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建明  >>  正文
赵建明:由“许可馨网红事件”引发的思考
赵建明
2020年05月09日

在世界绝大数国家出现新冠肺炎疫情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特别是我国人民众志成城、举全国之力攻坚克难的关键时刻,许可馨作为医药卫生领域出国留学的中国青年,本应怀有一颗救死扶伤的心,却在公众社交媒体上说出了不当言论,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广泛关注和热议,并不断的发酵。既自残了本人,也伤害了家庭和社会。我们抛开政治因素不说,单从这个事件所涉及的当事人被披露的内容来看,作为一位负有正义感有良知有爱心的公民,是不应当的,也是不对的,但也折射出我们对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入心入脑的学习教育缺位,导致了少数人的三观出现了偏差,道德品质低下,不知善恶美丑。这究竟是一个偶然事件,还是一个必然事件,在当今多元开化的社会,也是简单明了的。特别是随着媒体信息的公开化透明化,类似许可馨性质的“网红事件”频现。如果我们不从方法上端正教育取向,从思想上矫正三观,今后还一定会出现李可馨、白可馨这样的人和事,要引起全社会的深入思考,不要把她仅仅当作我们在街头巷尾茶余饭后的一味笑料而已。

许可馨事件的发生,作为一位学生家长,引起了我的警觉。对于许可馨来说,文化知识的学习是她的长处,思想意识和行为处事是她的短板。从我近30年的军旅生活和三年来基层社会治理的亲身经历,相比较而言,广大官兵之所以在和平时期,特别是在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受到损害的时候,不惜生命不计得失不掉链子勇敢大胆“逆行”,最大的差距,就是军队在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以及意识领域深层次的思想政治教育方面反复抓、抓反复,大力培育和弘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让理想信念入心入脑,养成行动的自觉。

人生需要信仰驱动,社会需要共识引领,国家需要价值导航。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广泛开展理想信念教育,深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中国梦宣传教育,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加强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引导人们树立正确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文化观。深入实施公民道德建设工程,推进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家庭美德、个人品德建设,激励人们向上向善、孝老爱亲,忠于祖国、忠于人民。这是我们国家在价值理念培育和文化教育上的制度优势,也是要求政府、社会、家庭,以及我们每个人共同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像我们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国家,出现类似许可馨性质的这样那样的问题不足为奇,也并不可怕,因为我们本身就处在一个开放包融的社会矛盾体中,关键要看能否引起全社会的高度重视,怎样去深刻反思,汲取什么样的经验教训?我们并不是圣人,总是有缺点的,总是要犯错误的,也是允许我们悔过改正的。前车之鉴,后事之师,不要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要善于透过事物的表象分析思考,充分认识事物本质背后,给社会大众带来的严重影响,加强对舆论的正面宣传引导,把问题当教材,进行国民素质教育,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

许可馨言行对错的讨论责无旁贷,更应引发我们深刻反思的,是学习教育。“十年育树,百年育人”。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是一个讲究礼义讲究仁爱有责任有担当的民族,始终把思想品德学习教育放在首位,德化育人,养成了人人讲品行守规矩的良好社会风气。从许可馨事件热热闹闹的炒作中,冷静下来进行思考,暴露出的一个重要原因,可能就是在当今高度发达的商品经济社会里,忽视了德智体美劳的全面发展,致使年轻一代形成了以自我为中心、任性张扬的性格,究竟是家庭教育、学校教育之过,还是社会教育的责任。翻开以往发生过的形形式式的不良社会现象,仔细分析梳理不难看出,这可能是一个带有普遍性的问题,应该引起全社会的关注和深思。德国著名哲学家雅斯贝尔斯曾经说过,“教育的本质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召唤另一个灵魂。”其所隐含的真谛,就在于塑造人的灵魂,人之所以有区别,不光是外表不同,更重要的是因为我们每个人的思想不同,一个有趣的灵魂比一个漂亮的外表更重要。从学习教育形式上来说,有他教和自教两种。他教由别人来教育我们,往大了说是国家社会,往小了说是父母老师,也不外乎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三种,三者俨然一体,缺一不可,将贯串于我们所有每个人一生当中,是一个终身课题。其中家庭教育带有方向性根本性,是涵养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启蒙阶段;学校教育具有授道解惑的作用地位,是矫正三观、增长学识的重要阶段;社会教育是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的有益必要的补充,在教育内容侧重点上,应该加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教育,继承和弘扬中国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严明道德评判标准,矫正人生航向,让人脱离心灵的囚笼,走出心中的单行道。

许可馨事件是否曲直的评判无可非议,更应引发我们深刻反思的,是价值取向。说到价值取向,是一个意识形态的问题,一定主体行为准则和目标追求,基于自己的价值观在面对或处理各种矛盾、冲突、关系时所持的基本价值立场、价值态度,决定、支配主体的价值选择,表露于社会实践活动或现实生活追求之中。改革开放来,我国经济快速发展,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们物质生活水平极大提高,在某一段时间里,相比于高度发达的物质文明建设,精神文明建设相对比较滞后,对国民的理想信念和思想道德教育,没有“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一度出现了唯经济论、唯地位论等问题。物欲横流、拜金主义、信仰缺失等现象严重影响到每个人的价值取向,特别是未经重大考验磨练的“80后”“90后”“00后”,混淆了是非标准,奉行“个人以资本论英雄”价值观,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错位扭曲,人生价值目标追求日趋功利化,人生价值取向偏离社会需求,以至出现了一大批“坑嗲”“坑妈”式的人物。从我国改革开放取得的伟大成就表明,人无精神不立,国无精神不强。价值取向对社会和个人都有重要影响,且二者相互关联,相辅相成,绝不可偏废。从二者的关系看,社会价值取向从侧面出社会的文明进步程度,影响并决定个人价值取向;个人价值取向会反作用于社会,最终决定其事业的成败。在价值取向的引领上,不要经济水平物质条件向前发展了,而灵魂出壳,要始终秉承和弘扬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加强理想信念和思想道德教育,懂得尊重中华民族的伦理,提升国民的人文修养和综合素质,让人活在精神里,不断涵养家国同构的胸襟和情怀,夯实社会价值取向标准,让每个人拥有厚重的国家情怀、强烈的爱国精神、深沉的人民概念、坚定的团结意识,引导个人价值取向满足社会发展需求,发挥聪明才智,为社会贡献力量。

许可馨事件背后的责任追究水到渠成,更应引发我们深刻反思的,是人才培养。人才是推动社会不断向前发展,起决定性作用的一个重要因素。国家需要人才,也呼唤人才,更加重视人才的培养。许可馨事件表面看似一个很简单的社会现象,好似道德标准的问题,其实质背后所隐藏的,是一个怎样培养人才的标准体系建设问题,究竟是唯成绩论,还是唯道德论。答案是肯定的,中华民族自始至终一直高度重视学识建树和思想道德双标准和双丰硕,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更加突出人才建设的政治标准,但随着国门不断开放,受西方社会的一些不良教育理念的影响,在人才培养方面出现了鱼龙混杂的问题,有的单位部门有的行业领域过分重视对学业成绩的考核,忽视对了现实表现和思想道德评价。许可馨的成败,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撇开她所说的一切社会关系和资源平台,仅从她所取得的学业成就来说,着实也是无可挑剔些什么。但从国家和社会发展的大局来说,我们所要培养的人才,不是高分低能儿,更不是有才华而无道德底线,甚至为了达到个人目的,就可以随便出卖良心、践踏尊严、自私自利的小人,在精通思想理论和专业知识的同时,理应讲政治顾大局,知羞耻、明是非、懂荣辱,有社会责任感和爱国主义精神,关键时刻能顶得上冲得出,甚至甘愿牺牲奉献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四有新人。而从提高人才培养建设标准来说,要突出政治标准,建立健全人才评价考核体系,适应时代潮流的要求,掌握时代所要求的德性、智能,需要培养一大批富有远大的理想、富有强烈的使命感的青年俊才,创造性地运用所学知识、所训练的技能,从事创造性的工作,推动某个行业领域以至于整个社会、整个国家、整个人类的事业走向新高度。

转业老兵,现从事基层治理工作。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