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保同  >>  正文
董保同:天幕开启,珠峰在望
董保同
2020年10月28日

“明早六点吃早餐,六点二十准时出发,去看日出车多怕堵车。”因为惦记着要早起去看日出,凌晨五点就醒了,微信群里又看到小导游昨晚发的提示。打开氧气瓶吸了一会儿氧气,穿上最厚的毛衣毛裤冲锋衣,慢慢走下楼。早餐还没有准备好,信步来到院子里,明月当空,双子座两颗亮星还能看到,西边有白云在慢慢飘移。已是农历八月十九,月亮缺了少许。还好气温倒不算太低。大家吃完早餐匆匆上车。小导游说,云不多,希望能够看到日照珠峰。

车在黑暗中前行。远处山路上能看到不少车灯的光,看来和我们一样赶路去看日出的人不少。我不时透过左侧车窗向外张望,月亮还在东面山上,但白云开始多了起来,星星已基本看不到了。有时,白云会遮住月亮,但很快月亮又从云层后露出脸来。接近珠峰景区大门时,车停下来排队购票,我们下车休息,这时月亮几乎已经看不到了。大家心里开始有些忐忑。有朋友说,看日出的加乌拉山口海拔有5200米,离这边还有好远,说不定那边天是晴的呢。车继续盘山爬坡,月亮象捉迷藏一样时隐时现。我心里默默叨念,云不厚,应该能散开。忽然飘来一阵小雨,打在车窗上。雾越来越大了。

“加乌拉山口到了!我们要在这里等日出,气温低,大家把厚衣服都穿上。”我们陆续下车,垭口处已经有多辆车停在路边。天还黢黢黑,云雾已布满天空,月亮是完全看不见了。风冷飕飕的,垭口悬挂的经幡被风吹的哗哗作响。小导游指着某个方向说,这边就是珠峰,如果日出时天晴可以看到日照金山。左边的山坡更高,也是看日出的好位置,但上面天更冷、路更窄,越野车才可以开上去。想到上面可能云雾少些,或许可以看到不一样的风景,我就上了那辆越野车,继续往山上开。有一段路坡度很大,车前面只看得见天空,不知道会不会突然下坡,好象车要直接开到天上去似的。天渐渐亮了,我们小心翼翼开上山坡,发现上面并不窄小,而是有很大一片平地。上面已经停有好多车,还有一辆房车,有不少人在四处走动、拍照。有许多叠石堆起的玛尼堆,也有不少经幡在随风舞动。一位藏族老乡说,别急,今天应该能看见珠峰。房车女主人生气地报怨,“你快别说了,昨天你就说能看见,结果啥也看不见,求求你说今天看不见吧!”看来这辆房车已经在这里等了一天了。

寒风中,我踩着碎石片穿过玛尼堆阵列,向着珠峰方向瞭望。云雾渐渐被风吹得散开一些,隐约可以看到下山的盘山路,但地平线上还萦绕着灰白的云带,山峰仍看不到。回望东方,灰白云层断裂处,偶尔可以看到小块儿的蓝天,微微现出淡红色的霞光。天越来越亮,头顶上的云却越来越密,东边西边天际线上倒是逐渐现出片片蓝色的天空。在东方,天边的云渐渐改变颜色,灰色、灰白、微红、深红,很多人把手机、照机对着东方,拍个不停。女儿一个人踩着碎石向东走,我感觉这幅图像气势非常宏大:上面是密密的云层,脚下是海拔五千多米的山顶,背景是云蒸霞蔚、太阳即将升起,阳光从云间透出,一个人由远及近,好象从天上、从云中走来。天,地,人,阳光,云霞,单纯而又壮美。我用手机拍摄下了这一幕特殊绚丽的场景。

夫人用手机播放那位著名歌手唱的《珠穆朗玛》,嘹亮的歌声穿透云层,可能是希望这歌声能驱散云雾吧。我向西望去,右侧的云散开一些,现出一座白白的雪山,但正面的珠峰还是被云遮得严严实实。大家久久凝望,希望云能散开。远方,或灰或白的云慢慢变幻,但珠峰还是没有显现。我忽然觉得,头顶是灰黯的云层,脚下是渐渐清晰但依然显得有些黝暗的山峦,中间是远方比较明亮的白云和偶尔透出的蓝天,倒很像一个宏大的舞台,天幕正在徐徐拉开,主角虽然还没有登场,但一部大气磅礴的宏伟诗剧已经在上演,这本身就已经非常壮观了。很多人朝不同角度照相摄像,拍下这随时变幻的风光。没有看到喷薄而出的红日和日照珠峰的壮丽景色,内心觉得有些遗憾,还想在山顶多等一会儿。在垭口的朋友打电话说,要赶去珠峰大本营,他们已经先下山了。感觉云层不大可能很快散去,我们也就下山向珠峰大本营出发了。

经过著名的珠峰一百零八道弯,又换乘景区的环保大巴,上午十点多,我们来到了珠峰大本营。一路上,厚厚的云层渐渐散去,等我们到大本营停车场时,已是万里无云,太阳高悬。下车地是一片宽阔的山谷,世界第一高峰-著名的珠穆朗玛峰就静静地、安祥地端坐在山谷尽头。“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刚才云海笼罩、千呼万唤不现芳容的女神就近在眼前了。营地与珠峰的海拔相对高差只有三千多米,与近处山谷双侧的荒山相比,珠峰并不显得多么高大雄伟,给人的印象更多是庄重和安祥。用相机拉近仔细瑞详,珠峰以金字塔形的完美造型,稳稳端坐在那里,大气雍容。相比之下,以前看过的许多奇峰峻岭,争奇斗巧,倒显得有些小气了。由于阳光照射角度问题,珠峰最高处有些暗,最亮处是半山阳光直射的冰川雪岭,还有山谷间的白云,这使得珠峰更多了些许低调和谦和。山谷中有两块石碑,一块上面写的是珠峰大本营5200米,一块写的是珠穆朗玛峰高程测量纪念碑,海拔8844.43米。后一块纪念碑前排了长长的等待照相的队列。我们在大本营碑前自由组合,拍了很多照片。小导游为我们集体摄像,让我们每个人说一句感言,大家说的五花八门,笑声一片。

离开珠峰大本营返回日喀则,路上又经过了一百零八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观景台,最后又到了加乌拉山口。由于知道左侧山顶大车可以上去,我们整个团队一起上了山顶。这时已是中午,晴空万里。凭高西望,依然有白云遮挡着珠峰顶端。五座海拔超过八千米的高峰中,世界第五高峰-左侧的马卡鲁峰,世界第十高峰、第十四高峰-右侧的卓奥友峰、希夏邦玛峰,倒是看得清清楚楚。珠峰和旁边第四高峰洛子峰,仍隐在白云之后。在挂经幡的藏族老乡邀请下,我们每个人在经幡上写了一句祈福的话,一起把经幡挂了上去。山风吹着经幡哗哗作响,随风飘舞,在珠峰和群峰注视下,为我们祈福。

世界上只有一座珠穆朗玛峰。珠峰之行,让我们经历了辛劳跋涉,体味了大自然的壮美,感悟了宇宙人生。珠峰归来天下雄,乱云飞渡自从容。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珠峰归来,我们带着满满的收获、回忆和感悟,开始了新的征程。

 

云南省科技厅党组书记、厅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