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天下  >>  正文
记者手记:理大攻防战第二夜,我目睹了他们的“大逃亡”
说天下
2019年11月28日

11月18日早上,我抵达了香港理工大学的现场,接替已经奋战了接近二十个小时的同事。然而就在当天,情势急转直下,我等来的是并不是之前电视直播中的激烈对抗场面,而是一个被未知恐惧和沮丧所笼罩的校园。

11月18日晚上,我眼前的这个凌乱萧条的校园,曾经让人感受到的静谧,此刻却安静得让人觉得可怕。

有大约上百个示威者聚集大学靠近A座教学楼的平台出入口,依旧一袭黑衣,戴着头盔、防毒面罩等装备。在已经入秋稍带寒意的晚上,他们穿着短袖蹲坐在堆满杂物的地上。我走近他们,听到低声啜泣的声音。

校园外,警察已经全面封锁了各个出入口,并宣告离开校园就以“暴动罪”逮捕。根据香港的《公安条例》,“暴动罪”最高刑期是10年。

已经插翅难逃了。

警方围堵前,示威者的“三罢”和占领街道运动已经从11月11日开始,持续了超过一个星期。而令人始料未及的是校园变为了“兵工厂”。示威者在校内制造大量汽油弹、弓箭等武器,网上可以看到示威者在理大校园泳池旁练习投掷汽油弹的影片,校方也曾就实验室遭到破坏、危险化学品被盗报警。

这群聚集在A座平台出入口的示威者,几小时前从直播中知道警方的安排。对去留,他们有激烈的争执。

“已经等了太久,不知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我们带齐所有武器现在杀出去。”其中一个女生的声音显得有点歇斯底里。

“再等阵(再等一下),之后一起返屋企(回家)。”她的女同伴一边哭,一遍劝吁。

另一边,一个男孩嚎啕大哭,跪在地面,求他执意要走的女友“不要冲动”、“不要走”。

有人尖声大叫“想返屋企”。

我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他们或手掩面,或哭泣。而就在几个小时前,同一群人,向警察,警车扔汽油弹,射弓箭。

警方与“勇武”在理工大学附近激烈的冲突由16日已经开始。

17日早,校方已经多次要求在场的学生和教职员离开现场,警方也发布信息,呼吁市民不要前往该区。到了夜晚,警察开始对理工大学校园进行全面包围。

18日,警方再次呼吁校内的人立刻放下武器,和平有序地从沿指定的路线按警方要求离开校园,并表示:18日夜晚10时之后,警方将以“参与暴动”拘捕校内的所有人。

面对落泪的人群,我不知道这些泪水中到底包含了什么情绪,是沮丧、对未知的恐惧,还是悔恨。他们当中究竟有没有人想过这些行为会带给他们什么后果呢?

但似乎,他们是真的没有想过。

知道警方的安排后,我目睹了他们的“大逃亡”。

距离地面至少5、6米的行人天桥,绑着两根孤零零的绳子,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也没有接受任何专业训练,这些聚集的示威者,争先恐后地顺着绳子滑到地面。遍布杂物、玻璃碎片地面上有摩托车队负责接应逃跑的人。

未逃出的人有的站在桥上,撑伞给同伴作掩护,有的焦急地站在天桥外沿等着游绳,耳边听到有人急切地催促“快点”,有人悲壮地朝已经逃脱的队友喊“快跑啊,不要回头”。

这期间,还有警方的探照灯在向逃逸现场不断扫。慌乱之中,有人没抓稳绳子就跳了下去,重重地砸在地上。

紧张的气氛下,看到这样心惊的画面,我整个人都在颤抖,双手根本拿不稳相机,心想这样摔下去免不了要断手断脚的了。

警察赶到前的半个小时内,我目睹了大约有一百人通过游绳逃脱了围捕。

在理大现场我看到的示威者,多数看起来是只有十几、二十岁的年轻学生。我希望这次警察的围捕能给他们人生需要经历的重要一课: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并承担其后果。

这场运动发展至今,令人唏嘘。但我想这也抛出了更多话题,值得我们所有人反思:社会到底应该如何培养有底线、坚持和平理性的守法公民?我们如何去守护已经遭到重创的法治精神?追求自由民主的手段是否可以毫无底线?如果不是,那它的边界在哪里?

天下专栏百家争鸣,直击你最关心的话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