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祖国  >>  正文
罗成标:故乡的路
我和我的祖国
08月25日

我的老家在云南大山深处。那里,山一座连着一座,连绵不绝。村子的人大多聚居在半山腰,有一条崎岖的山路从山顶直通山底。往上走,翻过山头便是村小学,往下走,抵达山脚方可搭乘通往县城的班车。作为村里唯一的出村道路,它承载了多少彝家人走出大山的梦想。

小时候,这条羊肠小道是我上学的必经之路,我从家里爬坡到学校需要一个半小时。当时村上还没有通电,家里也没有钟表,母亲一般会在鸡叫第三遍的时候叫醒我,趁着月色星光和小伙伴们一起沿着这条小路走向知识的大门。

曾经也尝试过住校,但学校没有食堂,七八岁的孩子每天要生火做饭着实不易,再加上学校厨房地方极其有限,不得已选择了走读,几乎每天在这条山路上至少两个来回。

记得有天晚上,星月交辉,外面一片亮白。父亲误以为天亮了,立即把我叫醒,我匆匆起床,独自一人往学校跑,伴随着猫头鹰的叫声和虫鸣声一路赶到学校,发现学校大门紧锁时才意识到是半夜。我只好坐在旁边台阶上等待天明,当时望着远方朦胧的山峦在想:什么时候才能到山的外面看看?不知过了多久,随着月亮的落山,东方出现了鱼肚白,天这才真的亮了!

有几次,我不想上学了,和父亲说,每天要爬这么多山路,实在太累。父亲语重心长的告诉我:“不要因为路远就觉得上学累,我就吃了一辈子没文化的苦,不想你们还走我的老路”。母亲心疼我,有时会大半夜起来给我烙一个饼或炒点米饭让我带上作为午餐,这样可以少跑一趟路。

几年下来,这条路哪些地方需要拐弯,哪些地方坡陡路滑我都了然于胸。在来回奔波途中,我学会了吃苦,学会了坚持。

我上小学五年级时候,终于传来了好消息,村上准备修公路了,这让大家兴奋不已。由于资金有限,最后把一些路段的修挖任务按人口分配给各户,政府提供雷管、炸药等爆破材料。但大家依旧热情高涨,在没有大型机械的情况下,硬是在山坡上挖出了一条大道。当时家里弟妹年纪小,一到周末或假期父亲就带着我到责任路段挖土搬石,至今想起来还历历在目。

公路通了,但还是土路。每下一场大雨都会被冲断,没有给大家带来想象中的便利。印象最深的是2002年夏季,我高考完刚回到家就连续下了两个月的雨,一天也没有停止过,路冲断了好几处,村子成了一座孤岛,出不去也进不来,以致直到开学的前几天我才等到大学录取通知书。

后来,我在外面上学、工作,回家的次数慢慢变少了,但常常对故乡和故乡的这条小路心生依恋,总感觉自己走不出这条弯弯的乡道,或许这是乡愁吧。

今年过年回家,我惊奇的发现曾经的出村小道变成了宽阔的塘石路面,道路两侧青松成排、绿树成荫,车可以直接到达家门口。乡亲们告诉我,国家政策越来越好,新农村建设更是成绩喜人,现在自来水安装到户了,村子里也装上了太阳能路灯,学校实行了寄宿制,孩子们上学不再困难了。越来越多的彝家孩子走出大山,用自己的智慧和力量投身新时代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实践。我们幸庆自己生活在这样一个伟大的时代,路定会越走越宽。

返回时,站在山的这一边远望故乡的路,犹如一条腾飞的巨龙盘绕山间,恰似新时代伟大祖国繁荣昌盛之景象。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