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瑞生  >>  正文
孙瑞生:中医药脱贫的“五寨路径”
孙瑞生
2020年10月28日

由于多年的高血压,导致糖尿病,10月17日上午,山西省五寨县砚城镇中所村50岁的村民郭翠英在村卫生所与山西省中医研究院内分泌科主任医师吕蕾经过远程视频、会诊,仅用了不到20分钟,就把病弄清楚了。吕大夫给她开了中药处方,郭翠英高兴地走出卫生所,她又能去地里收秋了。

“要是过去,为了看这病,去太原跑上一趟,路费、吃住,各种盘缠下来,少说也得两三千元,还耽误农活,现在我们足不出村,就能享受省里专家的远程医疗,恐怕城里人也没有我们这么方便。”郭翠英开心地说。

五寨县砚城镇中所村村民郭翠英在村卫生所与山西省中医研究院专家进行远程视频、会诊治疗。孙瑞生摄

地处晋西北的五寨县是山西有名的贫困县,平均海拔1200米以上,气候寒冷,年平均气温4.9度,全县无霜期只有120天左右,主要农作物是玉米和土豆。

“五寨的百姓虽然地多,一年受死受活,就够个吃喝,粮食产量太低,无论种什么,一亩地年收入不足1000元。”五寨县分管农业的副县长苏国平对记者讲,土地贫瘠,收入低,导致全县农村贫困发生率高,虽然经过中央、省、市三级20多年的扶贫工作,2014年,五寨全县依然有贫困村161个,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4192户、32717人,占全县农民总数的1/3强。

“由于气候恶劣,劳动强度大,生活条件差,五寨农民患气管炎、胃炎、腰肌劳损、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风湿类风湿、骨关节退行性病变的特别多,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比例高达14.39%。”

“作为山西一个典型的农业县,五寨基础设施落后、医疗水平差,加之地理位置偏僻,距离省城太原250余公里,农民看病难、看病贵表现得尤为突出。”

村民在乡卫生院中医馆接受牵引治疗。孙瑞生摄

在五寨挂职副县长已两年半的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干部董云龙表示,针对五寨特殊的县情,发挥中医药管理局的优势,他们把健康扶贫和产业扶贫作为重要的突破口。

据董云龙介绍,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就对五寨进行定点扶贫,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而近几年投入更大:2018年投入引进资金1621万元,2019年投入引进资金2779万元,2020年截至9月份已投入引进资金2850万元。

这些资金对于五寨这个国家级贫困县来讲,犹如雪中送炭。据五寨县医疗集团党委书记、院长管振孝讲,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支持下,这些年,五寨县的医疗卫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中国中医科学院眼科医院的对口帮扶下,五寨县人民医院眼科‘鸟枪换炮’,五六台设备目前是国内一流的,就是放在省立医院也很先进。眼科6名医护人员先后被送到北京接受了长达一个月的培训,全部免费。”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还为我们配备了两辆巡回医疗车,每辆价值100多万,可以做心电图、彩超、B超,那就是一座移动的‘医院’,定期到农村进行巡回医疗。”管振孝告诉记者。

“而这些年受益最大的还是县中医院。”据五寨县中医院院长孙丽民讲,成立于1989年的县中医院,前些年业务逐年下滑,日子难以为继。近年来,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扶持下,业务指标稳步增长,中医特色日益突出,2019年,全院门诊量24649人次,比2018年的15663增长了57%。

“成为远近闻名的‘香饽饽’,就连周边神池、岢岚等县份的群众也来咱中医院看病。”孙丽民充满自豪地说。

据了解,2017年以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通过各种渠道为五寨县中医院引进资金1000多万,配备了彩超、心电图机、DR等一大批基本医疗设备,建立了远程会诊平台,更新了医院信息管理系统,完成了医生、护士工作站。通过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捐赠860万元,用于新建业务用房。同时还为五寨县12个乡镇医院,每个乡镇投资20万元,建设了中医馆。

来自北京望京医院、在五寨县中医院担任副院长的高坤大夫告诉记者,中医院手术室的设施可以和望京医院相媲美。

而新寨乡卫生院院长兰志强表示,中医馆的建设极大方便了村里的群众看病,在地里长期干活而导致的腰腿疼和腰肌劳损,通过针灸、刮痧、拔火罐、按摩、牵引、康复理疗等手段,大部分都能得到有效治疗。因此,中医馆在乡里很受欢迎。

“除了医疗设备,更多的是人才和技术的支持。”孙丽民介绍,从2018年5月开始,中国中医科学院向五寨县中医院派驻驻点工作医疗队,每批医疗队连续驻点半年以上,从医院管理、护理管理和心内科、肛肠科、骨伤科等医疗专科的内涵建设方面开展帮扶工作。

“截至目前,中国中医科学院已派驻医疗队3批、医疗队员15名。同时,科学院附属西苑医院、广安门医院、望京医院和眼科医院4家医院,每年共完成8到10次对我院和周连12个乡镇卫生院的专科巡回诊疗等健康扶贫活动,对全县医务工作者进行适宜技术培训。与之同时,近三年来,全县有200多名村医被送到北京接受为期一周的培训。”

孙丽民告诉记者,“长期与短期兼顾”、“组团式”的驻点医疗队,带来的不仅是五寨县医疗水平的极大提高以及当地群众治疗费用的大幅降低。更重要的是,这些来自北京的专家把先进的管理理念、安全意识、职业精神、良好医风带到了医院。同时还把健康意识、未病先防的意识传授给患者,教会他们正确的生活方式、饮食习惯。

“这些影响是隐性的、深远的,没有止境的。”孙丽民说。

如果说,近三年来,国家中医院管理局实施的“健康扶贫”解决了五寨县9万多农村人口的看病难、看病贵问题,解除了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后顾之忧。而他们在全县展开的“产业扶贫”则让无数农民的腰包鼓了起来。

“种黄芪让我尝到了挣钱的滋味。”

10月17日,同样是在五寨县砚城镇中所村,60岁的农民张有文和记者说了掏心窝子的话:“过去种土豆和玉米,累死累活,就是没钱花,一亩地最多收入1000元,2017年改种黄芪,三亩六分地,就收入过万,让我一下子脱了贫。”

找到挣钱门道的张有文,2018年扩大黄芪种植面积,一次种了8亩多,收入近3万。如今有了点积蓄的他购买设备,从事胡麻油加工,当年的贫困户摇身一变,成为村里的致富模范。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干部董云龙(左二)在五寨县黄芪规范化种植基地指导工作。摄于2019年6月

而和张有文有着相似经历的吴万生是五寨县胡会乡东坪村人,10月18日上午,在晋西北中药健康产业孵化园内的仓库内,70岁的吴万生拍着胸脯说:“现在我家的日子越过越好,去年光靠种植黄芪就挣了4万元。”

五寨县地处晋西北高原丘陵区,在中药材种植上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同时也有着丰富的野生中药材资源。多年来,虽然当地一些农民利用农闲时节上山采药或小规模种植中药材,有一定收入,但毕竟是小打小闹。

2018年5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干部董云龙来五寨挂职后,经过深入调研发现,五寨中药材种植存在“三非两短”,即:非地而种、非时而种、非技而种,而且基础设施短缺、产业链短小,因此难成气候。

“所以我们发展五寨中医药产业,要注重规模化、标准化种植,要注重道地种植,打造完整产业链,打造区域品牌。”

董云龙告诉记者,近年来,在中医药管理局的指导下,依托当地芦芽山具有药用价值的300多种菌类、植物类、动物类、矿物类等资源优势,五寨县规划了中药材种子种苗繁育基地、芦芽山野生中药材驯化种植示范基地、黄芪标准化种植示范基地。

五寨黄芪标准化种植示范基地。孙瑞生摄

“截至2019年底,五寨县中药材种植面积从2016年的1.8万亩扩大到目前的5万亩。全县有6000多人从事中药材生产,其中贫困人口2221人,每亩纯收入可达1800元以上,中药材产业扶贫效益凸显。”董云龙说。

虽然种植面积增加,但像吴万生一样,只要质量过关,种植户们并不担心销路。在晋西北中药健康产业孵化园,多家中医药企业和合作社齐聚于此。董云龙介绍,孵化园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按照“将五寨县建成中药材产业扶贫示范区”目标,由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资助投资900万建成,项目包括中药材初加工车间、周转库、库房、展览馆等,为企业和种植户提供种植指导、加工、储存、销售、追溯管理、集中展示、技术培训、品牌宣传等公共服务。

晋西北中药健康产业孵化园。孙瑞生摄

“目前已有3个企业和7个合作社入驻,孵化功能已初步显现。孵化园中药材年初加工及储藏能力2000吨,每年可消化1万亩中药材。”董云龙说。

在孵化园内,记者看到,占地35亩的开阔园区内,配备了中药材晾晒场、初加工车间、中转库和商品库。

“再过几天就是黄芪收货的日子了,到那时我们收上来的黄芪可以摆满整个仓库,一直堆到大门外。”五寨县道地中药材农民专业合作社社长刘俊希说,去年收获的黄芪都已经卖空了,还留了一点放在库里。

当地农民在产业孵化园仓房内分拣黄芪药材。孙瑞生摄

“以前农民没有场地,不善存贮,收来的黄芪露天堆放,辛苦收获的黄芪有一大半发霉变质,现在放心了,有这么好的设备和仓库,黄芪一定能卖上好价钱。”

刘俊希还兴致勃勃地告诉记者,借助孵化园,2019年五寨县道地中药材农民专业合作社仅人工种植黄芪的产值就达到了900多万元。

目前,依托五寨县道地药材种植基础,中国中药山西华邈药业饮片产业园已开工建设,将建成年产1000吨生产饮片能力的车间。预计在2021年10月份之前通过良好生产规范(GMP)认证开始投入生产。

山西华邈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马明丽告诉记者:“饮片车间建成后,将形成完整中药材产业链,提高中药产业产值,增加农民收入和政府税收,吸纳劳动力就业。”

“目前我们已与4家中药企业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多家大型中医医院在我县建设定制药园。下一步我们将继续拓宽销售渠道,发展电子商务,免除种植户的后顾之忧。”董云龙表示。

2020年是脱贫攻坚的关键之年。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4月,五寨县正式脱贫摘帽。

“五寨能够提前脱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功不可没。”五寨县委书记张宇光坦言。

让中医文化走进校园,五寨县思源小学学生自办的“中医文展”。孙瑞生摄

从”健康扶贫”到“产业扶贫”,五寨在脱贫攻坚的征程上趟出了一条新路,交上了完满答卷,积累了丰富经验。

“中医药产业内涵丰富、潜力巨大,除了山西政府力推的‘山西药茶’,还可以开发中药饮品食品、中医药健康旅游等,未来可期。”

挂职即将结束的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干部董云龙最后向记者发自内心地讲,人生多过客,期待再相逢。他们圆满完成在五寨的扶贫工作后,终有告别五寨的一天。但他坚信,人即使走了,茶绝不会凉,他们留给五寨的中医药产业和中医药文化将薪火相传,绵延不绝,造福子孙后代。

关于作者:孙瑞生,中国日报山西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山西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