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云超  >>  正文
邢云超:中央经济会议述评——把握时代脉动疏通发展筋络
邢云超
2021年01月13日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日前在北京京西宾馆召开。由于处于特殊历史背景、国际关系和全球疫情诸多因素累加关键节点,因之,人们对于不足三天的年度闭门会议格外关注。立足两个一百年交叉口,2021年经济政策走向及相关经济部署和任务分配如今经纬分明。相形1929年经济大萧条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全球环境,以需求萎缩和供给断流为特征的世纪性重大冲击下,国家高层如何把握时代脉动疏通经济筋络成为看点。

专家认为此次会议政治内涵丰富,新形势新业态特点凸显。从中国率先复工复产、经济运行常态化、全年经济总量突破百万亿,到外资外贸逆势增长、确立经济格局“双循环”并成功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中国之治”在“西方之乱”比对下,政策自信和制度创新达到新高度。以人民币自由兑换为基础的国际化进程十四五期间或迎来最佳时机。中国数字货币实践走在世界前列,从技术上为人民币跨境支付提供了可行性,央行数字货币正成为全球央行和金融市场竞争制高点。

在重大国际事件和自然灾害面前国家体制和中央权威相得益彰。以人为本、科学决策、果断执行和严密评估的治理理念2020年已充分体现并将于2021年一脉相承。大国博弈日趋激烈,国际治理体系及规则主导权加速演变。在新一轮技术革命浪潮中和构建新发展格局方向上,强化战略科技力量为主旋律的8大任务,发挥国家作为重大科技创新组织者作用,着力解决制约国家发展和安全的涉及人才和机制两大难题脉络清晰。在半导体集成电路等高精尖核心技术及高科企业附加值诸方面,明确将摆脱核心科技领域长期被掣肘的被动局面提上日程。

中国虽然是制造业第一大国,但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偏低,仍处于全球中低端区位。产业链中断和外移风险加大,所以需要进一步强化产业链供应链自控能力以保障产业甚至国家总体安全。在全球疫情不可预知国际政治极不确定背景下,客观评估经济态势、理性定位发展格局、高速度推进、高质量引领新发展势之所趋。制造业投资构建新的经济增长极,打造双循环模式下的内外雁行阵势亦难以避免。服务业更多转向生产性,通过向专业化和价值链高端延伸促进全要素生产率快速提升。

投资和消费是中国经济复苏基础。虽有诸多因素制约,2021年依然可望取得骄人成就。新加坡亚洲新闻网24日认为,中国是唯一疫情中复苏的G20 经济体,依如10年前许多国家经济衰退挣扎状态下做出贡献那样,中国既保持宏观政策及人民币汇率稳定性又深化改革、扩大开放,以“韧性”成长对全球经济做出贡献。有俄媒指出,世界主要经济体需要像08年那样共同努力缓解地缘政治竞争。亚洲国家正从中国经济中受益,冀全球处于龙头地位的中国助力世界快速走出低谷。

中央经济会议就发展中出现新问题新情况提出新要求并对症下药施之以策。“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对互联网企业凭借资本高额补贴而实现垄断的机制予以制约,一窝蜂经营高风险高回报的科技投资未必再产生“绵羊效应”;保障平台经济领域多边市场动态竞争,跨界竞争及维护消费者权益的同时,金融创新和金融科技必须在审慎监管前提下运行,对政策盲区和政策宽容度予以调整。国家对互联网巨头采取严厉约束和重塑监管权威已成事实。

12月22日市场监管总局召开规范社区团购秩序行政指导会,要求包括参会的阿里、腾讯、京东、美团、拼多多及滴滴6家互联网企业严格遵守“九不得”,不可滥用自主定价权和利用数据优势“杀熟”。推动市场化法制化数字化协同创新监管,优化“事前合规,事中审查和事后执法”全链条监管,支持平台企业创新发展,厘清垄断边界,增加社会责任,将活泼有序监管体系及平台经济生态圈构建载入日程,快速提高数字经济行业整体国际竞争力。

正如会议所指,反垄断和不正当竞争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动力。因此,市场巨头必须顺应历史潮流,承担社会义务和历史责任。净化市场,完善竞争机制,助推产业规划和实体经济中长期发展新蓝图之决心充分彰显。在现实国情和全球发展趋势下,新一轮科技革命特别是数字技术带来的反垄断斗争进入新通道。学界认为,行政措施可以药到病除。长远视之,相关法律则呼之欲出。

欧盟针对GOOGLE、APPLE、FACEBOOK及AMAZON等硅谷巨头,去年12月15日“数字服务法案”和“数字市场法案”亦先后出笼。自法国开征数字税,英国、意大利、西班牙及奥地利等国跟进。技术变革10年一代,产业变革则大约20年。不同经济体从来没有停止过对金融寡头垄断行为的质询、规范乃至制约。无论传统行业还是互联网领域,政策工具之核心逻辑是维护市场良序和公平竞争机制从而避免科技创新基因和市场运行规则受损,避免消费者权益及互联网创新因之短命。

从会议通稿看,除重墨国家制度优势、政府科学决策及果断因应国内外形势创造性化险为夷外,基建和地产、金融和信贷风险以及粮食能源安全旧题新提,暗示政策超年度跨周期特点。2021年宽松宏观政策“保持对经济恢复必要支持力度”和“不急转弯”间接表明后疫情刺激手段和扩张规模将稳步有序退出,而高频率“自主”二字则凸显内循环及需求侧内转新航标。专家解读此举为贯穿“十四五”之重要安排,亦会形成中长期经济战略主基调。

从历史视角纵观全球格局,虽多极化曙光在望,但大国竞争节奏加快,地缘政治博弈并无消弭迹象。2020年中国经济虽实现了V型反转,2021年经济亦大概率回归常态,甚至有望重拾2019年经济增长率6.1%现象或更高,但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或将涉及“高和低”双维度考量。准确把握新时期全球经济脉动,分解国内长期制约经济增长的结构性问题,加快疏通体制机制阻瘴,令诸要素全方位自由流动从而优化配置释放社会活力,实现经济更高水平的动态平衡。

新年伊始,供给侧结构性和需求侧改革优化了市场环境亦催生了新的预期,纵深了“放管服”力度,在繁杂纷乱的全球经济形势下,摸到经济与资本运行的脉动,疏通了经济筋络,解除了不适应新经济发展病灶。冠病疫情以来,在各经济体救助纾困、量化宽松政策及各国高债务率和高财政赤字率对财政政策制约背景下,人民币汇率得以上扬而美元走弱趋势未改。历经7年共35轮谈判的中欧投资协定的签署,既间接调校了中美贸易走向,又改善了中国外贸出口环境,为2021年维持国家宏观政策连续性奠定了基础亦为激活全球经济提供了前提。

智库专家,社会学学者,英语语言文学教授,现居香港。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