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建明  >>  正文
赵建明:投笔从戎筑青春岁月
赵建明
2020年10月10日

今年中秋节和国庆节,又是一个难得重叠的节日,也是解甲归田三年来第一个没有往返京苏的假期。儿子高考子承父业,踏上了漫漫从军征程,过了第一个没有父母陪伴、人生塑型的假期,不知不觉中已长大成人、放飞人生。在蓦然回首然的刹那间,真真体会到了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的感觉。而人活在现实世界里,生来就具有社会性,受社会环境影响,被赋予一种潜在的适应和改造生活的能力。面对人类社会这个纷繁复杂的大舞台,我们都将裸露在多棱镜前,接受历史的评判,演绎不同人生,有绘画人生,有文学人生,有官场人生,有市井人生等等,浪漫的或现实的,自然而然地会产生各式各样的情缘喜好。

我曾扪心自问,究竟喜好什么,追求什么样的人生?遥想从烟雨江南怀揣高考落榜失落的心情,走上了一条披荆斩棘的从军之路,未曾想到在军营一干将近30年,在同乡同年入伍适龄青年中,经历军营这个大熔炉淬火,成为了一位共和国团职军官。在亲朋好友眼里摆脱了面朝黄土背朝天农村生活的宿命,成为了一位成功人士。而我内心深处,似乎一点未曾有过这样的仪式感,除了算数记账、驰骋沙场,追随了一条曲线救国的高考仕途之路,弥补了十年寒窗的遗憾。

为什么这样说呢?假期间静静想来,这都得溯源于中学时代,因为舒婷、北岛、汪国真的出现,便结识了小镇文学青年,活在诗的梦境里,此后也结下不解文学之缘。又因江南有莲田,便与几个中学同学、社会青年文学爱好者,结社编辑《荷花》,探讨诗文交流抒发感情,并在县文化馆编印的刊物上发表了处女作。在高考复习最较劲的关键时刻,曾逃课参加县文联组织举办的文学爱好者联谊研讨会,在老师脑海里留下了不负正业“坏学生”的标签,会考以“两分之差”落榜,未能成为80年代公认的天之骄子。

当兵提干转业从政的二舅力劝我复读,走高考仕途之路,因家庭条件不堪经济重负等诸多因素,高中毕业,便与同届毕业的同学们相约,带着诗意般的向往,投入到了火热军营,从士兵考入军校,完成了人生的转折,尔后又完美地实现了从基层部队到首都战区机关的华丽转身,就因为学生时代的文学梦想,无心插柳柳成荫,成就了投笔从戎的人生辉煌;还因为痴情文字的魅力,蓦然回首灯火阑珊,练就了默默坚守的人生之梦,也涵养了开卷有益的习惯,温润思想,激励斗志,砥砺前行。

不曾忘记,军队院财务专业的毕业生,被安排分配到野战部队基层连队任司务长,并且专业不对口,尽干些油盐酱醋火头军的活,从此英雄再无用武之地,对比其他分配大城市机关的同学,工作风声水起,一种失落的感觉由此面生。加之,实现了身份由士兵到军官、由农村到城市的转变,便放松了自我学习提高的要求,偷懒蛰伏了一段时间,感觉快要放弃了伏案疾书热情的时候,一纸命令调入师后勤部财务科,又干回了所学专业本行。真所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乐极而生悲。恰巧此时,集团军后勤部财务处通知所属单位财务部门,要向军区财务部上报企业财务理论研讨文章。在领导的心目中,我既是新入行又是科班出身且有专业理论素养的人员,这个神圣、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自然而然地落到了我肩上。因时间要求紧,也很长时间没有重视相关的工作,为了应付完成任务,只能临时搜罗资料拼凑成文,结果明眼人自然是明了的,本想干些出彩之事,无耐力不从心,最终未能为单位和领导争光添彩。

事后,我冷静下来反思,深知当初所选专业已然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个人今后发展方向,而文字功夫是机关必备的一项工作技能,素材就源自于从事的工作实践,我本身又有一定的写作功底,想有所作为成就未来,必须甘于寂寞,学习鲁迅利用别人喝咖啡的时间来学习思考,勤学苦练,将工作实践中好的经验做法转化为文字材料,走上了熬夜爬格子之路。尽管从未与军营的逸闻趣事沾边,但也变相拯救了中学时代励志的文学梦想,将美好向往付诸现实生活,架起成功通往彼岸的桥梁。

在野战部队工作这段时间里,经军校老师的无私地帮助指导,将动力转化为压力,几年笔耕不断,终获回报,铅印文字也不断见诸于军队财经管理各类权威杂志刊物上,令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发表在《军事经济研究》杂志上的《伙食费应实行弹性管理》那篇几百字的短文,编辑部那位亦师亦友的责任编辑反馈说“针对不同季节特点,基层连队伙食费采取弹性管理的方法”,深得三军同行的普遍好评,给予了我极大的鼓励,由此也引起了上级机关业务部门的关注,后经省军区后勤部供应处领导极力推荐,上调到军区联勤部财务部,也激发了我坚持不懈地练笔热情,促进了思想理论和专技知识的融为贯通,坚实地奠定了在部队发展的培养基础。

在军区机关的17年间,之所以还能在工作很繁重的任务下,挤出时间学习思考和动手动笔,主观上想长期献身国防事业,寻求更好地发展机会,客观上当时部队工资相对较低,想挣点稿费换儿子的奶粉钱。头七年,因工作部门相对比较轻松,有时充裕的时间,理论联系实际,加强对部队财务管理的研究,成果丰硕,获奖不少,有的想法和观点,后经进一步充实完善,被军委、总部转化为政策制度,付诸实践。后10年,也是形势所迫,经常跟随各级领导深入基层部队检查工作,在广泛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加强了政策制度的研究,忙于撰写各类报告、汇报材料,有的工作报告被领导批转部里全体同仁,作为公文范例学习参考,偶尔抽空发表一些相关工作领域的理论研讨文章。在这条艰辛的探索文字道路上,虽未纵情文学梦想,但也有成功的喜悦,还有苦苦等待的煎熬,更有知音难觅的痛苦,骨子里早与文字交织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或将倾其一生。

从军近30年,正因为笔耕不缀,在军内外杂志刊物上公开发表的近50篇理论研讨文章和通讯报道,有些学术讨论文章还上了国家级核心期刊导读,迎来了人生事业的辉煌,深得领导的赏识,同行的认可,历经军队三次精简调整,都被作为业务骨干保留下来,服务保障三军。也因为喜欢钻研,书生意气,心高气傲,过于原则,未能担起更重要的责任走上领导岗位。还因为圆梦学生时代情结,几十年终情不变,现今转岗从事社会治理,初心依旧,不负韶华,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为防止思想过早步入老龄化,抛开私欲杂念,专心致志品读经典,涵养思想,文化益智,躬身实践。通过身边事身边景,回忆过去,活在当下,憧憬未来,抒发情感,激扬文字,评论时事,邂逅生活。

莎士比亚在戏剧《暴风雨》中写道。“凡是过去,皆为序章”。回首过往,瞻望未来,无论是过去的闪耀辉煌,还是现在的宁静坦然,我已然释怀,已然淡泊。因为今天的选择必将成为明天的历史,而过去的历史还会影响今天的选择。回想过往,感慨万千,不曾想我能坚持到当下,余下的岁月还是否有热情和勇气一直坚持下去?文字是清贫的,人生又是感性的,我的大半生已经历了一个由文学朦胧向往的冲动,到为事业进步发展的坚持,回归对文字理性思考的心路旅程,不仅丰富了我的人生阅历,更加提升了我的人生境界修为,就像我从军那些年里,从一名普通士兵从基层连队一路走来,走过了城市草原沙漠边关,城市富裕了我智慧,草原开阔了我胸襟,沙漠砥砺了我意志,边关涤荡了我心灵,在人生成长道路上和枯燥码字过程中不断探寻方向,敞开心扉,洗涤灵魂,摆脱惰性,找准了自己的位置,思考了自己的责任,也勇于担起了自己的责任。

转业老兵,现从事基层治理工作。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