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瑞生  >>  正文
孙瑞生:走马阳泉看水乡
孙瑞生
2020年07月06日

清澈见底的泉水肆意地从院子里穿过,村子里到处是飞瀑流泉,走在石板铺就的街上,充满耳畔的是轰轰的水鸣。

整个村子就坐落在水上,水就这么一年四季不分昼夜、永不停息地流淌,实在让人觉得有点奢侈。

这就是山西省阳泉市平定县娘子关村,当地人给它起了个非常好听的名字——“水上人家”。

娘子关村水源充沛,村里水网密布,泉水潺潺。孙瑞生摄

这里自古即为交通锁钥,隋朝设苇泽县,是万里长城的重要关隘,因唐代李世民的姐姐平阳公主镇守此关而被称作“娘子关”。

像娘子关这样的水乡放在江南并不鲜见,但在山西这个比较缺水的省份,有着这样充沛的水资源,实属罕见。“水上人家”就是靠着老天爷和老祖宗留下的丰厚遗产坐“水”生利、靠“水”吃饭。

6月15日晚9时许,记者在“水上人家”民俗一号院和忙乎了一天的客栈主人帅忠成聊得火热。

今年46岁的帅忠成是从小在娘子关村长大的村民,在那个还没有“旅游”概念的年代,帅忠成养大车、跑运输,因为娘子关村紧挨307国道,是山西通往河北的重要通道。

“那时307国道运煤车一辆接一辆,没明没夜地跑,常常排起一道道长龙。”帅忠成描述当年情景。

之后随着煤炭市场下滑、运煤生意不好干,有了一定积蓄的帅忠成看准旅游业发展的大好前景,2017年投资100万元,在“水上人家”开办了第一家客栈——民俗一号院,既有餐饮,也有住宿,吸引了阳泉及周边太原、石家庄的大量游客。

娘子关被称作天下第九关,是万里长城的重要关隘,也是晋冀两省的重要通道。孙瑞生摄

“生意不错,光2019年就接待了一万多名游客。”帅忠成表示,10间客房经常满足不了需求,他计划在镇上再租用一栋小楼,扩大客栈规模。

“今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业务受到一定影响。但从3月下旬开始,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旅游市场逐渐回暖,游客又多起来了,周末的房间要提前几日预订。”帅忠成说。

“疫情只是暂时的。”帅忠成表示,他的信心很大一部分源于地方政府这些年对旅游业发展的持续投入,以及镇上居民对改善环境卫生的意识日益增强。

据了解,2016年平定县遭遇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不仅大量农田和房舍被冲毁,就连在山西已经小有名气的娘子关景区瞬间变成一片废墟。

“满目疮痍,惨不忍睹,所幸没有人员伤亡。”娘子关镇党委书记朱继明现在回想起来,仍然唏嘘不已。

“刚刚上任,就遭遇了这场洪灾,是老天爷对我的考验。”朱继明说。

风光秀美的娘子关平阳湖景区。孙瑞生摄

然而困难没有把朱继明吓倒,这个军人出身的湖北汉子,当过平定县武装部长,以正县团转到地方,担任娘子关镇党委书记,说起老朱,平定县的干部都知道,他天生一股倔劲,从不服输,在哪里跌倒,还要在哪里爬起来。

在朱继明的带领下,娘子关镇广大干部和村民,奋战一百天,娘子关景区不仅全部恢复原貌,而且旅游档次比原来上了一个台阶。

“当年国庆节就开门迎客。”朱继明告诉记者,2016年以前,娘子关每年接待游客也就10到15万人,全年旅游收入充其量120万元左右;2018年,接待游客飚升到80万,旅游收入2700万元。娘子关依靠旅游业人均收入翻了一翻,突破一万元。

美丽壮观的娘子关瀑布。孙瑞生摄

“过去娘子关的年轻人外出四处打工,这几年看到家乡的变化,陆陆续续回来创业,有的开农家乐,有的搞养殖。”

“旅游业是富民产业,门票只占很小的一部分。”朱继明以当地老百姓做“压饼”为例。

“一个农户过去一星期最多加工一袋面,现在一天就加工一袋面;过去一天卖上100元就高兴得不得了,现在一天能收入500元。”

对于娘子关旅游,朱继明有自己的长远规划。他说,娘子关旅游要突出“四大文化”:

一是以娘子关和固关为代表的关隘文化;二是以“水上人家”为代表的水乡文化;三是以跑马排为代表的民俗文化;四是以著名作家刘慈欣曾经工作过的娘子关电厂为代表的工业遗址文化。

游客在水上人家留影。孙瑞生摄

“现在的关键是把娘子关的基础设施建设好,旅游要提档升级,环境卫生必须搞好。”他的目标是,用3至5年时间把娘子关打造成阳泉乃至山西人居环境第一镇,争取在2025年之前将娘子关变成山西及京津冀首要旅行目的地。

绵河是山西流往河北的重要水系,位于绵河北岸的河北村过去垃圾成堆、污水横流,村民的生活用水和粪便直接排入河中,河道里苍蝇横飞,不堪入目。

“从2006年开始,河北村进行污水处理和厕所改造,环境得到很大改善;今年政府又为每家投入2000元资金,把旱厕变为水冲厕所。”今年58岁的河北村党支部书记杨保忠说。

游客从玻璃桥上小心翼翼地走过。孙瑞生摄

河北村背山面水,风景宜人。临街的十几户农家小院统一粉刷成灰色,并挂上了大红灯笼;绵河边上修了一千多米的步行道,新装的栏杆还散发着木头的天然香味;河面上整齐排列着十几个竹筏,是刚刚从江苏购买回来的。

游客坐在竹筏上,轻舟荡漾,村子围墙上一行标语分外显眼:“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娘子关镇党委书记朱继明告诉记者,“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是娘子关镇几年来严格遵循的发展理念,镇政府加大力度促进旅游业发展,拆除了非法建筑物,处理了垃圾,整修了河道,开发了饮用水和污水管道网,所有这些都使娘子关的环境面貌焕然一新。未来几年,全镇的所有村庄将以天然气为燃料替代煤炭,娘子关的天将永远是蓝的,水永远是清的。

高大雄伟的固关城楼。孙瑞生摄

据娘子关景区管委会白殿卫介绍,娘子关现已与山西文化旅游集团长城旅游开发公司携手合作,已经开发了夜间旅游来增加游客的旅行体验。

据说到了夜间,河北村对面娘子关长城的灯带全部打开,山上的彩灯与天上的星星交相辉映,整个娘子关景区灯光璀璨,美轮美奂,分外迷人。

“今年,镇政府将投资2.4亿元升级娘子关的基础设施,建造旅馆和游客接待中心。”娘子关镇党委书记朱继明表示,以一流水乡为目标,将把娘子关建设成集文化游、乡村游与自然游为一体的全域旅游目的地,同时通过慢节奏的生活方式,打造山西一流康养基地。

关于作者:孙瑞生,中国日报山西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山西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