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锐  >>  正文
俄罗斯让尼加拉瓜运河再起波澜
朱锐
2014年10月08日

中国商人王靖宣称将在年底开工的尼加拉瓜运河近日又起波澜。俄罗斯总统普京在7月访问拉美途中临时变更行程路线,对尼加拉瓜进行了闪电访问,并同尼总统奥尔特加会谈。据外媒报道,双方就俄罗斯“参与”尼加拉瓜运河工程进行了“积极谈判”。

俄媒体称,所谓“参与”,指的是政治和军事上的“参与”,即“俄罗斯将确保运河的建设安全以及应对可能出现的挑衅”。而在9月初莫斯科举行的俄尼政府间委员会会议上,两国已然谈及尼国允许俄战舰和战机在其太平洋、加勒比海沿岸进行巡逻。如双方就此达成协议,俄在尼加拉瓜的军事存在最快将在2015年上半年实现。

此消息让人震惊,若果如媒体报道,俄罗斯“参与”尼加拉瓜运河工程,且赖以如此政治军事参与方式,无疑将给本来就深陷舆论声浪的运河开发再遮阴霾。

目前,尼加拉瓜与中国并未建立外交关系。由42岁的中国商人王靖担任董事长的香港HKND集团在2012年宣布欲投资开凿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尼加拉瓜运河。建成后的尼加拉瓜运河长达286公里,可通过40万吨级的超级巨轮。较之巴拿马运河而言,一旦通航,尼加拉瓜运河将明显缩短现有取道巴拿马运河的两洋航路,大大缓解巴拿马运河通航能力不足导致船舶长期积压等待的困局。

2013年6月13日,尼加拉瓜国民议会正式批准与HKND集团签订特许总目协议。该项协议赋予HKND集团规划、设计、建设、运营并管理尼加拉瓜运河的权利。

然而,海内外舆论和相关机构对于王靖和其公司究竟是否有实力承担运河投资开发的质疑之声从未间断。今年上半年,更传出工程耗资将由之前的400亿美元飙升逾500亿美元,尤让人担忧王靖能否对耗资如此巨大的工程项目成功融资。

在解决了运河走向难题,即规划中的运河确定避行尼加拉瓜和哥斯达黎加尚存争议的湖泊领土地区后,随着年底开工时间的临近,项目的投资融资问题才是摆在HKND集团——这家宣称没有任何中国官方背景的公司面前的最大问题。

而俄罗斯能提供什么呢?很显然,俄罗斯无法在资金上为工程带来什么贡献。俄罗斯社会政治研究中心主任叶夫谢耶夫这样说:“(开凿运河的)资金主要来自中国。如果中国不承担大部分费用的话,我想,俄罗斯也不会参与如此昂贵的项目。无论如何,我们作为战略伙伴互为补充。我们客观上对遏制美国感兴趣。”言下之意,俄罗斯能提供的仅仅是“确保运河的建设安全”。

而由俄提供所谓“安全保障”下的尼加拉瓜运河开通以后,俄方将获得在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确立战略地位的难得机遇,实现俄舰队从大西洋向太平洋的快速调遣。熟悉国际政治和国际关系历史的人即刻明白,这简直是数十年来俄罗斯人梦寐所求。

此时此刻此情此境,不禁让人想起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那是冷战美苏对抗的极端事件,全世界都因此而笼罩在核战争的黑云之下,事件最终以苏联撤走在古巴的所有军事力量而告终。如今,虽然已经告别冷战时代,左翼政党执掌尼加拉瓜,但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无疑依旧是美国人不愿意也不可能放弃的战略要地。于任何可能危及国家安全的行为,美国绝不会袖手旁观,更何况是区域外大国意欲染指美国人的“后院”。

事实上,从王靖宣称要开凿尼加拉瓜运河以来,美国从未在任何场合表达过官方立场,即到目前为止,可以理解美国官方对此即不反对也不支持,而美国其他舆论对此也并无激烈的反对之声。尼加拉瓜目前政局相对稳定,针对计划中建设的运河,其国内无非是一些当地居民和环保人士不定期举行零星的抗议活动,邻国虽有怨言但也没有加以阻拦的想法,运河的建设实际上没有任何可预想的安全威胁。那么,中国公司开凿运河,何须俄罗斯的飞机战舰保驾护航?

联想到今年以来,尤其是乌克兰事件之后,俄罗斯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围绕制裁俄罗斯的持续交锋,不难想象,俄罗斯如果可以在中美洲,在未来的尼加拉瓜运河获得军事战略立足点,足可以有效回应北约在俄欧洲边界周边加强军事存在的行为,一条运河将改变既有的地缘政治。俄罗斯不会在运河建设投资上花费哪怕一个卢布,但却可以坐收运河带来的战略利益,目的绝非“俄可以利用的新运河大幅扩大同拉美的贸易额”那样简单。

美国自一战后逐步登上国际秩序霸主地位以来,一直牢牢掌控着主要国际航路的咽喉,从马六甲海峡到直布罗陀海峡,苏伊士运河到巴拿马运河,美军亦在新加坡、西班牙、埃及等战略要处布建军事基地。故俄罗斯因素在尼加拉瓜运河的出现无疑是向美国发出的直接挑战。美国有理由认为运河工程远非纯粹的商业项目,如果美国公开抵制、反对,或从中作梗,即使王靖和他的HKND公司融资成功,运河开发前景亦扑朔迷离。俄罗斯所谓“安全保障”,不仅不能给予运河工程切实的安全氛围,反而会给运河工程带来显而易见的不稳定因素。

尼加拉瓜运河设想并非近年的奇思妙想,历史上诸多国际投资者曾经付诸努力,推动运河开凿,却皆出种种原故无果而终。中国投资者应该清楚地意识到,在中美洲这样的地缘政治十字路口投资运河项目,应当远离本不属于此地的国际政治斗争因素。正如王靖之前反复强调“运河建设没有中国官方因素”一样,如果他和尼加拉瓜政府真的想成功开凿这条将影响世界的运河,那么拒绝其他和运河建设、融资无关的局外人,让运河工程重新回到纯粹的商业轨道,方为明智之举。

【责任编辑:管理员】
国际关系观察者,拉美研究方向,供职于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