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云超  >>  正文
邢云超:美国大选是美民主政治负资产
邢云超
2020年11月19日

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创造了选举史上多项第一,开了西方民主政治之先河。国际社会目睹花费最高、参与最多、赌盘最大、搏击最凶悍、甚至民调和预测专家最尴尬的大选过程;大选给美国乃至全球培育更复杂、更矛盾和更难预测的国家及地区关系萌芽。有政治学者认为,无论结果如何,有一件事最清楚不过,那就是美国政权在政治、公共事务和道德方面正在急剧衰退;学界亦认同此次选举是在冠病疫情依然肆虐、地区矛盾、种族歧视及宗教斗争不断深化背景下进行的一场充满欺骗、仇视甚至暴力的一场闹剧,让世人全过程见证了美国民主自由的自私、虚伪、荒谬和最缺乏民主精神的无底线争斗,令美国选举生态蒙蔽尘垢,也给西方民主政治制造了负资产。

美国自诩的全球最科学最先进的政治制度和民主机制未老先衰,濒临崩溃临界点,因此正在经历历史大潮无情荡涤。美国是在广袤无际、分散多元的殖民地域上最早实行民主制度的国家,其宪法体系在时代呼唤下并没做出及时相关回应,也没有纠正和完善在民主国家中最常见的预防选举失败之机制。专家认为美国选举体系为地方政府与州的混杂组成,相形较先进和经过强化制衡的宪法条款的民主国家,美国选举管理体系不符合当代民主标准,其民主制度不仅匮乏对行政腐败的全国性制衡而且缺失选举诚信的统一保障,甚至连最高法院提名也趋于政治化。

美两党先前是竞争对手,如今却你死我活,势不两立。社交媒体的崛起,政客与民众的近距离接触,某种程度上边缘化了传统大媒体对舆论的主导,引致各种民调和预测失灵。“纽约时报”吐槽选举事件过于DRAMA(喜剧)。澳大利亚罗伊研究所认为,新冠已让美国不对劲,而选举更加不对劲;在伊朗、阿富汗等国,人人驻足关注蓝绿,感受难得追剧快感;尼日利亚分析人士总结非洲观感时称,没有第二个国家能写出这样的剧本,这纯粹就是娱乐。美国大选实况堪比百年一遇国际赛事,不分地区与时差争分夺秒招惹全球目光。

特朗普团队谴责媒体是人民公敌,呼吁逮捕政治对手。有国际观察团(OSCE)在报告中批评特朗普破坏公信、亵渎法制民主、玷污选举制度。选举公正性因选民受制经受挑战,直接或间接造成国内外对美国民主自由的质疑和对选举制度的担忧。11月7日,特朗普连发4推特,怒批“开票舞弊”。其支持者聚集凤凰城和底特律计票中心外指控民主党选举欺诈。长期受特朗普反科学洗脑,其支持者行无章法,刚愎自用,扬言不许拜登窃取特朗普总统宝座。屯枪屯粮、纵火哄抢、贼喊捉贼和互相厮杀,让网友大跌眼镜。特朗普选情不利,其宗教顾问竟然还搞起被称为“黑暗法术”宗教仪式。

大选一波三折,英媒指盟国何时祝贺成难题。拜登入主白宫差六票,特朗普求助法院,重蹈20年前覆辙,做美式民主最坏示范。“中国时报”指出,重计票拼翻盘,美大选史上挂蛋。川普提前诉讼,党内都看不下去。若打成司法战,恐输掉民主金字招牌。有媒体称,特朗普律师团队发起诉讼挑战,在多州亮出组合拳,冀“走后门”入主白宫;拜登团队反对特朗普入稟法院并发推捍卫和保护每一张选票。美国三权分立决定了司法权与总统权力的制衡,有观察家认为特朗普选前火速任命大法官巴雷特进入最高法院已为其后选举时代刻上烙印。若在位总统败选又不肯服输走出白宫,专家担心会否涉及报复和突击性行政决策,甚至由此引致地区事端,令美国长期以来最自以为是的宪政传统遭遇挑战和毁于一旦。

美式民主某种意义上已转化为”相互否决机制“。双方既互不相让又互不认可,为政策可持续带来挑战也为暴力选举铺就温床。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冀就职首日迅速签署行政命令,推翻特朗普逾100项政策;从内战后的林肯到20世纪肯尼迪,刺杀事件皆与“民主强制”和社会撕裂不无关联。美国历史虽不甚久长却视其民主为典范执意全球推销,干涉别国内政,胁迫他国选边,推诿国际责任,卸载大国担当。美国优先和单边主义过往四年在免税减税政策、企业回流及科技进步虽表现尚好,但特朗普改变美国人灵魂和“政治叙事”的同时,一意孤行为国际秩序洗牌并冲击全球民主。美退出“巴黎协定”与“伊核协议”、和欧洲在经贸、政治和军事貌合神离,与中国从贸易战打到科技战,限制和拦截俄罗斯军火及能源输出,热衷于肢解国际组织,打破旧有秩序,然而无心也无力建立一个新格局。

社会动荡致使市场波动。多家金融机构认为,资本市场近期暗藏漩涡。神殿宏观经济分析师说,随着冠病人数急剧上升及大选权力移交的过度,美股市未来几个月会大幅下跌。香港“明报”报道,大选争议阴霾笼罩,民主韧度接受考验。“中国时报”及“联合报”称,测试民主底线,恐爆宪政危机,美国民主输了这场选战。“纽约时报”5日专栏文章忧心仲仲,美国正在成为失败国家。6日彭博社援引美国政治风险专家伊恩-布雷默的话说,“美国例外论”正在消亡,世界上没有国家像我们的体系那样运行。第一地平线首席经济学家克里斯认为,不管谁入主白宫都将是一个分裂的政府。美国选举机制已走偏,政治制度被侵蚀,连民调原有模型也被抛弃。

不管社会撕裂下的美国左转还是右转,国际社会普遍认同,谁当选总统都是美国的失败。国内固化的阶级矛盾、刻骨的民族仇恨以及复杂的国际关系都会让新政府焦头烂额。美巴克内尔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教授朱志群说,此次大选决定美国未来走向。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杨希语认为,此大选说明美国正面临历史上自南北战争和大萧条时期之后第三次社会转型。选举结果能否被尊重、选举规则是否要废除,是对总统选举法律结构的挑战,甚至有导致宪政危机、摧毁现行民主制度危险。在学术文献及相关著述中,批评美国选举制度严重弱化民主政治的声音有增无减,选举中内在矛盾正威胁着现代民主选举制度合法性。美国特色是自由理想与现实体制之张力。一旦张力消弭,美利坚合众国则不复存在。

与笃信“极限施压”的特朗普团队不同,拜登身边多为自由派知识分子政策顾问。拜登承诺团结治愈美国,赢回国际尊重。拜登曾在“外交事务”3/4期刊文“为何美国必须再次领导世界:特朗普之后拯救美国外交政策”中提出,作为总统,我将立即采取措施恢复美国民主和联盟。民主和自由主义战胜了法西斯主义和独裁统治创造了这个世界。但这场比赛不仅是对我们过去的定义,它也将决定我们的未来。为此,我将果断更新我们的核心价值观,不违反程序情况下执行美国法律,还要争取达成宪法修正案解决狭隘、利己以及等级腐败。此外,我还将提出一项法案,加强对试图影响联邦、州或地方选举的政府禁令,堵住破坏我们民主的漏洞。

有学者称,经历了两百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像是颇具观赏性及娱乐性的马戏翻版。伴随工业革命兴盛,民主制度释放出日渐放大的个人主义能量但并没有为民主制度的“个体”与“社会”二元对立提供相对综合之可能,其标榜的人手一票全民参与亦并未必兑现。第四届总统选举肇始,党派一直攻击谩骂,操纵金钱政治交易。民主属于社会、文化和伦理上的生活实践而非纯粹政治概念。卢梭“社会契约论”中的强力转化为权利、实现社会稳定的统治法则事实上从未得以践行。历史上并没有绝对完美的政治制度,然而,美国选举制度与民主原则间深刻矛盾和激烈冲突已成事实。通过结构改造和机制更新或将有可能实现其表里不一,从而避免旧壶装新酒,名实不相符。

智库专家,社会学学者,英语语言文学教授,现居香港。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