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应森  >>  正文
杨应森: 粤东守海人——广东省汕头市海防民兵剪影
杨应森
2021年11月02日

(远眺浩瀚美丽的南海宝岛。杨应森 摄)

秋高气爽,碧海浪静。

走进广东省汕头警备区,听到我要采访“学党史、守初心、担使命”活动的来意,中共汕头市委常委、警备区政委张宏俊笑着说:“我们去海岛哨所,听听大家怎么说。”

海岛女民兵

距汕头11.8海里、由37个岛屿组成的南澳岛,位居闽、粤、台三省交界海面,处于厦门、高雄、香港三大港口城市的中心,濒临西太平洋国际主航线。

1958年底,南澳岛荖园村12名渔家女组成南澳岛女子民兵炮班,成为第一代南澳海岛女民兵。1960年,炮班在原广州军区民兵射击比赛中夺魁,被誉为“女神炮班”。

  (图为第一代南澳海岛女民兵训练场面。资料)

时任南澳县委常委、人武部政委王强陪我来到南澳抗日纪念馆,正遇上南澳县女子民兵连的新战士入队宣誓。王强政委对我说,多年以来,新入队的女民兵都要在烈士纪念碑前举拳宣誓、唱响女民兵连歌,“不忘备战,守岛卫国。”

(图为南澳县女子民兵连新战士入队宣誓仪式。陈建文 摄)

南澳岛四面环海,是广东省唯一海岛县;随着经济发展需要和更好地方便岛民来往于大陆,2015年,汕头市政府在澄海区莱芜围建成了与南澳县连接、全长12公里的跨海通道南澳大桥。女子民兵连连长林凯燕告诉我:“一旦战争来临,南澳大桥是重要防护目标。我们的任务就是,平时海上巡逻和侦测,战时驾船护桥、运送物资。”

在烈士纪念碑前,我遇见了女民兵、革命烈士蔡盖清的外孙女蔡玉冰。  

(图为王强政委在给女民兵们讲述抗日英雄故事。陈建文 摄)

1930年,在南澳岛从事革命活动的共产党员蔡盖清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杀害,牺牲时年仅23岁。

蔡玉冰对我说,她听妈妈说起外祖父的故事,当即就报名参加了女子民兵连。“我要继承外祖父的遗志,保护我们来之不易的好日子。”

南澳岛山青海蓝,森林覆盖率、林木绿化率均达到72%,是全国唯一的全岛域国家级旅游景区,黄花山森林公园是全国唯一的海岛国家森林公园。南澳县人武部部长张恒说,“守护好南澳岛的青山绿水,是女子民兵连的重要任务和职责。”

林凯燕说,南澳女子民兵连组建了无人机分队,借助红外热成像和精准方位引导技术对山林进行全方位实时监控,“我们经常顶着七八级以上的海风操控无人机,发现可疑的火情点,就在目标区域上方悬停,引导现场施救。”

“发现火情,无人机起飞!”随着一声令下,多架无人机迅速起飞。打头阵的无人机执行侦察,紧随的无人机对可疑区域进行红外热成像扫描……

 (图为女民兵们与作者座谈。张进盛 摄)

林凯燕告诉我,“全连的女民兵都拥有大专以上学历,还有几位‘海归’。”

女民兵朱曼群、黄秀丽是妯娌军嫂,在公公、婆婆和丈夫的支持下,妯娌俩相约报名参加了女子民兵连。“我们既然生活在海岛,又都是军人家属,当然要为守岛尽责尽力。”

俩妯娌军嫂笑了:“我们要让军营里的丈夫知道,巾帼不让须眉。”

2019年,汕头警备区组织全市“精武民兵”比武,南澳女子民兵连勇夺无人机侦察和医疗救护两个单项第一。

(图为王强政委及作者等与女兵连战士合影。张进盛 摄)

汕头王继才

“你采访过守岛32年的‘人民楷模’王继才,我今天带你去见见汕头的王继才。”张宏俊政委又笑着对我说。

张宏俊政委所说的“汕头的王继才”,是广东省尖山海防民兵哨所哨长。

1996年退伍的郑燕武,2005年开始走上海防哨位。

(图为民兵哨所哨长郑燕武。陈建文 摄)

尖山三面环海,虽说海拔不高,但山崖陡峭,尖山海防民兵哨所就耸立在半山腰。郑燕武将我带进哨所,笑着对我说,“这里就是我的家。”

我问郑燕武:“你把哨所当作家,家里人就没有怨言?”

“起先当然有,少不了抱怨和争吵。特别是遇上刮台风,女儿看到别人家孩子的爸爸都在家陪伴,自己的爸爸却在山上的哨所,满脸不高兴。”郑燕武笑了笑,“过去了这么多年,家里人现在也习惯了、理解了,对我站哨守海给予了最大的支持。”

(图为郑燕武在‘家’整理内务。陈建文 摄)

由于台风“圆规”来袭,汕头刚刚经历了狂风暴雨。郑燕武说,越是台风暴雨天气,“哨所越是责任重大,我们也越是不能马虎。”

郑燕武在尖山哨所守哨整整17年,每一次台风来袭或暴雨天气、山林火灾,他从未离开过哨位。

17年间,郑燕武不仅要面对狂风暴雨、山林火灾,还要面对社会上的各种诱惑。有人希望他能给予在哨所海边停靠走私船提供方便,也有人请求他能给予在哨所范围内周边租房制假提供便利,但都被他严辞拒绝。

(图为哨员在哨所观察海面动态。陈建文 摄)

这个在部队服役期间多次立功受奖的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士兵告诉我,“虽然离开了部队,但部队的传统和作风不能丢,我始终记得,自己还是一个兵,一名共产党员。”

郑燕武在哨17年,送走了17批、上百名哨兵,培养了几十名预备党员。这些守海人离开哨所后,都走上了不同的工作岗位。

郑燕武告诉我:“他们个个都是好样的。”

下了尖山,我们又来到与南澳岛隔海相望的粤东哨所。

(图为预定新兵正在进行服役前训练。蔡丽嫦 摄)

走进哨所,只见澄海区委常委、人武部政委张炎坤正顶着烈日,带领100多名新兵在进行队列操练。他对我说,现在每年新兵服役前都必须进行军事训练,以确保完成兵员素质和任务。在旁的人武部部长孙启虎高兴地向我介绍,近年来澄海区人武部坚持“新兵”、“民兵”两肩挑、两手抓,在“两兵”工作中取得了一些成效。特别是在汕头警备区党委坚强领导下,去年新列装某新型高炮的民兵分队,在不到一年内便初步形成了有效战斗力。

(图为人武部请来理发师为新兵们美容。蔡丽嫦 摄)

孙启虎说,今年7月份,在警备区司令员乔智强全程跟进并亲自指挥下,澄海民兵防空分队全体指战员带着装备不辞辛劳远赴千里之外,参加了广东省民兵军事项目大汇操演练;在演练中,官兵们顶高温、冒酷暑、抗风雨,克服了在极其复杂恶劣环境下的种种困难,团结一致,结果夺得了实弹命中靶机3发的优秀成绩。

乔智强司令员说,就是要通过演训来提高、打造出一支随时“拉得出、用得上、打得中”的防空神箭。

(图为澄海民兵防空分队参赛归来时合影。蔡丽嫦 摄)

看着哨所里的这些海防民兵,我想,“他们个个都是好样的,他们都是汕头的王继才。”

马耳角小道

汕头达濠半岛东南的突出部位,马耳角哨所。

晨曦微露,海轮笛鸣,马耳角哨所民兵沿着海岸线迂回曲折的守防小道,开始踏上一天的巡防警戒之路。

(图为马耳角哨所民兵在巡防。陈建文 摄)

马耳角建有有着粤东综合性外海深水港区。

商港繁忙,汽笛声声。处于国际黄金航道的汕头海域时有出现走私船。哨所不仅要观察监测海、空,还要配合武警、海关打击走私活动。

在老哨长陈林辉的印象中,不知有多少人跑到哨所“打招呼”,并承诺凌晨装卸走私物品,只要哨兵睁只眼闭只眼,必有重谢。

但是,马耳角海防民兵哨所的守海人,一次次严辞拒绝。

(夕阳西下,哨兵们行走在巡防线上。陈建文 摄)

哨所的民兵虽说家都在本地,但一年也难得回一趟家,逢年过节都坚守在岗位上,恋爱中的年轻人想见女朋友一面都很难。

今年28岁的林锴春退伍后担任了哨长。他告诉我,他的女朋友是濠江区的一名教师,他俩几个月能见上一面,只能靠手机联络感情。他嘿嘿一笑,“不过女朋友非常理解我的选择,从来没有半句怨言。”

(图为哨所民兵又出发巡防。陈建文 摄)

走进哨所荣誉史馆,我看到了马耳角哨所的光荣史。

1978年夏夜,哨所民兵在夜幕里擒住了企图偷渡的犯罪分子;2008年的一个风雨之夜,海浪滔天,哨所民兵在雷达屏幕发现了渔船遇险的异常信号,第一时间启动应急救助预案,配合海警成功解救了遇险渔民;去年清明节傍晚,哨所民兵突然发现附近山林冒起滚滚浓烟。“山林着火了!”哨兵们一边快速报告,一边带好灭火装备赶赴火场灭火。历经6个多小时,终于与消防人员一起,将山火扑灭;副哨长李冠龙向我回忆起,他在第一次巡逻执勤,茂密的草丛中竟突然冲出了两头野猪!“尽管守海艰苦、危险,但为了国家的安全,再苦再险,我们也要在马耳角的巡海道上走下去。”

 (图为哨所民兵在进行跨濠沟训练。陈建文 摄)

黄昏日落,夕阳将南海海面染上了一层金色。

我站在马耳角哨所的瞭望台,远眺浩瀚的南海,我默默地想着郑燕武、蔡玉冰、林锴春、李冠龙这些新时代的守海人。

(图为濠江区人武政委刘淼华 <左> 、哨长陈林辉在哨所上向作者介绍情况。陈建文 摄)

的确,这些守海人个个都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有了他们,无论什么样的惊涛骇浪,都摧不垮这条祖国的钢铁海防线。

(图为美丽的南海海防线。杨应森 摄)

中国日报网特约撰稿人。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