府上海研究院研究员、上海市统计学会副会长、全球化智库(CCG)特邀研究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