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锐  >>  正文
他山异水 远赴厄瓜多尔
朱锐
2014年09月03日


去年里,借工作之机,与几位画家朋友一道远赴厄瓜多尔。他乡异貌,访问翻译之行成了一次艺术采风之旅。
拉美旖旎,心甚向往之,却因路远,久未成行,远到什么程度,那几乎是地球上遥遥相对的另一端:中国航空公司唯一“直飞”拉美的航线是从北京至巴西圣保罗,其间也不得不经停马德里加油。于是,足足三十小时后,终于飞抵基多国际机场。
16世纪大地震后,于印加城废墟上建立起来的基多,以“高原首都”名闻:海拔2800多米,和青海格尔木相差无几,因而虽临赤道仍气候温和。基多城坐拥群山,民居多白色,山腰俯瞰,万瓦鳞次,色调划一。由于地势起伏,道路也错综,驱车游览,时而顺坡俯冲直下,时而依山盘旋而上,司机和乘客都是考验。老城是基多人最引以为豪的。这里在1979年列入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历经震灾,仍保有拉美最完好的历史街区风貌。圣弗朗西斯科修道院、拉孔帕尼亚耶稣大教堂等著名建筑的华丽内饰和古朴外貌,为“基多巴洛克”注解。街巷看似无序,实则井然,趁夜攀至山腹远瞰,街灯点点,欧陆殖民遗风与印第安土著文明始终相织,别是风情。
去过基多,总要再去南部的瓜亚基尔看看。瓜市是厄国第一大城、港口经济重镇,紧扼厄全国近乎所有海运进出口货物。有别于基多,这里面海而城,地势和缓,视野开阔,城区建筑色彩明丽,街道方正齐整。滨海绿影繁花,得誉“太平洋东岸明珠”。相传最早定居于此的是一对勤劳的印第安夫妇,妻子叫瓜亚,丈夫叫基尔。后世历代遂以此名城,以为纪念。这是座大陆史不能略过的城市,1822年7月25日,南美独立先驱圣马丁与“解放者”西蒙·玻利瓦尔在此会谈,决定由后者统领各国独立斗争,完成未竟之业,多年不懈,遂成南美今日之政治版图。
至于说基多和瓜亚基尔互不待见,也不难想见:且不论今时今日两地还在为谁更有首都资格斗嘴,想当年,这个国家从“基多”——居然是“基多”!——更名“厄瓜多尔”,就是瓜亚基尔人抗议之故。瓜亚基尔人永远不会说自己是“厄瓜多尔人”,咬定基多不过是跨洋客机飞抵瓜亚基尔前的一个“停靠小站”,针锋相对的基多人则打心眼里觉得瓜亚基尔人不过是咸腥味未尽的渔民后代。尽管,瓜亚基尔人的电视始终锁定首都基多,不放过片段潮流时讯,而高原上的基多人又何尝不向往着瓜亚基尔的海滩假日、爱慕着瓜亚基尔的高挑姑娘。这出欢乐的双城记估计还会长期上演。
若论最热情奔放,眼观全球,荣归拉美人,料无异议。拉美诸民族谁能力拔头筹不知,身处拉美中心地带的厄瓜多尔必不会甘落下风。厄国65%的人口是西班牙、印第安混血,7%是西班牙后裔,3%是非洲黑人后代。如此国度,差异是最多彩的文化音符,融合是最丰厚的文化土壤。照相机镜头里总会拥进许多陌生面孔,却俨然久不谋面故友之态顾自摆起了普士。驱车途径北部某镇,顺风车搭载了一个身着民族服饰的印第安小妹,夹在一车厢胡子拉碴的中国大叔们中间唱了一路的古语歌谣,毛遂自荐就成了沿途景观讲解员。而两杯红酒下肚,向导罗茜奥大姐也会拉上你银滩月光里扭起明快热辣的萨尔萨。
热情如火,是世人对拉美的普遍认识,治安糟糕,也是世人的刻板印象。根据公共安全、正义和和平公民委员会2012年世界各大城市犯罪调查统计数据,仅以谋杀罪一项排名,全球头十大危险城市悉归拉美。厄国诸市虽未列“十大”,荷枪实弹的士兵巡逻街头也是司空见惯。与一随家族移居厄国从商的旧友闲话,惊叹比之自家服装厂被盗伙推倒半厦破墙而入,或者贼人夜半撬开天花板从天而降的,休说小偷小摸,简直不算什么。于是理解了驻厄中国石油公司为七百个油田工配了保镖逾千的无奈之举实非虚言。现如今拉美已成为中国重要战略伙伴,中资企业投资日益扩大,越来越多中国技术人员飞赴拉美,然而针对华人的抢劫袭击频发,保护海外华人财产人身安全一直是长期课题。
厄绝大部分国民赖雨林种植业、山地果木业和滨海渔业为生,整个国家工业基础几乎为零,制成品仰赖进口。欧美日韩车在市区大行其道,进口吉普和皮卡在城郊翻山越岭,“中国制造”巴士和越野近年风头正劲。旅中所见,勉强和制造业扯上关系的只有传统木船制造,目前也已开发为新兴的旅游观光项目。
离开繁华都市,隐入僻静的海边渔村、湿润的雨林小镇里,才是普罗大众的真实生活。一万美金就能在海滨永久买下大约三亩土地,然而来此置地造房、享受阳光假日的依旧是欧美人,别墅庄园旁侧的茅棚和吊脚竹楼,才是寻常渔家,而所谓寻常,仅有的“家电”无非几只照明灯泡。镇上零星几爿副食,想买包烟也是番经历。原来,这里的烟一向是一根一根卖的,阔绰地要买下整包,老板都要晃神失态,急翻库存——简直是场“大买卖”。生活困苦,依旧快乐过活,是厄瓜多尔人的哲学,也是信仰。夜幕落下,潮水褪去,晚风中踩起节拍,暖滩上扭起身段,萨尔萨舞可以从今夜摇摆到天明!事实上,白天黑夜,街头巷尾,只要有音乐,就有舞蹈,就有驻足,就有掌声和笑语。
安第斯山将厄瓜多尔一分为二:太平洋海岸明媚,亚马孙雨林蔽日。一季之中,能在印安小镇上淘到山区特色的手工羊驼毛衫裹寒,也能披荆挥汗于山谷树林;甚至一天之内,能泡在无际的温柔的太平洋里嬉戏群鱼,也能站在海拔六千多米的钦博拉索火山上独伴白雪。面积不大,人口不众,这里却最是拉美脾气秉性。神秘如此,你若驻足,也许就此忘身于异邦,你若向前,下一步或就有达尔文在龟岛上的惊世发现。斑驳而艳丽,古老而蓬勃,挥手作别,只为再会。 

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美大部 朱锐
 

【责任编辑:管理员】
国际关系观察者,拉美研究方向,供职于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