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勇  >>  正文
中国日报网评:这时候污名中国,用心极其险恶
吴勇
2020年03月19日

3月18日0—24时,武汉新增确诊病例0例,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34例,均为境外输入病例。

武汉这个来之不易的0,真正宣告这场战役的胜利即将到来,然而围绕疾病源头、命名的“口水仗”还在打。

企图将中国与新冠肺炎划等号,用疾病污名化中国的攻击,是从1月份开始的。当时,澳大利亚和丹麦等外媒,开始借疫情影射中国。

此后,法国等媒体,在WHO已经公布新冠的官方命名之后,仍然使用武汉肺炎这个带有明显误导和歧视性的名字。

攻击的高峰是3月16日,中国疫情接近尾声,美国总统特朗普公然在推特上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次日,他又在新闻发布会上再次污名化中国,将新冠肺炎病毒称为“中国病毒”,并煞有其事地宣称“这就是一个非常准确的称呼”。

尽管中国的抗疫成果举世公认,援外广阔胸襟广受欢迎,外国媒体的双标有目共睹。

但是,如果对这种现象不加制止,任由特朗普这种拥有极大影响力和传播力的公众人物将疾病和城市、国家联系起来,并成为传播上的通用词汇,则会对中国国家形象造成永久性损伤。

一种疾病的名称,远比疾病本身传播得更快、更广、更久。

以西班牙流感为例。100年前恶性流感肆虐全球,导致5000万人失去生命。只因西班牙是中立国,各方将其命名为“西班牙流感”(Spanish Flu)。

虽然既不是首次出现地区,也不是影响最大地区,但西班牙因此背了黑锅一百多年,估计今后还将继续背下去。其他恶劣的案例还有“墨西哥流感”,“中东呼吸综合征”,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

纵观历史,不合理的疾病命名,受到伤害的主要是弱势群体和贫困地区,因为他们往往在主流媒体失语。

如果按照特朗普的说法,那么“西班牙流感”就是诬陷西班牙。因为现在最公认的是这种病毒起源于美国Kansas农村,先传到当地美国军营,后传到美国多处军营、美国多个地方,再通过美国兵传到欧洲,进而传播世界更多地方。最终导致全世界5千万到1亿人死亡。西班牙只是其中一个环节。它的名字应该更名为“美国流感病毒”。

而1981年6月5日,世界上第一次报道艾滋病的是美国,按“稳定天才”的逻辑,艾滋病应该称为美国性病,艾滋病毒应该称为“美国性病毒”。

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是始于北美,也应该叫做“北美流感”。

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对过去未曾发生的新疾病,世卫组织早在2015年就列出了最佳的命名建议:任何可能引发恐惧和歧视的做法,包括国家名、地名、人名、动物名都应该要规避。

基于这个规则,2020年2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就在瑞士日内瓦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命名为“COVID-19”,中文翻译为新冠。

科学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命名,避免误读。因为这不仅是保护疫区人民,也是保护其他国家人民。

这种用疾病污名化中国的做法,已将其国家人民置于低估瘟疫的风险之中。认为只在中国发生的偏见,浪费了中国争取的两个月时间,新冠肺炎已经在傲慢与偏见中演变成全球性大流行疾病。

病毒没有国界,不区分种族、肤色和财富。在语言使用上要小心,避免把病毒同城市、国家、种族联系在一起。

西方某些国家弃WHO科学命名不用,专门使用带有误导性的命名。这本身就是一种过时的种族主义思维、民粹主义思维和霸权思维。

这不仅会影响全世界防治工作,也必将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影响本国人民的健康。

(编辑 吴彦鹏)

中国日报辽宁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