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雪绯  >>  正文
田雪绯:731,恐怖杀人工厂的梦魇
田雪绯
2015年07月23日

                                《旧影·新影·黑龙江》循着影视镜头的踪迹,了解黑龙江

杀人工厂电影海报

据估计,死在这里的有三千余人。赵天华摄

731部队遗址陈列馆内展览。赵天华摄

做为一个工作整20年的媒体人,说来惭愧,哈尔滨的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遗址陈列馆我从来没进去过。几次集中采访,到了门口,我就站在那里:还是不进了。我实在是不敢看,更不知道该用何种心态去看。是要重复恶梦?还是要加深我已经非常深的对日本军国主义的仇恨?
731部队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法西斯于日本以外领土从事生物战细菌战研究和人体试验相关研究的秘密军事医疗部队的代称。这个对外自称日本关东军驻满洲第731防疫给水部队,实则用活人进行惨绝人寰的试验:代号为“马路大”的特别项目进行人体试验,受试验者从中国的住民中抓来,也被称为“圆木” (丸太)。国人对其有所认知主要是因为那部名为《黑太阳731》的电影。不知道有多少人真正地一个镜头不落地看了这个电影:不加麻醉的活体解剖,把人冷冻后,一点点敲掉关节……在联合早报网上,一篇文章对影片中的冻伤实验场景有如下回忆:“在哈尔滨郊外零下二十几度的低温下,一位中国妇女被捆绑着,双手裸露,几个日本兵不停地用瓢舀起冰水,浇在这位妇女手上。十几个小时后,这双手冻得硬硬的,上面盖了一层冰。回到室内,日本人命令妇女把手浸泡在温水中,直到双手软软地垂下来。忽然,一个日本人使劲一捋,妇女双手的皮肉像脱手套一样被脱了下来,整个肘部以上顿时变成残留极少数肉丝的森森白骨。妇女把双手(如果还称得上是手)的白骨举成戳向半空的姿势,呆呆地看着,忽然撕心裂肺地惨叫起来。当时电影院中观众们发出的尖叫和惊呼,令人一辈子也难以忘怀。”

展馆内还原冻伤实验场景,赵天华摄

  活体解剖场景还原。赵天华摄

我小学一年级第一次包场看电影也是一个日本战争片,片名我已经不记得了,一个杀人的镜头让我闭着眼睛在电影院里大哭,后来老师只好拿红领巾蒙上我的眼睛。从那以后电影、电视上那些抗日剧,每次都让我长时间深夜恶梦。爷爷活着的时候有一年从山东来到我家,家里刚买了电视,打开正好是个抗日片,爷爷当时就转过头去哽咽:快关电视。他想起在战争中被抓劳工的经历和惨死的弟弟。对于我们这一老一少来说,看这样的东西说是勿忘国耻的教育,其实更像是一种精神折磨。相当一段时间里,勿忘国耻的学校教育和赶快忘掉这些镜头摆脱恶梦交替在我头脑里。
然而我还是被集体观看了许多731系列影片《731恐怖女体实验》《魔鬼部队731》《731大溃逃》,相比其他抗日片恐怖等级更是无与伦比。看这些恐怖的真实,我确实宁愿看那些手撕鬼子的神剧。

让很多国人梦魇的黑太阳731

 731电影海报

其实关于731的电影也有某些桥段带有神剧色彩,比如由香港和长春电影制片厂联合拍摄的电影《731杀人工厂》,影片除了杀人尖叫肠子横流外,还杂入了日本甜美的樱花曲,让看的人不免想起美国人写的分析日本人处事哲学的书《菊与刀》。日本医生饭田受命到了满洲731部队,发现这里从事细菌研制,而且竟用活人来做实验。面对这血淋淋的杀人勾当,他良心受到谴责。影片的最后,饭田开枪打死了卫兵后又将牢笼打开,至使731部队长官石井恼羞成怒,下令开枪镇压,饭田和恋人爱子含恨双双惨死在枪口之下。影片一会用刺耳的音乐来描述血腥人体实验,一会儿用樱花曲闪现出饭田与爱子的甜蜜恋爱。
在抗日神剧中,编剧以各种方式假想,让各路英雄豪杰以匪夷所思的办法在肉体上消灭了鬼子,而《731杀人工厂》则更进化了这种阿Q精神:他们哪里还是那杀人魔王,他们充满了温情,根本就不想杀人嘛,并且早就忏悔了。这简直就是另类的抗日神剧,里面虽然没有手撕鬼子、裤裆藏雷,但在这里的情景是国人期盼的:日本兵认错,愧疚,像那个佐川一样,甚至为死去的“马路大”,不惜与同僚翻脸,被杀。电影一开场日本长官佐川振振有辞地说着:为三千六百多名试验品中国人、苏联人、朝鲜人干杯。而实际情况是:战后,他们仅为在731死去的动物树立了一块纪念碑。那些惨死的数万名人们甚至连骨灰都没有留下,他们的待遇连动物都不如。
每个抗日神剧出来都成为一个大笑话,或者导演也无奈,关于这段历史要怎么拍?用真实纪录的手法,时刻揭开中国人心底的伤疤,往上面撒盐让人们恶梦连连?到底有多少人敢看。那么就剩下了神剧的戏说。
导演们的无所适从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民间关于这段历史的无可奈何。侵略者不道歉并且一直在妄图颠倒黑白,受害人起诉得不到赔偿,国人的的愤怒得不到正确有效的发泄途径,抵制日货,抵制日本游,甚至只能去砸自己同胞的车辆。而那场战争带来的影响远没有结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黑龙江的地下挖出日军遗留的炸弹。
2003年8月4日,齐齐哈尔市一公司的挖掘机在施工时,挖出5个金属罐,其中1个被当场挖破。当天9时,5只金属罐中的4只被两民工转卖给一小贩。小贩将金属罐切割时,造成罐内油状溶剂外泄,现场多人被感染。这次事件有44人受到毒气感染,一人死亡。中日双方专家对5个毒剂罐的权威鉴定表明:5个毒剂罐为日本侵华遗留下来的芥子气毒剂罐。
这一边,731部队罪证的阴魂不散,黑龙江土地下的雷随时可能炸响。那一边日本医生却并没有像纳粹医生那样受到审判,他们逃脱了东京远东国际法庭的制裁,并且靠着在731部队进行的人体实验所获得的资料,平步青云。资料显示,曾经在731部队主持冻伤实验的吉村寿人先后当上京都医学院院长和神户女子大学校长,并被授予日本的最高荣誉之一:三级新星勋章。2014年1月22日,媒体披露731部队的军官凭二战活体实验成果获博士学位。2013年最近安倍晋三访问宫城县的航空自卫队松岛基地,搭乘的飞机竟然写着731。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宫城县的航空自卫队松岛基地时乘坐带有731字样的飞机,引起众怒。

看着这些新闻,再闪回到《731杀人工厂》电影开头,听那个日本军官佐川振振有辞地说:对不起,我对杀人不敢兴趣。这实在是个扭曲的世界。
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由于日本始终不承认战争的性质而使胜利变得如此吊诡。胜利是什么?是国民反复走进731,陷入杀人工厂的梦魇?还是电视剧手撕鬼子来点阿Q精神?还是走到大街对准同胞们的日产汽车砸下去?胜利70年后,我们仍然心中满怀怒火,没有任何胜利者的姿态。
站在731的遗址门口,当你不知道以何种心态走进去的时候,你会发现,我们还行进在途中,并没有到达胜利的终点。
关于作者:田雪绯,中国日报驻黑龙江记者站站长。

【责任编辑:管理员】
中国日报黑龙江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