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天下  >>  正文
常山“胡柚娃”
说天下
2020年08月27日

作者:古兰月

古道、古渡、古街、古村、古塔、古祠……去年,我第一次走进常山,常山留给我的第一印象便是一个“古”字。

春秋时,常山为越国姑蔑之地,战国归楚,秦属太末县。东汉建安二十三年(218)建县,始称定阳。1800年的建县历史,这在全国都是排得上号的,更何况是在“南蛮”之地!因此,常山这片土地留下了丰厚的历史文化遗存。尚书汪韶、贤相赵鼎的施政故事,铁面御史赵抃留迹赵公岩,理学大师朱熹赐名古镇球川,常山江流淌成“宋词之河”,还有国家级非遗常山“喝彩歌谣”、常山贡面、常山麦香饼……所有这些,都是前人留给常山的文化瑰宝。

在我看来,“千年古县、慢城常山”就是一本厚厚的线装书。一走进常山,我突然放慢了脚步,静下心来,慢慢去品读常山,慢慢去感受她的博大与厚重。

从常山回来后不久,我意外收到了常山朋友邮寄过来的一箱水果——常山胡柚。朋友说,只有品尝过常山胡柚,你才算真正到过常山。

我笑笑,这不就是“不到长城非好汉”的意思吗?

今年八月,我再次来到常山,住在县城北郊的金川街道徐村。徐村东临常山江,江畔古樟林立、绿阴如盖,江中叠石盘座、姿态峥嵘,偶有一群鹭鸟掠过,在水面上投下一排鹭影。

好静啊!这就是我向往的“田园牧歌”,我没有理由错过。于是,我独自来到江边,坐在古码头上,看山,看水,看鹭鸟低翔。不时有淡淡的荷香飘过来,恍惚间,我仿佛看见一支船帮,从历史的那一头向我划来,桨声咿呀,帆影点点。我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江边行走,一边走一边吟诵着:

梅子黄时日日晴,小溪泛尽却山行。

绿阴不减来时路,添得黄鹂四五声。

这是南宋诗人曾几的名诗《三衢道中》。曾几是一位旅游爱好者,在一个梅子黄透了的季节,天气连续晴好,曾几乘舟溯流而上,不知不觉来到了溪流的尽头,他改走山路继续前行。一路上密林深深,不时从林中传来几声黄鹂的鸣叫声,平添了些许幽趣。曾几触景生情,脱口而出,留下了这首脍炙人口的《三衢道中》。

在徐村,我还听到了一个有趣的故事,说的是常山胡柚的来历。故事有许多版本,有仙人点化说、孝子奇遇说、抚州陪嫁说、洪水送宝说,一个个说的美丽动人。我发现,不管是哪种版本,都出现了孝子胡进喜与八仙之首铁拐李的身影。

讲故事的讲得头头是道,而我这个听故事的,却一笑了之,毕竟每个地方都有民间故事,听听罢了,不必太当真。

从徐村回来的第二天,我有幸参加在杭州举办的动画电影《胡柚娃》全域上线启动仪式。让我出乎意料的是,《胡柚娃》就是由常山胡柚的民间故事改编的,还融合了水墨、剪纸等中国传统艺术,全片时长81分钟。

金黄色的皮肤,胖嘟嘟的身材,头戴休闲帽,身穿花衣裳……憨态可掬的“胡柚娃”实在是太萌了!影片中,常山胡柚化身为一个“小精灵”,小精灵被假果神陷害,师傅铁拐李随机应变,将他藏到宝葫芦中,一起逃到了人间。这时,孝子胡进喜正被当地豪绅欺凌,铁拐李被胡进喜的孝心感动,严惩了豪绅李公子,将除恶童子点化成造福百姓的人间仙果——胡柚娃。影片通过“胡柚娃”和“果神”的决战,将“胡柚娃”聪明、善良、孝顺、正义的形象刻画的栩栩如生。

又是一个新的版本!我不得不佩服常山人的对胡柚的一往情深,这需要有多深的感情啊!

朋友告诉我,常山是中国胡柚之乡,种植面积达十万亩,年产十四万吨。常山以胡柚为原料,陆续开发出十余种衍生品,胡柚青果切片“衢枳壳”还荣登药典,入围新“浙八味”。“胡柚娃”形象诞生在八年前,曾亮相中国国际动漫节、上海国际电影节、法国戛纳电视节,还斩获了多项大奖。“胡柚娃”因此成了常山的形象代言人,常山胡柚也从一种水果转化为一个品牌IP。

“葫芦娃、葫芦娃,一条藤上七朵花……”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动画片《葫芦兄弟》风靡全国,七个勇斗妖怪的“葫芦娃”成为我们这一代人的偶像。

此刻,我衷心祝福常山,祝福“胡柚娃”成为新时代的偶像。

 

(古兰月简介:本名胡毅萍,作家、编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首批浙江省宣传思想文化青年英才。浙江省文化产业学会副秘书长,金华市青年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长篇小说《龙井》《守艺》《南方姑娘》等十余部及畅销散文集《你不慌,世界不荒》。作品获浙江省“五个一工程奖”、冰心散文奖等,作品《冲吧,丹娘》获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重点扶持项目,多部作品影视转化中。)

 

【责任编辑:徐锟】
天下专栏百家争鸣,直击你最关心的话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