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炜光  >>  正文
21世纪西行漫记(十一)—— 新疆棉花的谎言与梦想
冯炜光
2021年09月22日
现时新疆棉花田机械化、无人化的程度之高超乎想象。(作者供图)

笔者之所以到新疆,是因为棉花,有留意时事的朋友,当然知道笔者在说什么;故当内地朋友说可以到库尔勒看棉花田运作时,笔者备感兴奋。

到了库尔勒才知道,棉花田其实是在40多公里以外的尉犁县(但以新疆人的概念,两地等同「同城」)。得到当地极飞农业的郑总裁安排,笔者在尉犁见到用无人机喷洒的棉花田。极飞农业的初心是为我国农业的数字化、精准化及智慧化作贡献。据郑总介绍,自2015年把无人机业务转型至农业以来,光是在新疆便有逾1500万亩棉花田,在用极飞的各种型号无人机作喷洒,占全疆3700万亩棉田逾40%,还未计其他品牌的无人机也在新疆作业。所以西方媒体说什么「强迫劳动」、「血汗棉花」根本是胡扯,现时新疆棉花田机械化、无人化的程度之高,超乎你想象。郑总的公司更在进行只以2位年轻人来管理3000亩棉田的试验。

棉花田使用无人机喷洒作业,高效快捷。(作者供图)

说到年轻人,郑总他们公司有1500位员工,是来自五湖四海及各种院校毕业的年轻人,他们公司的宗旨是要「种田像游戏一样简单」,故公司展览厅也是以游戏机键盘来显示该公司的农业科技。自2015年以来,极飞的农业技术与产品服务了超过1000万农户、7.8亿亩次(在一亩地上以无人机喷晒一次便算一亩次)、遍及42个国家和地区,其新疆公司更被国家工信部授予「100强企业」及荣获「中国民航唯一许可的农业无人机管理系统」。郑总强调,他们公司便是要吸引年轻人一起来追梦,追逐「中国农业智慧化」的梦,这样年轻人才会认为在做有价值、有意义的事,而不光是一份工作。

笔者与极飞农业公司两位负责研发的年轻人。(作者供图)

午饭时郑总安排了他们公司两位负责研发的年轻人陪伴笔者,他们都是1992年出生的「90后」。穿黑衣服的年轻人,其父母1980年代从河南来到新疆;穿浅色衣服的则是来自湖南,在新疆唸大学、读研究生及工作,迄今已有11年。他们都不是尉犁本地人,湖南的那一位更是不远万里来新疆打拼逐梦,令人动容,更令香港那些连深圳河也不愿跨过的「黄丝」年轻人汗颜。

午饭后,笔者跟随极飞公司一位分销商到另一块棉田去实地观看。操控无人机的「飞手」是一名30出头的维吾尔族青年,他透过手机APP把飞行路线设定好,偌大的无人机便起飞,起飞时尘土飞扬,人也要退避到安全位置,然后便是全自动化操作。维族青年甚至以手机来接打电话、发微信,完全不用再理会无人机。完成指定操作后,无人机便自动返航降落至原点,其简单程度,胜过我「儿子」(笔者多次提及的航拍无人机)。

了解完新疆棉花田的运作后,郑总安排笔者造访在37公里外的罗布人村寨。笔者到达时已是黄昏,在夕阳掩映下,塔里木河、胡杨林及沙漠浑然成一,异常壮观。村寨里生活着好几位百岁以上的罗布族老人,他们精神矍铄,坐在传统罗布人的卧榻上以手工刨胡杨木制作木器。笔者见都是百岁老人亲自造的,且写上名字和日期,售价才50元人民币。笔者便买了一份,以便速递给在香港的母亲,希望84岁的她也能长命过百岁。笔者微信扫码付钱后(是的,内地连百岁老人也用电子支付了,不会收现金),那位百岁老人很高兴,要和笔者拿着作品合照,还拉上在旁边和他以罗布方言聊天的另一位老人。

在夕阳掩映下,塔里木河、胡杨林及沙漠浑然成一,异常壮观。(作者供图)

卖出作品的老人以普通话告诉笔者,他105岁,他的好友是107岁。笔者和他们一起合照,加起来近300岁,甚有意思!105年前是什么概念,那是1916年,连「五四运动」也未爆发呢﹗107岁更夸张,那是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那一年。搂着两位过百岁老人,笔者像在「捉摸」歴史,两位老人双目炯炯有神,笑容可掬;这样的长寿绝不是数字而已,而是真正的健康长寿。笔者一面默祷母亲能健康长命过百岁,也希望笔者自己能像他们二老一样健康地活过百岁,见证我国第二个百年(建国一百年)。是否罗布人村的水土和附近的尉犁棉花有此长寿奇效,笔者不得而知;有兴趣的读者不妨来这村寨,访长者、游沙漠、看棉田、观星空,一定能体验真正的「心旷神怡」,而不是香港那位霸道大地产商的胡扯。

搂着两位百岁老人,笔者像在「捉摸」历史。(作者供图)

走笔至此,就此打住,笔者也要思考一下,下一站该去新疆哪里?不知熟悉新疆地理的读者,有何建议?

【责任编辑:许聃】
香港时评人,曾任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新闻统筹专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