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天下  >>  正文
洪炳君:青春畅想
说天下
2021年02月13日

岁月流景,如水华年。时光总是比想象中走的更快,转眼站到了2021辛丑年的门口。迎着扑面来的暖风,望着湛蓝的天空,游弋的白云,仿佛曼妙的诗篇,轻灵的序曲,奇异的风景在向我招手。我不再感叹岁月的老去,年轮的增多,人生的无奈。于是,我振奋精神,想起了天地的青春,人生的青春,祖国的青春。

青春,一个多么美好、鲜活、芬芳、诱人的字眼。

青春,是什么?它到底在哪里?

青春,是从东海之滨,泰山之巅,猛然苏醒了的,喷薄而出的,浑身透着金光的那轮朝日。

青春,是那清波荡漾的菏塘里亭亭玉立的,硕硕的,油油的荷叶里的,那颗晶莹的露珠。

青春,是那一堵堵矮墙旮旯里,睁开惺忪睡眼,探出头来,喜出望外的小草。

青春,是喜马拉雅山峭壁上,那朵怒放的洁白雪莲;是南海惊涛拍岸,卷起的千堆雪;是吐鲁番葡萄园里,那串青青的、涩涩的葡萄;是卧龙自然保护区里,那窜出泥土的尖尖竹笋。

青春,是婚房里,穿着唐装的父亲,怯怯地掀起大红盖头的母亲的嫣然一笑。

青春,是婴儿从母亲淌着豆大汗珠的脸上,火热的胸膛中,粉色的玫瑰门里跳跃而出的第一声啼哭。

青春,是母亲弓着身子与父亲推拉着那笨重的铁犁,在悠长的田地里,翻开那油黑的第一墒死硬的泥土。

青春,是青藏高原千年冰雪,消融滴下的,汇集而成的,三江源头的涓涓细流。

青春,是1921年7月1日,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的那栋石库门小楼、嘉兴湖上的那艘红船:是1927年8月1日,我党领导的人民武装,在子夜时分的南昌街头,打响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是1935年1月,我党生死攸关时刻,在遵义会议上确立毛泽东领导地位时,王稼祥郑重投下的那“关键一票”;是1938年5月,延安窑洞里,煤油灯下,毛泽东撰写《论持久战》那如橼的巨笔;是1938年秋天,冼星海那气势恢宏的,黄河大合唱的第一个音符;是1949年10月1日,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昭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的洪钟大吕;是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为祖国”的铿锵脚步;是1978年12月18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改革开放的浩荡春风;是2012年11月8日,党的十八大上,总书记为我们擘画的社会主义新时代宏伟蓝图的第一笔。

青春,更是伟大中华民族源远流长,永不枯竭,亘古不变,生生不息的,奔腾着的滚滚血脉。

青春,就在我们伟大祖国的、英雄的、壮阔的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

青春,就在立春日的,风儿变暖了的,阳光明丽了的第一个早晨。

青春,就在苦苦跋涉的,布满荆棘的,开满鲜花的,望不见尽头的路上。

青春,就在你们、我们、他们,14亿中国人民的火热生活里。

青春,就在我们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拼搏奋斗中。

让我们的青春,融合在大地泥土的味蕾中,描绘在金色的收成上。

让我们的青春,写在科技论文的词语中,长在大国工匠手中的老茧上。

让我们的青春,象蜜蜂一样,蛰伏在五彩缤纷的花蕊,甜蜜在亿万学生的心头上。

让我们的青春,与战车并进,同战士呐喊,在剑锋上闪光。

让我们的青春,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

让我们的青春,和着共和国的青春一起,共鸣、起舞、恣肆、飞翔!

(写于2020年除夕)

(作者:洪炳君,《固安县志》《固安年鉴》主编,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文学作品集《多彩人生》《心语》《固安儿女风采录》等)

 

【责任编辑:许聃】
天下专栏百家争鸣,直击你最关心的话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