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应森  >>  正文
杨应森:“军队和老百姓” --辽宁盘锦市优化国防后备力量建设纪实
杨应森
2019年12月30日

胸前别着大红花,带着家乡好政策,盘锦310名新兵即将奔赴军营,图为盘锦市组织2019年度新兵欢送仪式。摄影:周晓伟

9月12日,辽宁宝来集团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欢送新兵入伍暨入职的隆重仪式。65名新兵身披红花,列队宣誓:“不忘初心,建功军营!”

65名有着大学学历、来自辽宁省盘锦市的新兵,即将应征入伍、踏进军营。从这天起,他们同时又成为辽宁宝来集团的正式员工。

与辽宁宝来集团签订了“带岗入伍、带薪服役”入职协议的大学生吴森虎说:“从大学到军营、将来回到企业,既实现了自己当兵的愿望,又享受了企业员工的待遇,更不用担心退役后的就业,真是‘双梦同圆’。”

辽宁宝来集团组织欢送新兵入伍暨入职仪式,盘锦军分区和盘锦市退役军人事务局领导参加。摄影:周晓伟

征兵:去“忧”保优

国防和军队的现代化,需要高素质的兵源。自从担任盘锦市委常委、军分区司令员,张庆国面临的一道难题,就是如何向部队输送高素质的新兵?

盘锦仅有一所职业技术学院,每年毕业生数量有限。于是,盘锦将征集高素质新兵的目光,瞄向了每年从国内高校毕业回到家乡的应届毕业生。从2013年开始,盘锦在全国率先将“退役安置”创新为“应征预置”,每年拿出一定数量的事业单位编制,以承诺“大学生士兵退役后安置到事业单位”来吸引大学生入伍。

然而,随着地方事业单位体制改革的深入,能够提供的安置编制越来越有限。“能不能将大学生士兵‘应征预置’的目光从政府转向社会?”带着创新、探索的思路,司令员张庆国、政委杨春文走进了盘锦的近20家大中型民营企业。

为争取民营企业对国防建设的支持,盘锦军分区领导多次深入到大中型民营企业开展调研,协调工作。摄影:周晓伟

让张庆国 、杨春文颇感意外的是,他们的想法得到了多家大中型民营企业的响应。辽宁宝来集团负责人认为,让大学生“带岗入伍、带薪服役”是民营企业履行支持国防和军队建设的责任,不仅能为部队输送高素质的新兵,而且能为企业储备了高品质的员工,还能为企业民兵培养出具有军事技能的骨干力量,“一举多得”。

2018年,盘锦3家民营企业共拿出近120个用工岗位用于征集大学生新兵。宝来集团、浩业化工公司、万维集团等3家企业对服役的大学生按岗位员工给予基本工资和五险一金,退役后军龄计入工龄,还明确规定大学生士兵“长期服役、长期带岗”。结果,盘锦当年就有84名应届大学毕业生与6家民营企业签订“入职入伍”协议,盘锦军分区大学生的新兵征集率达到57%;

2019年,盘锦实行“带岗入伍、带薪服役”的大中型企业增加到8家,共提供210个工作岗位,大学生毕业生新兵征集率提高到87.4%。盘锦市大洼区人武部政委刘洪宇说:“今年盘锦职业技术学院应征入伍的大学生有70%户籍是外地的,盘锦的征兵好政策实现了‘墙里开花墙外香’”。

“带岗参军、带薪服役”打造国防建设闭合回路。摄影:周晓伟

用兵:求“实”保胜

自从2013年开始实行“带编入伍”,盘锦大学生入伍率连年超过全国平均水平10%,很快,每年也就有大批的大学生士兵退役回到盘锦入职。

盘锦军分区政治工作处冯生义主任对我介绍说:在部队,盘锦籍大学生士兵96%成为骨干、立功受奖;大学生士兵退役后,用人单位的满意率达98%。

盘锦市委书记付忠伟认为,这些经过部队锻炼、训练的大学生退役士兵是盘锦发展的宝贵资源,也是国防后备力量的中坚,“必须把他们编好、训好、用好。”

通过抓好民兵权益保障,提升民兵参训热情,图为民兵参加野外训练场景。摄影:周晓伟

“编好,就是对民兵编组不搞‘一个面孔’。”盘锦军分区结合企业特点和实战需要,实行“应急分队普遍编、专业分队行业编、特殊分队全域编”,分别在宝来、新世纪交通救援施救、盘锦联通等企业编组了油料、运输、救援、大数据等专业民兵分队,“专业对口、人员稳定”,专业民兵分队的骨干正是大学生退役士兵。

“训好,就是对民兵编组不搞‘花架子’。”盘锦军分区知道,组训难集中、时间难保证是企业民兵训练存在的突出问题,于是结合企业的生产班次特点,将传统的集中组训改为分批组训、岗位带训等形式。年初,军分区、人武部深入编兵企业,与企业共同研究制定年度训练计划,将民兵训练纳入企业年度工作总体计划,专业课目要以民兵在岗训练为主,由企业负责考核,军事机关负责监督;军事课目要采取企业自训、网训、集中组训等形式,尽量压缩民兵脱离岗位训练时间,考核由军事机关和企业共同组织,区分“合格”和“不合格”两个档次,把考核成绩与个人成长进步挂钩,对于成绩优异的民兵的评先评优要高于普通员工10个百分点以上,提高民兵尊崇感、荣誉感和先进性,激发企业和民兵训练内在动力。

盘锦军地联合组织全市民兵操舟手集训,提高民兵队伍遂行防汛任务能力。摄影:周晓伟

“用好,就是让高素质和拔尖人才在关键岗位发挥作用,让民兵编队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目前,盘锦重点民兵分队中的退役士兵已经成为骨干力量。经过培训的盘锦新世纪交通救援施救有限公司民兵应急分队很快熟练掌握了冲锋舟驾驶、维修技术和水上救援的操作要领,在今年夏季的防汛备勤中表现出色;海上民兵分队、军港码头民兵分队在辽宁省军区的轮训中分别取得了第一名和第三名。

盘锦新世纪交通救援施救有限公司创始人、总经理,这位1960年入伍、1962年入党,曾参加过珍宝岛战役,1985年首任盘锦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前几天刚刚被评为“全国模范退役军人”、“全国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受到中央有关部门表彰的78岁老同志徐恩惠告诉我:“我1997年退休,本可拿着高薪退休金和老伴一起安度晚年、过着舒适日子,但我想,党培养我这么多年,自已还身体力行,就应该为党再做点工作、为政府分点忧。”于是,徐老便创办了企业,先后解决安置了10多名退役军人,22年来倾心拥军帮困解难。他说,目前盘锦全社会已形成了一股“军爱民、民拥军,军民渔水情谊深”的良好社会风气和风貌。

图为盘锦市委常委、军分区司令员张庆国(右),辽宁省军区政治工作局副主任高营(左)和本文作者一起走访徐恩惠(右二)老同志。摄影:周晓伟

惠兵:爱“军”保稳

这些天,盘锦军分区司令员张庆国心情很是轻松,不仅盘锦市12家大型企业为入伍大学生提供的200多个工作岗位已经全部落实,“今年盘锦市委、市政府也拿出了100个事业单位编制,用于安置即将退役的大学生士兵。”

今年年初,盘锦军分区在摸清企业和退役军人双方的基础上,先后两次组织退役军人安置精准对接会,14家大中型企业共提供300多个工作岗位。

去年年底,盘锦市委、市政府、军分区召开议军会,出台了“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实施意见和相关细则,就随军家属就业、事业单位公开招聘退伍大学生士兵、鼓励企业支持征兵等3个方面、14项任务,规定了50条刚性措施。

图为盘锦市市委、市政府、军分区联合召开的议军会场景。摄影:周晓伟

退役士兵对退役档案遗失反映强烈,盘锦市委为此将这一问题纳入常委议军会,确定将退役士兵档案纳入各县区退役军人事务局统一管理。对部队提出的营区公交站点等11件难事,也逐一分解任务、明确责任、限期落实。

辽宁宝来生物能源有限公司是宝来集团所属的一家单位,总经理牛永峰一见面就对我说:“没有强大的国防,就没有我们幸福的日子,更谈不上我们企业的发展。”据介绍,该公司其前身也是一家军工企业,对部队有着深厚的感情,去年以来,宝来集团每年将拿出200万元来作为服役义务兵“带岗入伍”基本工资的费用,同时公司每年也安置了几十名退役军人就业。牛永峰说,这些退役军人执行能力强,守规距、能吃苦,今年精准招聘的40人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练,现已在主要岗位上发挥着先锋模范作用。2014年退役回乡做小生意失败的高宁群说,“正当我为生活所计发愁时,今年初‘精准对接’政策出台后我有幸成了企业的职工。”杨海南这位来自于盘山县农村的退伍兵,退役后在一家私人小企业打工,经济效益差,当地武装部得知情况后便安排他到宝来公司上班,目前已成为岗位的主要骨干。他对我说,“真是做梦都不敢想,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军分区和武装部!”

图为盘锦军分区协调驻盘锦大中型民营企业召开的退役军人精准对接招聘会现场。摄影:周晓伟

“对部队高看一眼、厚爱一分”,这是盘锦市委书记付忠伟为市委常委议军会定下的基调。盘锦市副市长贾洪琳说,“盘锦能够5次蝉联全国‘双拥’模范城,7次蝉联辽宁省‘双拥’模范城,靠的就是盘锦人对军人的尊崇和爱护。”

盘锦人同时把“军”由部队延展到了民兵,比照保障部队、军属合法权益,开辟了民兵维权“绿色通道”。依据盘锦对民兵权益保障“五项制度”的规定,建立民兵档案、为重点分队的基干民兵办理了保障卡、购买意外伤害保险。

盘锦军分区政委杨春文说,盘锦企业的民兵组织目前都已经建立了党支部,“为打造一支听党指挥的民兵队伍提供了可靠的保证”。

经过科学编组,民兵训练得到有效规范,训练质量得到有效提高,遂行任务能力不断增强,图为民兵遂行抗洪任务。摄影:周晓伟

送走2019年的新兵,司令员张庆国、政委杨春文现在思索的,是“下一步征兵对象将以大专生为主体,以本科毕业生为重点,以本科在校生为补充,不仅提高征兵质量,还能让优质兵员在部队留得下,将来转业到地方,这些忠诚于党、素质过硬、作风优良的优秀兵员通过编组民兵,成为地方后备力量骨干,形成国防和军队建设闭合链路,进一步巩固党的执政根基”。

“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张庆国司令员、杨春文政委说,我们和盘锦人经常一起唱起这首歌,“因为军队和人民密不可分,兵民是胜利之本”。

盘锦军分区狠抓民兵专业分队训练质量,图为大洼区人武部组织民兵训练。摄影:周晓伟

 

中国日报网特约撰稿人。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