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洋  >>  正文
李洋:养家糊口,你们就能横冲直撞?
李洋
2020年09月10日

送餐骑手怎会困在系统里?他们有选择的自由啊。而他们的困境很大程度上恰恰源自这份来去自由。这个职业门槛太低了。你不干总有人干。寡头垄断加充足的劳动力供应,几家送餐巨头不躺着挣钱才怪。

扳子都打在公司头上真是可笑。它们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可谓数字经济的基础企业,合理合法经营何错之有?怎么一夜之间就成了罪魁祸首?

资本对利润的不懈追求,客观上推动了科技和文明进步。市场经济改革四十多年,对资本的道德绑架这一关还没过。

时至今日,“为富不仁,贫穷有理”的观念根深蒂固。但反讽的是,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很大程度上是争取财富自由,财富越过哪条线后就算不仁不义了呢?

挣钱养家,披风沐雨就可以横冲直撞?出租车司机被“份儿钱”压得也喘不过气来,也是养家糊口的顶梁柱,怎么不敢超速逆行?这就是另一个维度了。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啊。

但有意思的是,数据摆在那里,横冲直撞的送餐骑手已然成为城市道路交通安全的主要威胁之一,交管部门却“法不责众”。没有刚性的执法托底,多跑多挣,谁还会顾忌道路交通安全?

如果非要打板子,那么这板子首先要打在交通执法部门的头上。方法不难,送餐电动车、摩托车实名注册,满街摄像头抓拍,违法必罚。倒逼公司和骑手做出改变,看是否还会出五分钟、八分钟按钮的奇葩应对?

说得再远一些,电动车生产厂家有几个产品遵守国家限速要求了?开得比汽车快,却不需要驾驶培训,而且只准走非机动车道,随意进出居民生活区。电动车生产监管部门履职如何?满大街风驰电掣的电动车,你们真看不到吗?

由此可见,数字经济的繁荣在根基层面有很多薄弱环节。而这些环节在法治化和规范化上的改进可能显著推高数字经济的运行成本。

比如,骑手职业门槛提高,劳动权益得到更好的保障,严格遵守交通法规,电动车速度降下来,那么时间成本和劳动力成本都会提高。在房租成本居高不下的局面下,那些靠外卖维持的小店是否还有盈利空间?

最后来谈送餐企业,在严格执法,电动车降速等条件满足后,是否可以根据实时交通状况、天气和路线为送餐时间的最长时限做出合理的预测,而非硬性的规定?这才是真正的高水平的数字经济管理模式,而不是1.0阶段的只看距离,不看路况和天气计算刚性时限固定。

骑手缺少工会性质的维权组织导致企业、监管者和社会之间缺少必要的缓冲和沟通渠道。因此骑手权益的保护,交通秩序的维护绝不是靠社交媒体上喊两嗓子就能解决的。要管好送餐员电动车的小车轮,必须多个领域改革见真章。

此外需要补充一点是,在数字经济时代,在社交媒体、电商及类似送餐平台等支持性行业已然形成了数家巨头企业,比如阿里、腾讯等。它们已经深度介入公共治理、公共服务、金融和信息安全等领域。它们又都是政府的器重的明星企业。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监管和规范其行为,保护公共权益是数字经济时代政府绕不过去的挑战。

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那么绝对的利益呢?

中国日报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