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云超  >>  正文
邢云超:御外息内 平暴撑港
邢云超
2019年11月25日

日前在巴西利亚金砖国家会议期间,中国罕有在国际场合对香港局势发声和表态,着重强调三个“严重”和六个“坚定”。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接受“香港01”专访时认为,国家从上海“最重要任务”升格为“最紧迫任务”,反映中央政府对“止暴制乱,恢复秩序”不能再拖延,而是需要“迅速采取强化而有效的措施”。中文大学社会学讲座教授刘兆佳表示,国家的最新表态至少传递香港暴乱正在进入最后阶段的讯号。

在香港问题上,国家最高层级的讲话一直以来是香港问题的最权威定调,也是香港同胞和全球华人的精神灯塔和动力源泉。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日报等央媒一篇篇时评如远程炸弹投掷在最前沿。作为战斗先锋,舆论斗争乃属先声夺人,体现国家领土完整和统一,民族团结和进步的战略和意志,彰显这场艰难复杂,御外侮息黑暴之核心法宝和在乌云压顶下高擎民族旗帜支撑沦陷中香港之态度和决心。

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日前在屯门遇刺,引起全球华人关注,在香港历史上堪称里程碑性质之事件。它标志着乱港反中的“黑色恐怖”由亵渎文明,诋毁法制上升到践踏道德,灭绝人性;再从破坏财物,追砍无辜转移到冲击国家驻港机构和戕害政治异己。新加坡总理今年先后四次提及香港,最后一次直言,“激进势力五大诉求其实就是搞垮政府”。

科技大学大学学生周梓乐身亡也是黑色暴力升级和事态恶化的另一转折点。黑暴势力瘫痪交通,霸占校园,直至八所公立高校全部不同程度沦陷。有政界人士研判,政府一度陷入两难,“硬不起来,也软不下去”。战场从中文大学转战理工大学,黑色暴力加速度升级。理工大学作为第一战场,以包括中学生在内的黑恶势力在与警方负隅顽抗,艰苦对峙两天两夜后,终究不可抑制,溃不成军,致使一千一百人被捕或数据登记,令黑魔核心成员难以逃出尖沙咀。至此,人人自危的香港社会逐步产生新的认知并开始态度转向。

日前,国际社会从北京高层获得的信息版本不断更新、诠释和解读,普遍认为,北京出兵香港是必然也是无可避免。然而,为了恪守”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中央未必直接派军队急于介入香港事务,尽管中国政府有权力,有能力,也不乏意志力。在历史关键时刻大国智慧彰显无遗;不过,11月16日下午四点半左右,驻港部队“雪枫特战旅,特战八连”,这支解放军最强的专业反恐特种部队便衣步出九龙塘军营,协助附近居民清理路障和砖块碎石,着实令港人眼晴一亮。帮助百姓做好事是解放军传统,但是,特殊时间、特别场合、特殊人群以极其特别方式出现的确光艳夺目,也难免给人无限暇想。

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一个国家下的两个制度赋予香港充分的自我管治权。在没有外国入侵而且没有危及至大陆,香港又没有完全失控的情况之下,“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坚守可以给世人最完美的展现和生动的诠释。但是,一旦无底限破坏、动摇甚至瘫焕政府令社会空转乃另当属别论 。国家在重大国际场合就香港问题发声,既是就事论事,对港人港府的最大动力补给,也是弦外之音,敲山震虎,彰显国家意志的同时对域外对应势力严肃警告和及时鞭笞。

由于历史原因,香港作为被殖民岛屿,其在社会经济和政治民生诸方面存在严重依赖性和不安全感。通过五个多月的斗争,香港问题大白于天下。政治团体,社会组织及各路精英甚至均有对英美为代表国家的依赖、仰仗和跪求,令香港矛盾盘根错节,固化难解,曙光难觅。英美频频在香港问题上做文章,虎视眈眈,明察秋毫,任何一个细节都不会放过。所以,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会见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时批判西方美化暴力,斥责暴徒严重挑战“一国两制”。

任何个体或者组织通常都会有自己的意识导向和政治信仰。然而,在新的历史发展时期,如果不识时务,缠绵殖民情节,必然遭遇思想困扰和政治迷茫。香港回归已经二十二年,中国也由一百多年前的“东亚病夫”发展成为在全球具有主导作用的第二强大经济体。倘若不能直面现实,迷途知返,沉醉于千疮百孔甚至阻碍社会发展和进步的所谓“民主与自由”,那就必然作茧自缚,自掘坟墓。

既然“一国两制”,就要承认自己是中国人或者中国香港人,就像称呼中国安徽或者中国上海那样。中国人就是中国人,它有自己的属性和界定,既不是“洋人”,也不算所谓的“假洋鬼子”,对国家,民族要有敬畏感,对公民身份需要认同感。这是任何一个现代文明下的地球人之基本遵循。倘若是中国人,在中国的领土上东张西望,寻求外人入内,拱手外力介入,通常被视为没有逻辑也不自量力,除非没有家国,没有武装,甚至家徒四壁连家长是谁都不太清楚。

既然“港人治港”,香港问题就是首先有香港人自行解决。不久前,在抗暴最艰难之时,港府公报警务处已委任一批接近一百名惩教署人员为特务警察担任“特警”,为特区警队及时注入活力和能量。虽然有学者认为,这个举措只能令水涨船高、反弹加剧、以暴制暴、恶性循环,但是,11月15日,肩膊载有可识别中英文标志的“特务警察”已经宣誓并到位,于16日8时许首度现身。

武器设备的扩充与更新,特务警力的宣誓与加盟,四大抗暴策略的战术调整,还有“一哥”的火线闪亮登场,已经成为特区自救和自治主旋律,在止暴制乱,恢复秩序中成为另一关键撑鼎之足,以“忠诚勇敢,心系社会”为座右铭打一场抗暴硬仗。“大公报”19日称,在掌握大批暴徒核心层进入理工大学情报后,新警队“一哥”展现新作风,及时改变过去以驱散为主的策略,将理大变成一座孤城围点打援。有理由相信,这一仗已经成为反暴制乱的转折点。

长期以来,以美国、英国为首的西方反华势力对中国事务”长臂管辖“,说三道四,对于香港问题,更是费尽心机。美国参众两院通过”香港民主与人权法“,为此,中国政府不依不饶,中国人民不卑不亢。众志成城,万箭齐发。理论上,政治上,思想上以及舆论上天罗地网,针锋相对。中央政府的决心和意志俨然成为导引事态的”灯塔和抑制翻江倒海的“神针”。

“抗暴制乱,恢复秩序”还在路上。尽管以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为首的大量资金支持祸港乱港,成就黑色暴力“恐怖主义”行径。但有学者坦言,倘若以“黑色恐怖”继续无差别破坏人类文明,肆意践踏人性和道德,从而为国际社会所不齿,日后必将得到众所周知的恐怖主义的相应待遇,甚至有可能逐渐遭遇幕后反对派疏远及抛弃,因为幕后策划者的“用心良苦”和政治美梦或许会因惨遭极端暴力绑架而随之灰飞烟灭,寿终正寝。“三罢”(罢工、罢课和罢市)已经导致内地生和国际生陆续撤离。扬言声援香港“民主革命”的台当局也先后将1021名在港台生先后返岛;14日,英国高校电邮交换生返英并提供免费机票,声称香港非适合久留之地 。剑桥大学日前也宣布,因应香港不断恶化的局势,2019年在港招生面试取消。在此期间,以中文大学为代表的香港各高校通报,校内包括浓硫酸、钠金属、氰化锌、亚坤酸钠、盐酸及DDT等二十多种高危化学品失窃。英国皇家化学院士曹宏威甚为关注,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认为其社会危害巨大,负面影响难以评估。

从“文斗”平台,到“武斗”基地,从昔日趋之若鹜“象牙塔”到戒备森严“桥头堡”,香港多间高校一度彻底沦陷。据“大公报”报道,中大学生会会长曾入禀申请临时禁制令,禁止警方在没有搜查令或按法例准许下进入校园。有人戏言,进入校园难道也需要签证或者特别通行证不可? 校园成了据点,既是战场,也是兵工厂。这里有战前训练也有加工生产,既有火光烈焰,也有弓箭和汽油弹;从这些特技训练场和暴力发源地不断为黑旋风点对点输出“勇武队”,执法警察显然成了人肉标靶。专家预测,如果教育生态不能尽快恢复,人身安全不能完全保障,香港不仅即将失去以国内为主的教育市场和人力资源,而且高校命运将堪比台湾,势必滑落至亚洲大学的次等位置。

随着政治暴力赤膊上阵,由巷战进入肉搏,恫吓爱国爱港参选人士,制造“寒蝉效应”,以期“绑架”选举,达到夺权目的已经昭然若揭。“谁大,谁恶,谁就正确”。若果真如此,“丛林法则”必然成就煽暴派十八区选举并攫取多数席位。不仅为明年6月立法会和特首选举吹响邪恶序曲,而且有可能为明年1月台湾独派肆虐票箱东施效颦,反面示范。

11月24 日是既定区议会选举日。多名建制派议员强调“选举是建设与破坏之争,稳定与暴乱之争,呼吁选民救自己,救香港,利用手上一张票踢走泛暴派。有专家认为,即便煽暴派不能压倒性胜利,然而,其席位可能性的增加,势必为其日后的发声、操控乃至破坏埋下伏笔。

选举日期临近时,随着理工大学黑衣暴土缴械投降,这两天局势似乎略有缓冲。但是,港九大动脉红磡隧道遭遇暴徒纵火破坏,至今尚未恢复通车。中小学也相继选择性复课。虽然黑色暴力属强弩之末,但这是否意味着曙光就要来临还是有更大风暴在酝酿,也是见仁见智,各有千秋,成为大家内心的嘀咕。不过,有一点需要肯定的是,只要反对势力理想未酬,信念未泯,一定会死灰复燃,旧戏翻新,卷土重来。再之,纯属政治操作之“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11月21日火速出笼乃抱薪救火,不乏助推暴力,再度恶化局势之嫌。

处理香港问题不可就事论事。只有国家战略、国际关系统筹兼顾,才能令地区问题的处置相得益彰。香港问题既是中美博弈棋子,又是制约地区乃至世界格局的导火索。澳洲国立大学战略及防务研究中心Donald GreeLeess曾经在一篇文章中指出,国际关系史上不乏小地方触发大问题的先例。香港人口虽然只有七百五十万,却极有可能扩大影响,引发事端,成为地区甚至多个国家矛盾引爆点。如今,多国已经纷纷表态,支持中国香港问题立场,谴责美国不惜在港一千三百多家美企和数万名在港生活美国人的切身利益和切肤之痛,试图通过增持武器制华,劫持人权概念为其无耻外交政策赋予合法性,视香港为角力战场,把港人当无辜炮灰。恶斗之下岂有完卵?

一方面,若香港政府在北京指导甚至指令下能够加大抗暴力度,控制乱局,西方反弹当不可避免。川普在国内强大压力下,极有可能将国会提交的香港问题法案付诸实践,最终签署香港问题法案,并对中国大陆和香港造成冲击和重创。中美贸易谈判前功尽弃,成果归零,中美关系自然滑向冰点。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政府通过各个平台和管道,口诛笔伐,万箭齐发的原因;另一方面,如若任凭已经严重扭曲的原教旨主义生态继续恶化,深陷对“自由市场”迷思而不能自拔,对“后资本主义”在现代城市留下的恶果和千疮百孔不能反思和批判,为虎作伥、旋风四起,香港未来乃至台湾在内的大中华区发展与统一,势必荆棘丛生,祸患无穷。

日前结束的中共四中全会认为,针对香港社会长期积累的深层社会矛盾和固有治理体系的缺陷和不足,解决中低层贫困问题,提高社会治理能力,不断完善“一国两制”的实践成为当务之急。北京提出了惠及港澳居民的十六条措施,为港澳未来提供更多发展空间和生活便利。另据港媒“经济日报”报道,11月21日内地与香港就文旅产业等签署服务贸易修订协议,政界称此举释放中央支持香港的正面信息,使港人未来发展出路更广阔;中央政府惠港政策接踵而至,陆港合作利好络绎不绝。可是,香港方面应该创造条件,营造氛围,积极配合,亟待需要“行政,立法,司法积极合作,共同担责”,止暴治乱、恢复稳定,还市民应有的安全和发展环境成为当务之急。

美国参议院罕见启动热线机制。外委会主席声称,希望通过“支持香港示威者”法案。美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也发表报告,不断“指责”香港。虽然在中美贸易正在拉锯战,仍不遗余力,为焦头烂额的特朗普总统挖坑埋弹,但是此举毕竟为中国发展进步和香港问题解决制造障碍。为了围堵和牵制中国,抗衡“一带一路”美商务部长罗斯11月5日表示,美将在亚洲推出“蓝点网络”,强迫亚洲国家和地区归边。彭培奥11月8日在德国也扬言,自由国家与非自由国家正在展开一场价值之争;美囯智库研究报告声称,在中美角逐中,若没有同盟合作,抵御中国经济政策,将会日渐孤立。路透社22日报道,美国海军军舰两天内两度驶入有争议的南海区域,美中关系持续紧张;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 )甚至认为,中美之间持续的贸易争端可能会引发一场真正的战争。

川普政府现实中不断煽风点火,修正和加强以香港为例的特别是亚洲地区盟友关系和互动频率。美国防部长11月13日前往亚洲国家访问,“谋求巩固军事同盟、营造新的伙伴关系,共同应对中国的安全挑战”。此行据报不仅访问首尔、曼谷等亚太国家和地区,还会涉及涵盖南海之美菲条约,美澳联手开发稀土及亲临近年来美国一直努力培育的伙伴越南指点迷津;同时,美五角大楼分管中国事务最高官员Chad Sbragia透露,中国方面取消了今年原来安排多项中美军事交流活动。他说,这不利于两军关系的稳定与发展。“中美贸易夜长梦多,一路高歌乐极生悲”;自从中美智利峰会取消后,再无进一步谈判信息流出。双方互信程度降低,协议迫切性似乎正在减少,谈判的最后一程惊险崎岖似乎若隐若现。观察家更倾向于“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多半会成为最后一程谈判之压舱石。所以,“华尔街日报”11月21日消息称,中国已邀美国高级别谈判代表,到北京进行新一轮贸易谈判。

世界格局和美欧关系正在裂变。欧洲结构性问题正在彰显。法国扬言欧盟已经脑死亡 ,指责美国背信弃义,今后不再做美国情妇。可以设想,倘若中俄联手,向法国投橄榄枝国际社会多数国家独立外交传统的恢复或者放大,或许迫使美国主导世界的“初心”在特朗普反对全球化,要求通过所谓爱国主文方式强化美国之政策下难以”始终“。

“一国两制”不是权宜之计,而是治理和维护香港社会稳定的根本遵循。香港,台湾继续抱美国大腿求生求荣自欺欺人的悲情表演可否持续,会否过时,值得观察和思考。

香港加速沦陷,独瘤恶化扩散。全球华人需要清楚知晓香港发生了什么,一起发声,严厉谴责和声讨煽暴,从而以儆效尤、警示真相不明、趁火打劫的人,认清大势、识别真伪、放弃幻想、悬崖勒马。倘若不仅被人利用而不自知,被“违法达义”之歪理所蛊惑,泯灭人性,丧失心智,最终坠入深渊,终究充当炮灰,而且也必将葬身历史车轮,,沦为政治图谋的牺牲品。

只有铜墙铁壁,众志成城,做坚不可摧的撑鼎之足,御外息内,平暴撑港,和特区警队一起做中央政府的坚强感召之下,才能共同把正在沦陷中的香港高高擎起 。不同层级政府有其自身考量,客观评估;不同方略决定不同方案。但是,作为“一国两制”背景下的特别行政区公民,每个港人有权、有责、义无反顾参与这场不可调和的复杂斗争,捍卫自己的尊严和利益。香港超百万人自发网络联署,成立“保护香港大联盟”。多数港人不愿坐以待毙,也不希望别有用心的施舍和恩赐,更不情愿仓皇逃遁,背井离乡。所以,港人务务必重新认识“经济民生矛盾”与“陆港政治矛盾”因果关系,摆脱所谓“民主至上”之藩篱。团结全球华人直面公共恐慌。凝聚主流力量,让恐怖分子遁形, 抵御境外反华势力之嚣张。是为匹夫之责,人心所向,大势所趋。

随着香港局势演变,国际舆论已经开始转向。西方主流媒体和国际人权组织开始对摧残人性、扼杀正义、亵渎文明和绑架香港未来的现象所不齿。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发言人Rupert Colville 表示,绝大多数香港人一直在依法和平行使集会自由的权力。一些参与抗议的人诉诸极端暴力,包括针对警察的暴力,令人深感遗憾,不能得到赞成。联合国人权办事处呼吁所有参与抗议者放弃并谴责使用暴力,同时希望对暴力问责及指控。

香港多地同时出现反暴力救香港海报。各个界别和阶层均有不同规模,不同形式和不同时段出现在不同地区,纷纷组织力量,清理路障,扫除垃圾;撑警撑港,声援正义,鞭挞邪恶。反暴力,救香港是他们的共同口号;反美帝,爱中华是他们共同夙愿;精英阶层,社会名流和知识分子,识大局顾大体,在重大历史关头,以国家和民族利益为重,克己奉献,风范出列;​摒弃明哲保身、贪生怕死、助纣为虐和“软骨病”。名人如此,政客依然,当然大学校长也能不例外。

智库专家,社会学学者,英语语言文学教授,现居香港。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