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勇  >>  正文
吴勇:90年后,中医再遭刁难,是劫?还是节?
吴勇
2019年11月22日

近日国内八所中医药大学遭世界卫生组织(WHO)下属的世界医学院校名录(WDMS)除名[1]。一石激起千层浪,支持者有之,反对者有之。中医在中国走向世界的过程中扮演着特殊的角色。

2015年,因为青蒿素在治疗疟疾中的出色表现,屠呦呦先生获得诺奖,2019年,以中医为代表的传统医学纳入世卫组织全球医学纲要[2]。

作为传承了数千年文化的国粹,中医近百年来,却屡屡陷入存废的漩涡中。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故事?谁是中医的敌人?谁是中医的朋友?到底应该怎么用好、建设好和管理好中医?

90年前,中医遭遇的第一次存废危机

1929年2月,国民政府召开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议,通过了西医余云岫等提出的“废止旧医(中医)以扫除医药卫生之障碍案”[3],另拟“请明令废止旧医学校案”呈教育部,主张取消旧医药,全盘否定中医中药。

法案传出之后,在全国引起轩然大波。中医界人士的纷纷抗议游说,上海名中医张赞臣主办的《医界春秋》为此以“中医药界奋斗号”一刊,发起了对取消中医的抗争。

1929年3月17日,全国17个省市、两百多个团体,三百名代表云集上海,召开大会反对法案。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最终国民党政府不得不撤除取消中医的决定。

为了纪念这次抗争的胜利,并希望中医中药能在中国乃至全世界弘扬光大,造福人类,医学界人士将每年的3月17日定为中医节,又称“中国国医节”。

(1929年(民国十八年)国民政府废止中医案晋京请愿代表团合影)

节 与 劫

节,本义是竹节。本指竹的节理,即竹子各段相连处突出的部位。中文最常见的比如二十四节气。

IMG_256

厚朴中医堂创始人徐文兵在解读《黄帝内经.四气调神大论》篇中说:“碰到节气转换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发病。这说明节儿是不好过的,节过不好了,那就是个劫难的劫。”

如果能成功渡过灾祸,那么称“节庆”,如果未能度过,则称“劫难”。而过节本身的意思就是“庆祝度过劫难”。

赤脚医生、阿拉木图宣言与列入WHO ICD目录

在度过了1929年劫难之后,中医在建国后受到高度重视。在建国之初,全国面临缺医少药的困难,毛主席提出了“赤脚医生”的概念,广大基层医生主要依靠中草药,极大地改善了中国人民的身体健康。中国人均寿命从1949年的不到40岁,提高到1979年的65岁。

丹东大鹿岛医院七十二岁的李生和大夫回忆,当年西药严重匮乏,主要靠收集各种中草药为村民治病。

(大鹿岛李生和大夫)

这一成功经验也启发了WHO组织展开对传统医学的研究,在阿拉木图召开了第一次传统医学大会。为之后以中医为代表的传统医学进入WHO目录,打下了坚实基础。

早在1978年世界卫生组织的《阿拉木图宣言》中,就在“初级卫生保健”当中提到,在当地及转诊体制中,依靠卫生工作人员,包括医生、护士……以及必要时依靠传统医生(as well as traditional practitioners as needed)。尽管措辞非常谨慎,但《阿拉木图宣言》确实承认了,至少在初级卫生保健中,传统医学有其存在的价值。这一表态,在很大程度上参考了中国的实践结果[4][5]。此外,在此之前的1972年,世卫组织就已经成立了传统医学部。

IMG_256

《阿拉木图宣言》签订现场

近年来,伴随国家的重视和支持,特别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于2016年12月25日出台了《中医药法》,中医迎来了发展的春天。国家卫健委数据显示,从2005到2017年,中医医院的数量增加了1000个。2013-2017年,中医医院的总诊疗人次上升了9000万人次。2011年-2017年,中国中医院的行业收入增加了2000亿元。除去中医院外,中医类机构的数量从2014年到2018年也增加了17000余个。仅截止2015年,全国中医在岗人数超100万。[6]

屠呦呦先生2015年因为发现青蒿素而获得诺贝尔医学奖之后,全社会对中医的关注度提高到新高度。

2019年春,WHO正式将传统医学列入ICD(国际疾病分类)[7]。ICD是世卫组织制定颁布的、国际统一的疾病分类标准,是各国政府在医疗、管理、教学、科研以及政策制定方面,关于疾病分类的规范性标准,是全球卫生健康领域具有权威性的基础和通用标准之一。ICD历经百年,已进行了10次修订,这回也是近百年来首次将中医药列入“国际疾病分类”。业内人士乐观的估计,中医也因此正式全面走向了国际化。

中医发展态势好,中外当可两开花

与此同时,中医在海外也发展的热火朝天。美国、加拿大、俄罗斯、巴西、英国,都有大量的中医馆。来华学中医的人数,从2005年的每年数百人,暴增到2017年的每年近十万人。不完全统计,中医药已经传播到183个国家和地区,“中医热”已然形成。数据显示,全国年诊疗人次达9.1亿、中医药工业总产值达7866亿元。[8]

2016年8月,31岁的老将菲尔普斯第五次走入奥运游泳赛场。此次3金1银的成绩使他成为千年奥运史上获得金牌和奖牌最多的运动员。除了让人叹为观止的成绩外,细心的人会发现,比起前几届奥运会,菲尔普斯身上多了不少拔火罐留下的红印。奥运冠军偏爱中国拔火罐一时成为西方媒体的热门话题。从《纽约时报》到《今日美国》,从全国公共广播到福克斯新闻网,从脸谱到美国点击量最大的新闻网站之一Buzzfeed,美国和西方世界第一时间聚焦菲尔普斯身上的拔罐红印。随后,包括美国前游泳冠军考夫林、影后格温妮丝在内的明星和运动员纷纷在社交媒体上晒自己拔罐的照片,对这种来自中国的治疗和恢复手段赞不绝口。[9]

除此之外,海外国家本地也还有许许多多的中医学校。全美共有4.2万注册针灸师,仅加州就有超2万名。加拿大注册中医师达到八千多人。[10]

“2018年1月美国医疗机构联合评审委员会出台了相应条例,规定西医医院都要提供非药物治疗疼痛手段。[11]”美国纽约中医学院院长陈业孟此前接受北京中医药大学的采访时中表示。“中医针灸在美国发展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除名对谁影响最大?

专家介绍,此次除名事件,对于中国的中医学生来说影响不大,但对在华留学的外国留学生来说,确有较大影响。这8所学校的医科留学生毕业后回国将不会得到认可,无法开展医疗行为。同样,这些学校毕业的医学生也无法使用毕业证去西方国家考取行医执照,中医在海外的传播将受到极大阻碍。

对于在海外本地学习中医的人来说,除名之举是无可厚非的。因为中医本就不属于现代医学系统之列。而对在华留学生来说,此事则涉及到他们的切身利益。如果回国无法进行NCCAOM考试,那对他们来说打击是巨大的。

但此次除名事件,也是一个契机,是一个建立中国独立中医体系,在国际范围内让中医知名度更上一层楼的良好契机。

他山之石,国外的中西医管理——两根平行线

在中医的发源地中国,对于所有医疗相关产业的管理,一向是由西医出身的人员主导的,中医只是其中一个微小的部分。而在海外国家,中医却拥有着绝对独立的体系。单独的立法,单独的管理机构和工会,单独的负责人,一切都和西医完全划分开,西医医生没有资格参与到中医相关的任何事务中来。中医和西医,完全是两根平行线,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体系。

在美国,所有的中医学生在从中医学校毕业后,都需要参加NCCAOM(美国国家针灸及东方医学认证委员会)举办的相关考试,获得执照才可以上岗营业,而西医需要考取USMLE(美国执业医师资格考试)。

中医当自立,国人当自强

在本次除名事件中,有一条留言意外火了。

“中医能治病,不认可何用。中医不治病,认可又何用?”

此前,加籍中医博士胡碧玲 (Brenda Hood)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西医是不会容纳中医的,容纳的是一些技巧,但不会接受中医的理论。

“西医理论根本不承认中医理论中的气、经络、阴阳五行说等等。所以中医为了‘科学化’,其治疗配方中的思维就越来越接近西医的思维模式,现在选药越来越不按传统的性味模式相配而是按西方科学的药理作用相配。”胡碧玲说,“现在中国在临床上已经很少使用中医和中医的病名来诊断一种疾病。” 

 “西医的确在肉体的层次上可以做得很精确,但问题是中医的治疗对象并不仅仅是肉体。”胡碧玲打了个比方,“如果用计算机作为比喻的话,西医的诊治对象是计算机的硬件;而中医的诊治对象则不仅是计算机的硬件,还包括它的软件。当用诊治硬件的标准来要求中医诊治一个软件时,不仅会出现不少误诊,同时还无法按照中医本身的理论去治疗。”

她认为即使要中西医结合,应该是中医容纳西医。“从我自己个人的角度来看,惟一能沟通的方法是把西医融入到中医里面,而不像现在,把中医融入到西医里面,因为中医看病是在生命的层次看病,西医看病是在肉体的层次看病。”  

中医的改革,定然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在独立之前,需要有一整套的基础设施:相关机构、相关立法、医学院培养方式的更改等等。

最重要的是,要从思想上拆掉中医“没有西医先进,没有西医好”的墙,从心底里将中医独立出来。

从这个角度看,此次除名事件,恰恰是一剂猛药,惊醒中西结合迷梦的人。如果能借势将中医独立出来,形成一个完整的体系,建立类似汉语水平考试(简称HSK)的国际通行考试体系。相信将对中医走向世界,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做出更大的贡献。如果一味追求“名录”和“现代医学”的名头,那么中医或许将永远生活在西医的阴影之下。

是度节还是渡劫,结果往往只在一念之间。破而后立,方能蜕变。

[2]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12766388163132810&wfr=spider&for=pc

[3] http://www.sohu.com/a/129145763_546732

[4]https://baike.baidu.com/item/%E9%98%BF%E6%8B%89%E6%9C%A8%E5%9B%BE%E5%AE%A3%E8%A8%80/12238?fr=aladdin

[5] http://www.sohu.com/a/256941870_115479

[6] http://www.chyxx.com/industry/201812/701708.html

[7] http://www.phirda.com/artilce_20056.html?cId=1

[8] http://www.sohu.com/a/120906382_450795

[9] https://www.guancha.cn/sports/2016_08_13_371140.shtml

[10] https://new.qq.com/rain/a/20181211A16TLG

[11]The Joint Commission (2017)Joint Commission EnhancesPain Assessment and

Management Requirementsfor Accredited Hospitals.The Joint Commission Perspectives (The OfficialNewsletter of The Joint Commission 37(7): 1.

关于作者:吴勇 中国日报辽宁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辽宁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