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祖国  >>  正文
卢健:甜蜜梦想
我和我的祖国
08月28日

外面的蝉烦人的叫着,太阳撒了欢似的炙烤着大地,祖母把我锁在家里,为的是不让我乱跑。走的时候还叮嘱:“外面太热了,在家老老实实睡午觉。”然后,她去隔壁邻居家唠嗑去了。我竖起了耳朵,听着越来越轻的步伐声,越发兴奋起来。因为,我的“寻宝”活动即将开始。

首先应该是那个用竹子编的箩筐,翻了个底朝天,没有。然后是乌漆嘛黑的衣柜,搜遍了各个角落,也没有。这老奶奶和我斗智斗勇呢,我心里嘀咕着。一个细节闪现在脑海,祖母用竹竿挑过东西放在房梁的挂钩上。哈哈哈,我乐了,盯着房梁钩子上的竹筐。但怎么拿到呢,竹竿在大门外啊,此时此刻大门是锁起来的。梦想就在眼前,看似很近,却又很远。可是,方法总比困难多。床上仗着蚊帐呢,是用竹竿撑起来的哦。我把几根竹竿绑起来,长度没问题了,剩下的就是夺取甜蜜果实了。突然,我敏锐耳朵听到有人开锁,不好,是祖母回来了。一慌忙,把整个竹筐打翻下来,面对那撒落一地的白糖,我哭了。

这时候,祖母叫醒了我,问我怎么哭了。哈哈哈,我傻笑起来,原来是在做梦,白糖没撒,刚才盯着房梁的竹筐还真睡着了。

对于生活在农村的孩子来说,上世纪八十年代对糖的痴迷是任何东西无可企及的,也可能是没有什么其他东西吧。

记得那时候每逢晒稻谷的季节,都会有一个推着大架子自行车的人,口里喊着:“甜掉牙的白糖啊,好吃不贵,一斗一块啦。”是的,就是用他带的那种斗盛上满满的稻谷就可以换一块。而多数情况下,他并不会收获满满,自然也不用担心架子车驼不动。我们浮想着白糖能不能甜掉牙,就算真的掉了牙也是幸福的。

后来,我读了小学,校门口的小店在一棵大槐树下,像很多童话故事的糖果屋一样,那里有一切关于甜的梦想。祖母也会偶尔给我几毛钱,我不像别的小朋友会买点稀奇古怪的“唐僧肉”“人参果”,只热衷于各色漂亮糖纸包裹下的小糖。这一颗颗小糖晶莹刺透似美玉,无比珍贵,陪伴我换掉了所有的乳牙。

随着年龄的增加,书多的越来越多,人也走的越来越远,见识的各色零食越来越多,但内心依然渴望那份本真的甜蜜。大学二年级的暑假,我回过一次小学,大槐树还在,小店早已没了踪影。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有一家超市,一排排货架上琳琅满目的摆放一齐。现在的小孩太幸福了,可以随意挑选,不用去猜想。

大架子车、大槐树代销店、大货架超市,白糖、小糖、一切甜美,这些年,这些物质变迁,折射的就是物阜民丰。这是一场关于甜蜜的梦想,我们在梦里是幸福的。回想起祖母曾对我说过:“我们小的时候别说糖了,吃都吃不饱,你看看你们现在多幸福。”而如今“你看看你们现在多幸福”这样的话换了两三辈子人来讲,诠释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波澜壮阔不忘初心的奋斗史。我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也是这样一个甜蜜梦想,必将实现!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