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非  >>  正文
吴非:“一带一路”上的印度智库决策机制
吴非
2015年07月13日

吴非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暨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

张君瑶

暨南大学一带一路与传媒外交研究所 研究员

孙美婷

暨南大学一带一路与传媒外交研究所 研究员

 

当中国提出一代一路建设之后,无论是陆路还是海陆印度都是其中的关键点,但中国对于印度的了解却非常薄弱,其主要原因在于印度在近四十年的发展中其国家体制非常特别,表面上看是选举西方化,社会制度社会主义化,但印度在很多问题上都是非常特别的,比如印度军队国家化后,常常需要军队做出独立的判断并且使用预算,并且印度的政党与政府对其的干预力则会变得非常无力,此时印度政府基本上四十年就把国际问题集中在克什米尔问题上,对于国际基本上没有印度的身影。但当提出金砖五国之后,印度的智库开始扮演积极角色。再加上莫迪当选为总理之后,印度融入世界的速度开始加快,此时印度智库、军队的角色就变得至关重要。印度到底是逐渐走向中俄还是美日成为未来印度发展的关键点。

金砖国家中印度希望获得充分尊重

2015年3月28日,中国的“一带一路”的行动文件正式发布。“一带一路”即“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这个构想是于2013年9月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以中亚地区为重要连接通道,希望打通新世纪的亚欧路上经济通道,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中心区域则是印度洋,而无疑印度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关键国家。然而,印度这位“关键先生”很有可能反倒是一带一路的最大阻力。印度并未把“一带一路”这一计划当作一种有利的机会,反而是一种竞争和威胁。在印度洋上,莫迪的政府提出了Mausam计划,此计划是明确针对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的抗衡计划。庞中英 提出,美国和日本对Modi政府的Mausam计划高度关注,印度外交部和海军也做了许多工作。但许多中国的研究人员,陶醉在“一带一路”的美好计划中,低估一带一路前面的艰险,对印度的Mausam计划知之不多,甚至不愿面对。 由于印度智库的半官方性质,针对印度智库与媒体的互动研究及媒体议程设置的重点研究,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印度的外交政策的偏向,也能更好理清针对中国的“一带一路”的发展规划下,印度在政治上可能采取的策略。

有媒体曾担忧金砖四国黄金期已经结束,印度必须做好决策。印度《经济时报》的报道还拿出了数据以警惕金砖四国经济发展速度减缓,报道称从高盛集团将新兴市场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合称为金砖四国开始的10年时间里,约700亿美元投资涌入四国,使其经济飞速增长。报道称虽然印度政府坚称截至2012年3月31日的这一年经济增长仍可达到7.5%,但外界却并不这么乐观。食品通胀率虽回落,物价仍然高的离谱。经济增速放缓,利率情况也不乐观,印度经济面临诸多问题,所以政府必须顶住压力,做好决策。通胀问题的确一直困扰着印度的经济,媒体的报道与警醒,帮助印度人民了解他们国家真实的社会经济情况,同时也对政府施加了压力。

2014年7月金砖五国召开峰会并启动设立开发银行的计划,《印度斯坦时报》题为《金砖银行是印度和中国大陆下一个引爆点》 (Brics bank thenext India-China flashpoint)的报道称,“中国大陆不但推动以1000亿美元为 最初资本额、建议将总部设在上海,并有意义更高的出资比例,提高对新银行的贡献,以令北京对银行的相关事务有更大掌控权。”这使新银行可能成为大陆跟印度的下一个“引爆点 ”。消息来源还指出,中国大陆之所以希望对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有更大的影响力,主要是因为“美国和盟友对亚洲开发银行具有过大的影响力”。印度媒体担心这只是由受控于中国的体系取代西方为中心的体系。《印度斯坦时报》网站7月17日就有标题为《金砖国家银行有利于中国,但印度能有什么好处?》(BRICS bank a plus for China, but what about India?) 的文章。

这些报道引起了印度社会和政府的警惕,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印度政府的决策。在中国与印度的国际事务合作中,中国一直邀请印度加入“一带一路”,但印度始终没有明确地表示支持,而是推出了“季风计划”(Mausam),有分析人士认为这个与“一带一路”非常相似的计划是一种战略反制。印度专栏作者AkhileshPillalamarri的一篇报道的题目是《季风计划:印度对中国的“海上丝路计划”的回答》,该文指出:“印度使用其历史、文化和地理优势与中国的‘海上丝绸之路’计划竞争。

虽然印度媒体经常会转载刊登智库内容,但由于印度媒体的市场化,娱乐八卦等吸引眼球的报道占据着新闻报道的主导地位,而政治新闻得不到应有的重视,尤其是涉及专业领域的研究内容,更加鲜有问津。这样印度智库不能在印度媒体上获得更多的有效信息,以扩展自身的信息量,提供更高质量的分析,而且媒体对智库观点的宣传也不尽如人意,两方面来看都不利于智库的发展。

印度《经济时报》4月21日发表题为《中国工商银行向巴基斯坦电力项目投资43亿美元》(China's ICBC to provide $4.3 bln in financing for Pakistan power projects)的报道中提到这个项目在中巴经济走廊上,对于中国的一带一路的初步建设是非常重要的。4月11日题为《中国智库:印度尝试将战略项目作为商谈的筹码》(India trying to use strategic projects as bargaining chip: Chinese think-tank )中写到中国与印度和斯里兰卡进行三国会谈,为了顺利启动这项联系印度和中国的项目,但是印度想要利用它的战略项目作为商谈筹码获得在“一带一路”项目中的特殊地位。

印度智库研究多样化

印度国防研究分析所(Institute for Defense Studies and Analysis) 是印度第一个独立智库,它成立与1965年,当时并不依附于政府或者大学。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印度智库开始迅速发展,印度经济发展研究所,国际经济关系研究院以及信息系统研究所等主要针对经济政策和信息系统的研究中心相继成立,并很快发展成为印度的重要智库。根据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2015年2月4日发布的全球智库报告,2014年全球现有智库6618个。亚洲共有1106个智库,占全球智库总量的16.71%。印度现有192个智库机构,在智库数量上,排名世界第五。 尽管印度智库数量众多,但是印度智库的总体实力排名却不高,同一份智库报告显示,排除了美国智库的全球智库排名中,印度的智库没有排名在全球前20位以前的。印度智库综合实力排名最优的是国防研究分析所(Institute for Defence Studies and Analysis)这也是全球智库排名前100名的唯一一家印度智库。含美国智库的排名中,印度国际经济关系研究委员会排名第一百零五。在印度、日本、中国、韩国的地区智库排名中国防研究分析所排名第十,观察家研究基金会(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 排名第十一,政策研究中心Center for Policy Research排名第十二。

1、国防研究分析所(Institute for Defence Studies and Analyses)是印度针对国际关系研究的高级智库,也是印度最早成立的智库之一。国防研究分析所的总部在新德里。它是匿名运作的组织,主要研究和防卫安全相关的各种政策性议题。它的主要目标就是传播防卫与安全的知识,同时促进国家和国际安全。国防研究分析所是由印度国防部提供财政赞助的机构。

2. 观察家研究基金会 (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 是印度的独立智库。它成立于1990年,总部位于新德里,创会主席是Rishi Kumar Mishra。它是一家非营利性的智库,由印度顶尖的学界、政界、商界精英组成。观察家研究基金会现在拥有亚洲研究院,安全研究院,政策与治理研究院,经济与发展研究院。观察家研究基金会为印度政府以及政策制定者和经济学家提供明智的和可行的智力支持,以影响公共政策的制定,帮助制定有利于经济改革的共识。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从成立之初就设定了机构宗旨,即对政府决策进行引导,促进和推动印度经济长期发展。观察家研究基金会与世界各国家和地区的国际伙伴进行广泛的合作、研究和分析,并在出版物上的探讨各种问题。21世纪以来,观察家研究基金会致力于推动中国与印度两国间的交流与合作,实现在区域内和平共处,共同发展。

3. 印度国际经济关系研究委员会 (Indian Council for Research in International Economic Relations)是印度经济研究方面的专业性智库,聚集了许多经济关系研究的精英,是印度智库在经济金融领域的翘楚。它是一个是独立自主的,以政策为导向的,对经济政策进行深入研究,不以营利为目的的智库,成立于1981年。印度国际经济关系研究会员会的主要宗旨就是推动印度更好地参与全球经济,应对全球化挑战。因而他们致力于通过学术的,深度的分析研究为印度经济发展政策出谋划策。

印度智库自身的传播渠道主要均为研究书籍和周刊以及电子版或自身官网的分析文章。国防研究分析所(Institute for Defence Studies and Analyses) 的传播渠道主要有:期刊;期刊主要为战略分析,国防研究,CBW杂志;书,国防研究分析所的书籍专著量是印度主要智库中最多的,2014年8月以后出版的书籍均有电子版;新闻摘要,新闻摘要目前主要有战略周刊,每周回顾,非洲趋势,NTS时事通讯,东南亚洞察,POK新闻摘要,巴基斯坦新闻摘要,巴基斯坦乌尔都语媒体观察,印度洋观察,中国新闻摘要,南亚趋势,阿富汗新闻摘要,化学生物新闻摘要,东亚监测;论文和简报,论文和简报主要包括Occasional Papers,专论,焦点简报,政策简报,专题,背景,德里论文;以及书评。

观察家研究基金会(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 的研究结果被集合成出版物,这些出版物包括政策分析,每一期政策分析都有主题,最近一期政策分析为2014年10月的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The Quest for a Post-2015 Agenda;焦点简报(报告),这是针对具体问题的频率较高的分析报告,最近一期为2015年3月16日;Occasional Paper,目前已有60期,是观察家研究基金会的官方观点论文; 论文,为智库研究员的论文;专论,2009年已停止更新;书籍,为智库研究员的专著;观察家研究基金会研讨会研究,最近一期的研究重点是2014年11月15日的 Rivers of Conflict or Rivers of Peace: Water Sharing between India and China[i] ;观察家研究基金会工作论文系列,最新的为2014年3月,基本保持每年更新的频率;金砖国家研究集;观察家研究基金会监测(ORF Monitor),观察家研究基金会监测系列包括非洲监测;中国周报;中国军事观察;网络监控;能源新闻监测;巴基斯坦军事观察;南亚周报;南中国海监测;乌尔都语媒体监测;西亚监测。还有年度评估报告,年度评估报告主要分为两个区,一个是中国,一个是南亚。视频和音频的新媒体形式主要是内嵌在官网里的会议和讨论会YouTube视频,及附带英文原文的音频,还有不完整的媒体报道。

观察家研究基金会还有专门的系列为“ORF in the Media”,主要分为 “Articles by ORF Scholars”、“Chapters by ORF Scholars” 、“ Comments by ORF Scholars”、“Citation of ORF Scholars” 、“Book Reviews ”。其中“Articles by ORF Scholars”的引用数量最高,观察家研究基金会在媒体传播上的策略更倾向以学者个人身份出现而非智库官方身份出现。

印度国际经济关系研究委员会的研究的传播渠道主要为书籍:最近出版的Urbanisation in India: Challenges, Opportunities and the Way Forward[ii];研究论文,目前印度国际经济关系研究委员会官网上上载的工作论文就296篇,最近的为2015年2月份的工作论文;印度国际经济关系研究委员会 Think Ink,这是可以直接在官网上无需跳转的小文章形式的链接,目前有97篇,最早的为2007年3月份的;WTO Research Series 是针对WTO 研究的系列文章,目前已暂停研究,最近的为2012年4月份;政策研究,此部分研究较少,2012年5月停止更新;WTO 时事通讯,目前停止更新,最新为2012年7月;报告,此部分为印度国际经济关系研究委员会针对具体专题的专项报告,目前有2003年—2015年的研究报告。2014年的一份主要研究报告为2014年7月发布的金砖发展银行报告。[iii]其他的传播途径(目前已不再采用)包括地区研究(官网),政策简报,专论,论文等。

印度传媒

印度的传媒产业非常发达,由于印度人有着非常良好的阅读习惯,所以印度报纸对社会的影响力不可小觑,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着政府的决策。印度是一个多民族多语言的国家,除了英语和印地语两大官方语言,还有马拉地,泰米尔等十几种被印度宪法认可的语言,所以印度媒体市场从语言上也可以分为官方语言和民族语言两大类。也就是说印度民众获取各种语言的信息时非常方便的,但是各语言媒体的受众量差异却非常大。其中印地语媒体数量和读者最多,而英文媒体所占的份额虽然很小,却更具有影响力。比如说不同年份《印度年鉴》显示出全国发行量前三的报纸为《印度斯坦时报》(Hindustan Times),《印度教徒报》(The Hindu),和《印度时报》(The Times of India),

1、印度媒体与政府的关系是“弱政府、强社会”。其主流媒体的新闻政策上也会有“监督和批评政府”这一条。其中《印度快报》(The Indian Express)为“监督和批评任何当权政府”,《印度教徒报》(The Hindu)为“总体上对政府持批评态度”,《印度时报》(The Times of India)则为“保持独立,不支持任何政党”

2、印度媒体规模巨大,受众数量大

印度媒体规模巨大,受众数量也多。2014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印度统计数据中,英文报纸的发行量就有11391944份,占总发行量的17.3%。[iv]在印度报纸中,在各个报业体系下的主流英文把纸影响力较大。《印度时报》、《印度斯坦时报》、《印度教徒报》和《印度快报》的影响力是印度几家影响力较大的媒体之一。其中《印度时报》影响力最大,发行量和读者数量也最多。而在印度,英文期刊的影响力远远小于印度报纸,在期刊中发行量较大、较受读者欢迎的是《今日印度》。[v]而根据《印度读者调查》报告,印度的读者数量为9.57亿左右,占到人口总量的80%。

3、印度媒介系统极其复杂

印度媒体从1991年经济开放,媒体向资本市场开放,其媒体的背景也变得复杂多样。针对传媒行业政策限制的放宽也使得许多境外传媒公司以合资或者独资的方式进入印度媒体市场。另一方面,尽管近20年,印度媒体取得了较大的发展,但是印度媒体很大程度上仍由政府或有政府背景的财团主导。在所有的民主国家中,几乎没有哪个国家的媒介环境像印度这样被政治观念和政治野心所影响。

4、印度媒体发展极不平衡

印度媒体的发展极为不平衡。印度虽然身居金砖国家之列,但却是少数几个虽然科技发展快,但媒体系统受新媒体冲击影响较小的国家。这其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印度的互联网普及程度非常低,数据预测到2014年6月,印度的互联网普及程度仍不到16%,[vi]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程度还非常低,排名在全球第150位左右。印度互联网发展的停滞导致印度的新媒体的发展也非常缓慢,印度没有真正媒体意义上的新媒体,更多的还是停留在Facebook和Twitter这样的社交层面上。从《印度读者调查》报告中也可以看到,在2013年印度民众对媒体的接触情况,互联网所占的比例仅为5%。

5、印度民众对媒体的接触两极分化大

由于印度的科技发展极其不平衡,导致印度的受众对媒介的接触情况也存在天壤之别。Adrian Athique指出,数以百万计的受众能够与大约一半的媒体系统充分接触,而另一半的受众在日常接触的层面上却完全与媒体无缘。[vii]印度媒体在近20年的发展大大超出了最初的预期,目前的印度媒介环境不管对于殖民时代还是后殖民时代的一代人来说都是陌生甚至超出理解范围的。

印度媒体用户研究中心(Media Research Users Council)与尼尔森(Nielsen)公司共同发布的2013年度印度读者调查(Indian Research Survey)报告显示目前印度读者数量为9.57亿左右。[viii]而不同媒体的接触数量见下图:

印度媒体读者数量排名

媒介形式 报纸 电视 广播 互联网 电影
读者数量 281380000 602620000 83680000 50669000 76403000

从上表可以看出,印度的主流媒体依然还是报纸和电视,报纸的读者数是互联网读者的五倍之多。而在具体的媒体上,在所有的出版物的读者排名上,排名如下表:

印度出版物读者数量排名

出版物

语言

周期

读者数量

Dainik Jagran

印地语

日报

15527000

Hindustan

印地语

日报

14246000

Dainik Bhaskar

印地语

日报

12857000

Malayala Manorama

Malayalam

日报

8565000

Daily Thanthi Tamil

Tamil

日报

8156000

Rajasthan Patrika

印地语

日报

7665000

The Times Of India(印度时报)

英语

日报

7254000

Amar Ujala

印地语

日报

7071000

Mathrubhumi Malayalam

Malayalam

日报

6136000

Lokmat Marathi

Marathi

日报

5601000

《印度时报》在所有的出版物读者数排名中,是唯一的英语出版物。且在种类上,读者数量排名前10的出版物中都只有日报一种种类,没有杂志等其它媒介形态。尽管英语出版物在读者数量上并不占优势,但是由于印度具体的情况,在政治传播中,真正具有影响力的是英文出版物。总的来说,在外交和国防等重大政策性问题上,印度英文媒体通常是议程设置者的角色,而印度其他语言的媒体通常只是跟随这种议程设置。[ix]印度著名记者瓦特萨拉·卡马特认为,“事实上,每当与人们讨论印度媒体,人们直接的想象就是印度的英文媒体,而没有其他语言媒体。”[x]在印度媒体用户研究中心的数据中,英文日报的读者数排名:

印度英文日报读者数量排名

出版物

读者数量

The Times Of India(印度时报)

7254000

Hindustan Times(印度斯坦时报)

4335000

The Hindu(印度教徒报)

1473000

Mumbai Mirror

1084000

The Telegraph

937000

The Economic Times

722000

Mid Day

500000

Deccan Herald

458000

The Tribune

453000

Deccan Chronicle

337000

由于印度媒体的主流仍是报纸和电视,且英文报纸在政治上的强大影响力,本研究所主要考察的媒介对象是读者数最多的三大英文报纸,即《印度时报》(The Times of India)、《印度斯坦时报》(Hindustan Times)、《印度教徒报》( The Hindu)。

从总体上看,印度语言的复杂性使得其媒体的复杂性加剧。语言认同是印度政治上的一个大的难题,而同时也是印度媒体的一个大的难题。事实上从总体上来看,印度的英文媒体主要掌握在印度大财团资本精英的手中,而印度其它语言的媒体则主要由相对应的语言聚居去的当地富豪团所掌握,但是不管是由谁掌握,这些媒体总的来说都还是为它们各自的利益服务。但同时,印度的广播通信设施仍有政府掌控,这和美国等民主国家是不一样的。当然,印度的媒体对政治力量的敏感程度也是少见的。

【责任编辑:管理员】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暨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专栏作家,香港凤凰卫视和亚洲电视台评论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