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明江  >>  正文
方明江:泛珠三角区域一体化加速
方明江
2019年09月08日

9月6日,2019年泛珠三角区域合作行政首长联席会议在广西召开。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澳门代表团团长梁维特,福建省长唐登杰,江西省长易炼红,湖南省长许达哲,广东省长马兴瑞,海南省长沈晓明,四川省长尹力,贵州省长谌贻琴,云南省长阮成发等泛珠合作各方行政首长出席会议。

泛珠三角区域合作行政首长联席会议是经国务院批准,2004年由福建、江西、湖南、广东、广西、海南、四川、贵州、云南等九省区和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简称“9+2”各方)共同推动成立的一个重要的区域性合作交流平台。泛珠区域国土面积为全国的1/5,人口占1/3,经济总量占1/3以上。2016年,泛珠区域合作正式写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标志泛珠区域合作全面上升为国家战略。

16年来,泛珠合作成为促进我国东中西部联动发展的重大举措和新时期内地与港澳建立更加紧密经济关系的重要平台。泛珠区域不断拓展合作领域,在促进互利共赢上取得新进展,合作构建区域协同的现代产业体系,推进统一市场建设,加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合作及共同深化对外开放等。

首先,建立平台,引领泛珠区域合作。一是高位协调,每年举行泛珠三角区域合作行政首长联席会议,总结上年发展情况及明确来年合作议程。二是推进跨省园区合作,有闽粤经济合作区、赣湘开放合作试验区、粤桂黔高铁经济带试验区、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吉安(深圳)产业园和广安(深圳)产业园等一批知名合作建设园区,泛珠内地各省区正聚焦产业优化、推动新旧动能转换,迸发出高质量发展的活力。三是成立各种产业联盟和相关智库机构,比如泛珠三角区域合作与发展论坛暨经贸洽谈会和泛珠基金等各类联盟。

其次,基础设施进一步互联互通。公路方面:2018年10月,港珠澳大桥通车,天堑变通途。联通川黔的赤水河大桥和联通川黔滇的鸡鸣三省大桥预计2019年通车。铁路方面:2018年9月,广深港高铁全线贯通,通达国内44个站点,截至2019年6月,广深高铁香港段日均乘客5.4万次。成贵高铁、赣深高铁、双龙高铁及合湛高铁加快推进。水路方面:广东与海南携手推进琼州海峡港航一体化,共建琼州海峡半小时经济圈。加快改造西江黄金水道重点工程—长洲水利枢纽和大藤峡水利枢纽,2018年,长洲水利枢纽通货量1.38亿吨。四是增加航空班次和新开航线。

再次,经贸活动再添新动力。一是福建方面,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新设港资企业480家,合同港资432亿元人民币;新设澳资企业26家,合同澳资2.6亿美元。二是江西方面,自首届赣深经贸合作交流会举办以来,双方累计新签投资项目240余个,总投资1400亿人民币。三是湖南方面,在2019年湖南举办的对接粤港澳大湾区恳谈会暨重大项目签约仪式上新签32个,总投资1700亿人民币。四是广西方面:2018年引进粤港澳大湾区到位资金3380亿元人民币;2019年香港累计在广西设立企业6928家,合同港资275亿美元;澳门累计在广西投资企业349家,合同奥资6亿美元。五是贵州方面,港资企业900家,累计使用港资95亿美元。六是四川方面,截至2018年,香港累计在四川设立企业5000家,投资额500亿美元;四川在港备案设立企业200家,金额13亿美元。七是云南方面,截至2108年底,云南在港设立企业72家,实际投资27亿美元;云南核准港资企业1877家,合同利用外资200亿美元。

第四,扶贫协作实现新发展。一是粤桂携手,落实对口帮扶。广东各级财政累计投入8.2亿元,建设教育卫生、农村道路、安全饮水、危房改造等工程113个,惠及困难群众13万人。二是粤川结对,助推脱贫攻坚。广东8个市对接甘孜州18个县(市),佛山5个区对接大凉山11个县,在产业合作、民生帮扶及智力支持方面提供支持。三是粤滇互惠,增强发展动力。广东累计投入财政17.5亿元,实施帮扶项目1385个。四是粤黔共建,加速脱贫致富。合作项目7个,总投资17.5亿。五是澳门对接湖南劳务输出,推进湘澳劳务精准脱贫。六是香港定点捐助脱贫等。

第五,生态建设取得新成效。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健全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意见》,提出推动广西广东九洲江、福建广东汀江—韩江、江西广东东江、云南贵州广西广东西江等开展跨地区生态保护补偿试点,泛珠境内有四个试点。泛珠区域环境监测合作启动以来,泛珠区域环境监测合作工作小组审议通过《泛珠三角区域水环境监测网络规划工作大纲》、《泛珠三角区域水环境监测网络信息平台建设方案》,编写了《珠江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水环境监测计划》和《泛珠三角区域水环境监测网络建设规划》。在水环境监察执法与应急合作方面,广东与周边的福建、江西、湖南、广西等省区签署了跨界河流水污染联防联控协作框架协议,湘赣、滇桂、滇川也加大了跨界河流污染防治合作,黔桂滇三省区联合开展了万峰湖环境污染防治合作,共同打击省(区)边界地区的环境违法行为。

事实上,西南和华南地区的经济大联系由来已久。早在1992年4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曾在广西主持召开西南和华南部分省区区域规划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广西、四川、云南、贵州、广东、海南等省以及成都、重庆等市和国家11个部委的负责人,商讨建立北海经济技术协作开发区。北海经济协作开发区提出借鉴自由港模式,由西南五省(区)及重庆、成都、广东、海南共同开发。1992年8月,由广西政府主持,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了《关于建立北海经济技术协作开发区》研究报告论证会。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光英和国务院有关部门、西南华南七省(区)负责人。会后,经国务院批转,国家计委于1993年3月批复同意在广西北海组建北海经济协作开发区。后该计划未实现,这是改开后西南和华南经济大联系的尝试。

进入新时代,泛珠各方愈加重视泛珠三角区域合作和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在前期探索成果的基础上,继续在找痛点、堵疏点,加快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打通高效便捷立体交通网络体系;强龙头、补链条、聚集群,承接产业转移,推动多地多领域合作;找对接口、突破口,在政策上、规则衔接上实现人流、物流、信息流和资金流等的加速流通三方面下功夫,把握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和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重大历史机遇,进一步对接粤港澳大湾区、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携手参与“一带一路”,共同推动泛珠合作向纵深发展。

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会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网专栏作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