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彦鹏  >>  正文
区块链,预示着一场信用革命
吴彦鹏
2019年11月04日

近日(2019年10月),中央就区块链技术进行了集体学习,并肯定了这项新技术在产业变革中的作用,这为我们的未来指明了一个重要方向。

 

作为分布式记账、加密算法、智能合约等技术的系统性集成创新,区块链近年来引起了全球科技领域的广泛讨论,也成为国家和企业关注的热点。

 

 

那么,究竟该怎样理解区块链呢?

 

我们知道,信用是人类文明的基石之一,信用的本质,是价值储存。

 

回顾一下人类历史,最早的智人为什么能在进化中胜出?因为语言的出现使人们之间有了最初级的“契约”精神,人们可以互相承诺和交换,从而有了大规模协作,战胜各种不具备这种能力的种群。

 

在古代社会,人们之所以选择金属货币,就是因为金属有稀缺性、持久性和易鉴别性,这些特性是天然的信用。

 

而现代社会,更是建立在信用货币和契约精神基础上的。政府用自己的信用做担保,发行纸币,从而推动了市场经济的繁荣。

 

在一个缺乏信任的社会里,人们会互相猜测,人心相背,甚至人人自危,这时社会的运转效率就会非常低下。比如:人们偏好买房,也是因为人们发现纸币经常贬值,甚至到了不能足够信赖的地步。房子就成了如今社会储存价值的东西,是一种信用载体,这就是高房价的原因之一。

 

金融危机的本质,其实就是一个社会的信用体系崩溃。比如美国2008年次贷危机,就是因为很多机构给那些没有还款能力的人信用造假,最后导致集体违约。

 

 

互联网诞生初期,解决了很多信息流通的问题,但并没有解决信用问题,有的人甚至利用互联网伪装面目,进行诈骗。

 

现在区块链诞生了,正式朝着信用革命迈出了坚实的步伐。

 

区块链创造了一种智能合约,而且合约的控制权不在任何单独一方的手中,也不在法院等第三方机构中,它是由不同的交易人在不同的计算机上关联记录的,这叫分布式记账。这是真正的“去中心化”,如果有10万人参与了一项公共交易,记录就会分布保存在10万台电脑中。另外,这些数据是按照事件发生的时间顺序叠加记录的,如果修改了前面的数据,后面的数据就会受影响,如果前后无法对应,就会像撒了一个谎,需要无数个谎言来掩盖一样。

 

我看到网上有人举了两个有意思的例子,其一:

 

爷爷生前立下一份遗嘱,声称在其去世后且孙子年满18周岁时将自己名下的财产转移给孙子。以前这种遗嘱往往存在社会信用高的律师或公证员手中,即便这样也会发生亲属质疑律师的事件,即便最终执行起来,也要有很多繁琐的手续。现在,如果将此遗嘱记录在区块链上,那么区块链就会自动检索计算其孙子的年龄,当孙子年满18周岁的条件成立之后,区块链会在政府的公共数据库等地方检索是否存在爷爷的一份离世证明。如果这两个条件同时符合,那么这笔资产将会不受任何约束地自动转移到孙子的账户之中,这种转移不会受到国界、外界阻挠等各种因素的制约,并且会自动强制执行。

 

其二:

 

之前网络上流行“怎么证明我妈是我妈”的新闻,其实也是因为社会的信用机制不够完善而衍生的问题,其实这个问题用区块链解决易如反掌。现在我们的出生证、房产证、婚姻证等,都在相关机构的备案里,而这些机构之间并没有资源共享,比如银行需要你到派出所去开证明,然后才能给你办事。如果应用了区块链,我们的出生证、房产证、婚姻证都会成为相互关联的信用资产,变成全球都信任的东西,别说 “你妈是你妈”,你的祖宗是谁都可能一目了然。

 

 

如果说信用的本质是价值存储,那么区块链的本质就是价值传递。它可以使社会的价值流动越来越快,运作效率提高,人类社会也因此进入高信用社会。

 

在一个区块链发展成熟的社会里,那些真正有能力、并能创造价值的人,不在受困于如何证明自己,每一个人作为价值创造者,自己创造的价值都能被精准记录,信用价值也会影响一个人的财富。用一句浪漫的话说就是:你只管努力,剩下的交给天意!

 

而那些缺乏诚信,为非作歹的人,对他们的制裁,就不仅是无法买火车票那么简单了。

 

随着区块链的成功运用,数字货币必将产生,原有的国际金融格局将会重塑,新一轮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将深刻影响国际政治经济格局。

 

这就是即将到来的信用社会的高级阶段,人类社会所面临的新一次升级。

媒体人,科普作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