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天下  >>  正文
五核国联合声明的意涵与未来
说天下
2022年01月13日
作者:邹治波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

2022年1月3日,中、法、俄、英、美五个核武器国家领导人发表《关于防止核战争与避免军备竞赛的联合声明》。声明确认“避免核武器国家间爆发战争和减少战略风险是我们的首要责任”,申明“核战争打不赢也打不得”,重申“不将核武器瞄准彼此或其他任何国家”,并承诺推进核裁军与防扩散。这是20多年来,五个核国家首次就核武器问题达成重要共识,特别是对核武器价值、核战争和核裁军与防扩散,取得难能可贵的重要共识和进一步承诺,在世界进入百年之变局之阶段,具有重大历史和现实意义,也预示着未来战略形势可能出现新的发展,有积极的动向,但也有消极的甚至是危险的因素,这是世人对此在欣喜之余应高度警惕和防范的。

第一,为大国战略博弈确定一个边界

自2018年以来,世界就进入大国战略博弈时代。大国博弈是以中美博弈为主线,美俄恶斗为辅线。美国将中国定位于主要战略对手,对中国进行全政府、全领域的战略打击和遏制,将俄罗斯视为安全威胁,对俄进行地缘打压和围困。近年来,美国对中国和俄罗斯的战略打击、遏制和围困持续上升,战略博弈越来越激烈,中美、美俄有逐渐向冲突和战争方向发展的趋势,这是自冷战以来所没有的出现危险态势。

中美、美俄若发生冲突和战争,就有走向核战争的巨大风险,因为一旦开战,战争走向不可预料。在现代武器超强毁伤力和全球化时代背景下,现代战争会带来全局损失和巨大痛苦,无论是领导人还是民众都难以接受,核武器的使用就变得非常现实。而一旦核大国动用核武器,即使中美或美俄发生双方的核战争,在“核捆绑”战略下,三大国都将会被迫卷入核战争,几千枚核武器的使用,足以毁灭整个人类。因此,中美俄对“避免爆发战争”和“核战争打不赢也打不得”形成共识是极其重要的,这为目前大国持续升级的战略博弈划定了一个边界。

第二,为推进防扩散顺利进行增加一个筹码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是整个国际防扩散体系的基石,是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最重要的条约之一。NPT是一个防扩散与核裁军的平衡产物,即无核国家承诺不发展拥有核武器,而核国家则承诺进行核裁军。自1995年NPT审议大会作出无限期延长后,每五年审议一次,审议无核国家的防扩散情况和核国家的核裁军进展,审议结果决定条约的延续和效力。但由于大国特别是核大国关系恶化而导致核裁军进展不利,NPT审议大会越来越难顺利推进,2015年的审议大会就以失败告终,没有发表最后文件。2020年NPT审议大会因疫情推迟到2022年,在当前核大国核裁军进展不力情况下,五核国发表关于降低核武器作用、承诺进行核裁军的声明,有利于推动NPT审议大会顺利进行。

第三,为可能的俄乌等冲突加上一个安全帽

当前,俄乌边境出现危险势态,俄乌关系高度紧张,双方都在边境部署大量军队,大有发生冲突和战争的风险。美俄已确定在2022年1月10号将进行安全问题会谈,北约-俄罗斯理事会也要举行会议,但这既是一个转机点,又是一个“破局”点。俄于2021年12月15日向美国和北约提交了战略安全保证文件,其主要内容是让北约排除进一步东扩的可能,排除在靠近俄的欧洲东部地区部署陆基中短程导弹的可能。普京表示,北约已越过“红线”,俄罗斯现已无处可退,如果美国和北约对此加以拒绝,俄将作出回应。但美国是不会答应俄要求的,让俄罗斯陷入与乌克兰的冲突进而困住俄罗斯,用代理人战争实现战略目的,始终是美国的最佳战略选择。因此,2022年俄乌直接发生冲突或俄罗斯支持的东部地区与乌克兰政府控制的西部地区进行冲突将是大概率事件。

而一旦俄乌发生冲突和战争,包括波罗的海国家、波兰在内的东欧国家会深涉其中,俄就有可能对其采取军事措施,北约就有被拖入战争的可能,核战争的风险就会急剧上升。五核国声明在一定程度上减小了俄乌冲突向核战争演进的可能,这是声明对当前局势具有的最重要的现实意义。

第四,核国家的核政策可能会调整

在全面销毁核武器之前,一个减小核战争与核威胁风险的有效办法是降低核武器在各核国家安全战略中的作用,将其限定在防御范畴,这正是中国一直坚持的核政策和核裁军立场。这次声明申明,“只要核武器继续存在,就应该服务于防御目的、慑止侵略和防止战争”,五核国首次对此进行确认、达成共识,这是极具历史意义的。这意味着,今后各核国家应该在其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政策中降低核武器的作用,对其核政策进行某种调整。比如,今年拜登政府将发表新的《核态势审议报告》,该报告可能会在降低核武器在美国安全战略中的作用方面出现进展,这是奥巴马政府所追求而未实现的目标,其他核国家也可能会仿效跟进。以此为始端,未来中国一直推动的核国家间达成“互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条约”的前景值得期待。

第五,核大国核裁军进程可能会加快

核国家核武库规模取决于其核战略的需要,在以“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为基础的核战略下,为通过首先发动核打击进而解除对方核武装的战略目标,核大国发展拥有了庞大的核武库,这也为核裁军的深入推进制造了障碍。而如果核国家真如声明那样,将核武器仅限于“防御目的、慑止侵略和防止战争”,那么,核国家在军事战略上就不再需要庞大的核武库,因为像中国那样保有“精干有效”的核武库就足够通过核反击造成对方不可承受的损失,进而实现防止核战争的目的。这可为核大国进一步大幅度削减其仍然庞大的核武库提供了可能。因此,未来在《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基础上,美俄再次谈判达成较大幅度核裁军的新条约值得期待。

第六,大国常规冲突的可能性会提高

任何事物总有其正反两个方面。声明在带来降低核武器作用、减小核战争风险、推动核裁军与防扩散等积极意义的同时,也会使大国发生常规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升高,这是声明带来的负面影响和未来可能。

既然核国家将核武器限定于防御目的,申明“核战争打不赢也打不得”,对不使用核武器、不打核战争取得共识并作出某种承诺,这就会使得核国家在冲突中对对方使用核武器的担心和戒心大大降低,这反而会使核国家对进入常规冲突和战争的心里负担减小,大国常规冲突和战争的门槛降低,也就是说大国更容易发生常规冲突和战争。而现代战争不可预料的后果及其走向,会导致核武器使用的风险上升,即常规冲突可能性的上升最终会导致核战争可能性上升,这可能是本声明“核战争打不赢也打不得”的悖论。

 

【责任编辑:黄河流】
天下专栏百家争鸣,直击你最关心的话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