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非  >>  正文
离岸人民币利率与汇率双升——新常态?
子非
2015年02月10日

似乎这一阵子,"新常态"这个词语比较流行。如同前段时间里,下降被称作负增长一般。这种可以缓和人情绪的文字调整并非一国独有,随手在抓个金融上的例子,新兴市场一词,便是如此。其真实含义是这个市场的风险相对高些,只不过一新兴,就让人觉得未来会比较正面,越走越好。当年最有名的新兴市场国家有4个,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也就是传说中的金砖四国。到了2015年,如果仍有人对新兴市场这一词不甚了解,那么至少对金砖四国的经济状态,应该略有耳闻。

2015年伊始,离岸人民币的汇率和利率就不太对头,利率持续上涨,汇率趋向贬值。上周有海外的金融同业以12%的隔夜利率向外融资,远高于国内水平,据称还不是峰值,而即期汇率,我所见到的峰值是在6.28以上。至于以往被当作融入人民币常用手段的掉期交易,则因为一年期的人民币美元掉期点直扑2400bps而愈发变得困难。自然,若是手中持有大量的人民币,那当欢欣鼓舞。有观点讲,这或许是离岸人民币的新常态。

回想起来,这种情况其实是从2014年4季度就有端倪显露的,那时已经有数据显示,在合并了净误差与遗漏后,中国前三个季度的资本和金融项目出现了49亿美元的逆差。只不过这个数字当时看起来不大,又可能需要调整,所以并没有引起多少重视,这才令4季度资本和金融项目出现的912亿美元的逆差显得瞩目非常。也难怪消息一出,离岸市场上做空人民币的声音又响了一点。

对于很多离岸的中资机构来讲,融资利率不是问题,境内外的利差才是关键过去的若干年,大家都是靠利差作为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只不过境内依靠的是存贷利差,而境外行则依靠境内外不同市场的利率差价。由于去年上半年人民币交易火热,很多境外机构都积累了大量的人民币资产,作为负债管理的常用手法,错配和掉期交易很可能在一季度时积累了相当多的人民币缺口。因此利率环境一变,大家都很受伤。

很难说,是什么样的主要原因导致了这次境外人民币利率与汇率的双升。一说是境外同业存款引至了离岸人民币回流,这个规模以我个人估算,至少也有个几千亿的样子。一说是受汇差影响,去年境内企业大量在境外卖出美元,间接导致了人民币的回流。也有人分析是由于人民币在国际化的过程中,有若干货币被其他国家政府和金融机构吸收,使海外流动性减少。自然也不乏怀疑和阴谋论者,指称是一些国际炒家的有意做空所致。总之,是境外可流动的人民币变少,令利率高企。至于真相如何,或许要事后才能知道。

相对而言,我更关心的问题,是离岸人民币高于在岸的情况,会不会真的成为一种新常态。如果真的如此,倒也还好。因为如此一来,大不了我们可以反向操作,通过各种手段从中国境内融入人民币资金,在境外放款。所要担心的问题可能是需求。因为尽管人民币已经越升为全球第五大支付货币,但主要的使用者仍然是中国境内客户。与中国相接壤的国家或许还好些,稍远一些的国家,使用率都不是很高。否则,我们也不用如此重视一带一路上,人民币的推广了。

但若是离岸价格真的开始保持与在岸价格走平,那么大家该如何过活。则确实是个问题。因为在同一利率成本条件下,国人的竞价能力绝对是世界一流,境外机构是无论如何也争不过境内银行的。

整体看来,由于春节在即,整个二月的境外人民币利率水平估计也就如此这般了。即使年后央行按惯例回收一些流动性,力度也应该不会很大。而四月境内流动性仍有缺口,所以连带着三月可能都不会明显回调。保守一些讲,在今年的上半年,或许我们都要应对这种离岸利率左右摇摆于在岸的新常态了。

至于汇率,贬值或许有些,波幅或可放大,但形不成跌跌不休的趋势,只能间或择机做些套利交易,也就是了。

【责任编辑:管理员】
曾从事外汇代客理财,理财业务管理,金融评论。曾为理财周报、中国城乡金融报、企业司库等写过多篇文章。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