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新光  >>  正文
陈新光:时代发展和社会变迁带来春节气象万千
陈新光
2020年01月20日

春节系由农耕时代的习俗而来,过年是春节的俗称,来源于古人对季节、收成、天象、历法的认识以及时间的意识,是农耕文明孕育出的文化之果。每逢春节,“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就会汇成一股滚滚的春潮,无论任何艰难险阻都挡不住人们思乡的情感和团圆的脚步,流淌着中国人的文化血脉和文明基因。

综合客运枢纽建设完善让出行更便捷

春节中团圆的主题最符合中国人的节日思维特征,这其中体现出中国人于绝望之中仍不放弃希望的旷达人生态度和民族生存信息,是坚忍不拔民族精神的呈现,是对真善美的追求。随着铁路、民航机场、道路客运与城市公共交通相衔接的综合客运枢纽建设进一步完善,2020年春运群众出行方式也将更加多元,体验更加暖心。2020年春运“周期性的大迁徙” 是近8年最早的农历新年,从1月10日起持续到2月18日,共计40天。经国家有关部门研判,2020年春运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约30亿人次,比上年略增。

由于人口迁徙特征的变化、交通设施网络的完善、广大人民群众出行需求的多元,2020年春运面临的形势也有所不同。2020年,在全国客运方面最为显著的变化:一是大兴国际机场投入使用,京津冀综合交通体系进一步完善;二是成贵等高铁新线投入运行缓解了相关劳务输出地运力紧张问题;三是年底前487个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已全部取消、全国14万公里的高速公路实现电子不停车收费(ETC)大大提升了公路通行效率;四是铁路全面实行“候补购票”,在高铁干线和大部分城际铁路全面推广电子客票,推动地级市以上城市车站自助实名制核验全覆盖,实现旅客刷身份证进站。除此外,预计还将有22万名志愿者活跃在2020年春运一线,为旅客提供引导咨询、秩序维护、预防疫情、应急救援等服务,将是成为2020年春运的一道亮丽风景线。总体看,2020年全国春运保障能力持续提高,积极有利的因素进一步增多。

围绕“一票难求”痛点,千方百计增加运力

在中国人的心中,最勾人魂魄,最温暖人心的时刻莫过于大年三十,除夕这一天必须要在家中与家人一起度过。只要是流着华人血脉的所有炎黄子孙都会领悟到 “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的魅力。除夕在家里吃的那顿团圆的年夜饭凝聚了一年的亲情惦念,积淀了一年的离合悲欢,是我们中华民族对美好愿景和幸福生活的不懈追求,对宇宙自然和衣食父母的虔诚感恩敬畏,对国泰民安和家庭团圆的永久企盼。为此,节前学生流、务工流相互叠加,大客流较为集中,高峰期铁路部分重点方向、民航少量热点航线运力较为紧张。如从北京到郑州,高峰期一天就有124趟车,快车、特快、动车、高铁一应俱全,也难以满足需求。

要纾解春运中旅客的痛点,破解“一票难求”难题的关键在于千方百计增加运力。据了解,今年春运期间,全国铁路预计发送旅客4.4亿人次,同比增长8.0%,日均发送旅客达到1100万人次。截至1月6日,国家民航主管部门已收到各航空公司春运期间增加航班申请共计15383班,其中国内(不含港澳台)航线加班12713班、港澳台航线加班804班、国际航线加班1866班,尽最大可能满足旅客出行需求。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今年春运中对于偏远地区和广大农村的旅客来说,有关运输部门加强重要枢纽等客流密集地区运力供给,优化车辆频次,提高运输能力,加强农村客运运力组织,方便农村群众出行。如在铁路成都东站,就开出“凉山州农民工直达专车”, 旅客可以经过转大巴车到达凉山州一些原来不通客车的村子。铁路部门继续开好81对公益性“慢火车”,为革命老区、贫困地区、边远山区人民群众春运出行提供便利。此外,每年春运期间,广东摩托返乡大军因其独特性广受关注,他们从珠三角地区出发,历经数小时甚至数天不等回到家乡与亲人团聚。今年选择骑摩托回家的务工人员有所减少,他们不再是车票贵等原因,更多是体验沿途风土人情及家乡变化,携带行李都先通过快递邮寄回家。

“反向春运”与时代共舞

反向春运,就是和以往年轻人回家过年相反,而是由老人提前到子女工作地过年。如今,把父母等亲属接到自己工作的城市过年而不是自己回乡,成为一部分人的选择。在经过持续几年的客流增长后,“反向春运”呈现明显上升趋势,今年仍势头不减。由国家发改委等9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全力做好2020年春运工作的意见》中,首提鼓励“反向春运”,并明确推行回空方向列车票价优惠措施。反向过春节的优点还体现在:一是能更大程度上释放出运力的双向潜能。据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对2020年“反向春运”的热门城市进行了预测,广州、北京、上海、成都、重庆、深圳等城市榜上有名;二是保证人力资源坚守岗位。“反向春运”之后,能够保证部分人力资源的坚守岗位,使部分劳动力能让当地居民体验到春节长假的舒适感;三是错峰祭祖拜年访友。春节期间的返乡客,内心大多有着挥之不去的乡愁情结,拜年、祭祖、访友等系列活动可能都要在春节期间完成,对于这种情况也可以用“反向”的方式来进行。

随着中国城镇化进程的加快,这些已经扎根在城市的人,部分已被城市新主人的身份认同所取代,对于他们来说,乡愁也不再如上一辈那样浓郁,况且选择请父母来自己工作生活的城市过年的,大多是在城市已有落脚点。故乡在城镇化的进程中早已旧貌换新颜,儿时的记忆只能永远存在于老照片中。相信也有不少人多少次兴冲冲地翻山越岭回到故乡,等来的却是家乡旧貌变新颜,过年的场景已与城市高度同质化。40天的春运大幕已经开启,大多数人已经踏上回家团聚的旅程。不论是回乡还是“反向团聚”,适合自己的选择,就是最好的。相信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变迁,“反向春运”将不再是新闻。

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市人民政府上海研究院研究员、上海市统计学会副会长、全球化智库(CCG)特邀研究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