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彦鹏  >>  正文
21世纪的隐忧:“无用阶层”
吴彦鹏
2019年08月21日

最近发生在某特别行政区的那些乱事儿,让我们认识了一个热词:废青。

 

某网站给废青的定义是:18岁就开始申请公屋,吃父母吃社会,然后把多余精力发泄在对社会不满的,并且对现有秩序充满着严重仇恨,口口声声高称要有独立人格,结果对社会毫无贡献的青年。总体来说,他们不求上进,还喜欢搞事情。

 

我们看着这群孩子长大,本来将他们看作未来社会的希望和中坚力量,而突然之间,他们脸就看着如此陌生,甚至成了21世纪各个国家的社会隐忧。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曾经有这样一种说法(不排除是谣传):

 

上世纪90年代,美国召开过一次神秘的会议,会议集合了全球500多名政治、经济、文化界精英,其中包括布什、撒切尔夫人、比尔盖茨等大名鼎鼎的全球领袖人物。

 

在会议中,精英们普遍认同:目前的制度下,经济发展反而会造成一个越来越严重的社会问题——阶层分化。在21世纪,仅启用全球人口的20%就足以维持世界经济的繁荣。除了这20%之外的另外80%的人都将统统被“边缘化”。届时,有可能会发生比马克思所预言的更复杂的社会冲突。

 

那么该如何安置这些被他们认为“可有可无”的80%的人呢?

 

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战略思想家布热津斯基认为,没有任何人能改变未来的“二八分化”的局面,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给这80%的人口,塞上一个“奶嘴”。让他们安于为他们量身订造的娱乐八卦、低成本、麻醉的信息中,让他们慢慢丧失理想和热情,甚至思考的能力。

 

这就是著名的Tittytainment战略,这个由Titty(奶嘴)与 Entertainment(娱乐)合成,在国内,有些人将它译为“奶头乐”或“奶嘴战略”。

 

正如《娱乐至死》书中所说:人们在汪洋如海的信息中日益变得被动和自私……真理被淹没在无聊烦琐的世事中……我们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

 

 

相比于底层民众,那20%中上层人群,则远离“奶嘴”,利用自己掌握的资源,坐实权力和财富,不断迭代知识和技能,尽量把底层人甩开,努力向顶层靠拢。

 

看看自己的手机里的App,想想我们曾经迷恋的肥皂剧,是不是就掉在了这种割裂社会的战略陷阱里?真是“细思恐极”。

 

更值得警醒的是,在上世纪提出这个“二八”观点的时候,还处在传统工业经济时代,而现在人工智能时代已经拉开大幕,这个趋势恐怕会被进一步强化:未来甚至只启动5%的人口,社会就可以良好运转,有更多的人将被弃置不用。

 

“正如第一次工业革命在城市中孕育出无产阶级,人工智能的出现会造就一个新的阶层,那就是'无用阶层'。对这些人来说,他们已经丧失了经济的价值,没有经济价值也就没有政治权力,这会产生巨大的社会、政治、经济方面的问题。”这段话就出自《未来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在中国的一场演讲。

 

要知道,人在世界上,最宝贵的资源不是家里的储蓄,而是:智慧和劳动。从古至今,无论资产多少、身份几何,人至少是拥有作为劳动力的价值的,换句话说:即便被压迫被奴役,人也是有用的。然而按照赫拉利的推断,随着强人工智能的普及,社会上将出现既不需要你提供智慧,也不需要你提供劳动的“无用阶层”。

 

他们出身平凡、能力一般、又没有自制力、不善于学习。一款网络游戏就可以让他们沉溺其中;一档娱乐节目就让他们开心不已。在阴谋家的鼓动下,已经丧失独立思考能力的这些人,只要让他们兴奋和有口饭吃,他们就会被人老老实实的牵着鼻子走,正如一些社会运动中上街的年轻人。

 

在社会福利体系的支撑下,这些人貌似不愁吃穿、安然度日,实则暗无天日……他们连干活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我们反对社会达尔文主义,也知道把人类简单的划分为“有用”和“无用”是多么简单粗暴、过于残酷,真有那一天,恐怕人类文明离末日就不远了。

 

赫拉利自己也承认他关于“无用阶层”的论断只是对未来世界的大胆猜测。他告诉人们:如果你不喜欢我描述的未来,那就去改变它。

 

马克思说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今天,我们生活在有史以来最和平的年代,经济、文化空前繁荣。在发达经济体,从襁褓到坟墓的福利制度越来越健全,一个人老了有养老金,生病了有保险,失业也不会饿肚子。但正是这种情况下,在日本出现了不工作、不消费、不结婚、不生育,甚至不出家门的低欲望宅一族;在欧美出现了对社会制度失望,甚至报复社会的枪击事件;在中国香港台湾地区有被人利用的街头废青;在中国国内也有比老龄化还可怕的啃老族。

 

于是,面对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难免有更加悲观的判断。但我们不能就此失去人类社会自我调节的信心。

 

曾经,商业社会的发展让资产阶级兴起,并推翻了封建贵族的统治;工业革命将田地里的农民变成了工厂里的无产阶级,社会主义运动于是爆发。这些过程改变了人类社会的模样,也经历了激烈的社会冲突。但最终世界上大多数地方,还是度过“磨合阶段”,走进了更加安定繁荣的现代社会。

 

科技进步需要社会治理跟上,每一次社会问题的爆发都要有包括哲学、政治、教育等各个领域的社会总体的思考。从这个角度看,提出“无用阶层”这一概念,可以警示我们认识问题。而思考如何解决问题,理性、建设性,将是未来更有意义的事。

 

 

媒体人,科普作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