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睿鹏  >>  正文
石睿鹏:封新城——一个人的乡村振兴试验计划
石睿鹏
2019年07月02日

这是封新城第四次来到南宁,跟前三次一样,他直到离开都不清楚南宁到底什么样。“这是我第四次来南宁,这里是我的新书《微隐隐于凤羽》全国巡回分享的第三站。”封新城顿了一下说,“要不是跟这家店老板的关系好,我都不会来这儿,因为卖不动书。”2019年5月8日下午,封新城在广西南宁“我在咖啡图书馆”面对50多个从《新周刊》时期就开始追随他的书友这样笑称。说完,他看了一眼这家店的主理人张发财和娃娃。

2015年,封新城正式辞去在《新周刊》的全部职务,来到苍山脚下,洱海之源的云南凤羽小镇。他在这里,开启了一种新的尝试:文旅实践与乡村振兴。

凤羽古镇位于云南省洱海县西南部,苍山背后,洱海源头。1639年,徐霞客游历至凤羽,流连七日,惊叹其“曲峡通幽入,灵泉夹水居,古之朱陈村、桃花源、寥落已尽,而犹留此一奥,亦大奇事也。”400年后,凤羽第二次被发现,三清水秀,唐风宋韵,于徐霞客所见的桃花源景象并无所异,就像一个隐秘在大理深处的原始古国,是一个看得见乡愁的地方。

“2013年11月7号,我在做完大理的采访后第一次去了凤羽,我见到凤羽的第一天,当时就决定了今天所做的这个事情。凤羽是个小小的盆地,他们称为‘坝子’。‘坝子’四周目光所及都是群山环绕,感觉到能用一天时间就把凤羽逛完。这个体量我觉得比较好处理,同时在行政关系上它又是一个镇——凤羽镇,也是中国100个文化古镇之一。”封新城介绍到。

从一个在纸上执笔写字策划排版的主编,转向为一个身体力行于乡村田野间的实践者,这种转变在封新城身上却体现得从容和坦然。他的上半场一直在关注乡村,思考都市与乡村的关系,思考一个现代人与土地的关系。直到他遇见凤羽,这种思考才得以落到实处。他才真正可以在土地上写诗,可以在土地上排版,身体力行去实践对乡村的想象。封新城说,“一、让凤羽在自然的条件下,成为大地艺术的中心。二、让凤羽的农产品,成为一个响当当的品牌。”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他也做到了对当地乡村文化风俗最大程度的保留与还原。

被问及对乡村振兴计划的思考时,封新城说:“整个人类也走到了这样一个关口:当人类都在往城市里去,但是在城市里更多的是一种迷失,所以有一些年轻人已经选择往回走。

很难说凤羽的未来会不会按照封新城的设想实现,一个人对于一个地方的影响终是有限,即便是封新城这样一个较有能量的人。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凤羽小镇开始变得有点跟原来不一样。“每一个村子都不一样,一些的村子通过卖地,一些村子也会有大的集团资本进驻。但乡村本身是无法创造出路的,很难说凤羽的一切是可以完全复制的,乡村各有不同,只能说希望多一点像我这样的人。”封新城说。

关于作者:石睿鹏,中国日报广西记者站首席记者

中国日报广西记者站首席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