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云超  >>  正文
邢云超:香港在美国自残下浴火重生
邢云超
2020年06月07日

古今中外,但凡区区小事抑或非常个案,均可引致重大事端,甚至重构国际秩序,改写历史进程。有些事看似偶然和不可思议,其实从量变到质变非常自然,亦注定必然。上帝如欲令其灭亡,必先令其充分膨胀。人算不如天算,不经意间,星星之火瞬间使全球火药库引燃。

日前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遭遇美国警察暴力执法致死事件目前仍在持续发酵中。黑人之死引致全美多州部署国民警卫军,逾40个城市实施宵禁。军警荷枪实弹以暴制暴,多个民众死伤,数千人遭遇逮捕,百余白宫特勤人员亦在劫难逃。美总统二度躲进地下掩体。“全美已被怒与火笼罩”。

在欧洲,多个美国使馆被包围,声援美国示威活动并为死者讨回公道。继英国、新西兰、德国、丹麦、澳大利亚之后,爱尔兰首府都柏林6月1日夜被大批民众围困,高呼反对种族歧视;怒火也延烧至边境以北加拿大。蒙特利、渥太华、多伦多爆发大规模游行,数架直升机低空盘旋、密切监视。整个西方社会都在摇旗呐喊:我不能呼吸。黑人之命也命。

早在10多年前,笔者曾经与朋友同行,从香港绕道首尔去夏威夷檀香山。一路风尘,精疲力竭。朋友到酒店冲凉准备休息,可是,一刹那,门庭若市,站满人群。高大威猛治安官(sheriff)声称水滴渗透楼板,涉嫌侵犯楼下住客人权,要求罚款300美元。该朋友英文欠佳,加之个性执拗,于是发生争执。在威逼带去警察局情况下,息事宁人,交足罚款及相应消费税数十美元才溜之大吉,免于灾难。

美国对有色人种的俯视甚至欺凌由来已久,屡见不鲜。美联邦政府Mapping Police Violence小组 统计,仅2019年1000余人死于警察暴力执法,黑人占比24%。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和暴力执法在美国已是痼疾。阶层矛盾、贫富悬殊及党派恶斗等诸多结构性深层次问题浮出水面并日益放大。极端思潮蔓延,社会分裂加剧,致使弗洛伊德事件达至燃点,引爆全美压抑和愤懑,揭开美国社会多重顽疾,掀起1968年以来最强风暴。

网传新加坡总理夫人在脸书(facebook )发表漫画,同样镜头和情节在美国是暴徒,但在香港就是民主。香港“星岛日报”2日发文,“两场风暴两幅面孔,美政客失去道德高地”。明尼苏达州长亦扬言“有外部势力煽动”。美总统定性暴乱(Riots),“暴徒倘闯入白宫,威胁放恶犬”,并以其推特(Twitter)指示开枪(when the looting starts,the shooting starts)。何谓民主和自由,如今看来见仁见智,具体标准量体裁衣。

更有讽刺意味的是,如若以five demands not one less(五大诉求缺一不可)于推特搜索,顶部出现的信息不再相关香港而是美国明州阿波利斯。香港和美国一前一后,几乎同样板式的五大诉求却得到了迥异处理方式。香港多轮官民对话,美国却呛暴徒、抓抢匪及令军队平乱,扬言将派遣数千名全副武装士兵、军事人员和执法官制止骚乱。为此,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发表声明予以谴责。

疫情下的美国怨声载道,烽烟四起,政客们仍旧不依不饶攻击中国。彭佩奥扬言中国摧毁西方文明,指责中国「将香港暴乱和美国骚乱联系起来以攻击美国」。开出空头支票,声称为香港人提供避难。近年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冒充救世主,俨然居高临下。有专家指出,美国陷入混乱,世界变得无序。更有学者担心美国穷途末路,将计就计,蓄意坍塌国际架构,重蹈历史覆辙,发动武力衝突,攫取不义之财。

美方既要「和香港人民站一起」,又同时对自己同胞下重手,既缺乏逻辑又令人费解。美国乾预香港事务的道德基础遭遇挫折,西方世界在尴尬中对后续所谓制裁香港问题愈发恍惚和踌躇满志。截至6月3日16时,全美冠病患者达1,831,821人,病亡106,181例,然政治和经济均遭遇滑铁卢的情况下仍念念不忘挑逗香港人的神经。内政外交仍在走偏锋。

美国突发意外,亲美派瞠目结舌,揽炒议员哑然噤声,街头黑暴神秘遁形,香港反而度过相对安静周末。港大、中大、教大及岭大校长联署声明支持“一国两制”;公大、城大、浸大及八大校董会主席亦一致赞成港区国安法。大公报和信报周二报道,293万人签名撑国安法,总商会亦称毋需过分担心美制裁。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强调,香港已做好预判和充足准备因应美方在关税地位、敏感技术及联系汇率方面之挑战。

港独的产生源于长期不设防。国安立法乃民心之所向。有专家认为西方社会抱团打击中国,香港前景如履薄冰。也有国外学者认可世界正在进入后美元时代。两办指美对港制裁充分证明国安立法之必要性和紧迫性。相信每一个有民族气节和家国情怀的正义之人,都会翘首以待。大是大非面前,曲直分明。只要不反中乱港和叛国投敌,哪里会有什么危险和不安可言。

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制定建立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安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相关法律,中央政府就此听取特区首长意见。特首林郑一行2日晚取道深圳,翌日北上进京。临行前,她重申,“港区国安法立法不会改变香港高度自治、不会改变司法独立包括终审权”。接受中央港澳工作领导小组3小时会见后,特首于北京通过传媒也表示,香港各界无论什么意见都可以发表。只要是着眼做好立法,政府鼓励理论探讨,释除民间疑虑。

美国政客在香港问题上不断爆出骇人之言进行威慑和恫吓,学界认为美国始终一贯强势干涉别国内政无异于自虐和自残。网传重达154公斤美国最大国旗2日暴风雨中腰折,有人戏言美国政权崩盘;在香港,6月4日立法会于当日下午5时左右,以41票赞成,1票反对和1票弃权三读通过象征国家的“国歌条例草案”并与下周五刊宪生效。美国事态每况愈下,香港形势峰回路转。有国安法基本保障和内地经济纵深发展之大背景,相信香港定能尽快从中美贸易纠纷、修例风波暴乱及持续数月的冠病疫情三重打击中浴火重生,创造新的历史。

智库专家,社会学学者,英语语言文学教授,现居香港。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