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明江  >>  正文
方明江:向海经济 | 广西数字经济换道超车主战场
方明江
2020年02月25日

数字化转型已对中国产生深远影响,作为中国南疆门户的广西自然也不例外。通过近年来布局,广西数字经济的基础、产业、融合、环境四个评价指标基本面总体向好。数字经济的规模、信息基础设施、信息通信产业、数字融合应用及数字经济国际合作等各方面均取得小规模突破。

数据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战略资源和数字经济发展的关键生产要素。比如,加快建设政府数据开放平台,无疑是推动政府数据资源开放共享、提升政务数据资源利用率、发挥政务数据资源价值的有效途径。在全国31个省区市政府数据资源开放共享平台建设中,广西综合排名倒数第四,倒数前三分别是新疆、青海及西藏。所以,广西推进数字经济不必追求大而全,小又美或许才是真正适合的。再比如中国-东盟信息港、启迪东盟科技城等等这些项目的效果都不是很理想。

胡焕庸线格局(东起黑龙江黑河市,西至云南省腾冲市)同样适用于我国数字经济发展规律。目前,数字化基础支撑能力不足、数字技术产业基础较为薄弱及高端人才智力资源紧缺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仍是制约广西加快数字经济建设面临的主要挑战。尽管全国数字经济整体呈现从东南沿海向西北内陆阶梯化分布态势,但中西部省市赶超速度加快,特别是在细分领域其产业主体指数排名已经超越其GDP排名。

归根结底,数字经济比拼的就是综合实力。向海经济是广西最大的产业优势,要改变“木桶理论”的刻板印象,把长板做长做强,同样适应市场生存规则。毕竟,京津冀、长三角、泛珠三角早已是数字经济发展最前沿地带,并且这种局面还会长期持续下去。所以,广西发展数字经济就要走差异化道路。近年来,广西向海经济推进力度大、措施多,推动数字经济与向海经济的深度融合应是广西赶超发展重要抓手。

一是建设海洋信息通信基础设施。依托现有各类海上平台,集成卫星通信、短波通信等多种通信设备,积极与东盟国家合作开展各国陆海通信基础设施建设,在中国与东盟国家区域内构建南北方向由广西到新加坡、东西方向由越南至缅甸的跨国高速通信网络,建设服务空天、海上、地面的海洋信息通信网,推动与东盟港口城市的通信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提升北部湾全空间信息通信能力。

二是建立智慧海洋应用服务体系。积极推动我区与北部湾沿海省份及东盟各国开展海洋数据交换共享与应用服务工作,围绕海洋信息咨询、海洋防灾减灾、海洋污染监测预警、远洋渔业作业等应用场景需求,搭建海洋大数据平台,建设集海洋监测、应急指挥、综合执法等功能于一体的海洋综合应急管理平台,为广西乃至东盟国家提供海洋领域国际先进的大数据应用和云计算支撑。

三是推进海洋产业数字化融合发展。以广西北部湾现代渔业集聚区为重点,加强海洋信息化体系建设,推进新一代信息技术与海水养殖、休闲渔业、南海外海和远洋捕捞等产业融合发展。推进海工装备智能制造发展,培育船舶运输、港口物流、海洋油气开采相关智能装备制造。加强海洋信息感知和技术装备研发制造,重点推进新型智能海洋传感器、智能浮标潜标、无人航行器、智能观测机器人、无人观测艇、载人潜水器、深水滑翔机等装备的研发。

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会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网专栏作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