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晋一  >>  正文
白马晋一:古代富豪官员如何疯狂“炫富”
白马晋一
2015年07月30日

我们来谈谈登场的这位,他的高调炫富,恐怕到了人人切齿的地步了。此人名叫石崇。这位石崇同志,乃是响当当的朝廷命官。古时重农轻商,老板们虽大多腰缠万贯,但社会地位普遍不高,当然,官员可就不一样了,不然怎有了“父母官”的说辞(现代官员自称人民公仆,这姿态可低调多了)。

那么,石崇同志官至何位呢?据史料记载,石崇曾任荆州刺史。刺史这官衔,原本只是监察官(相当于纪委委员),但大概从汉末始,渐渐取代了太守,成为地方实质上的最高长官(比如三国时期割据地盘折腾的那几个主,头顶上都有着刺史的光环)。晋代大抵承袭了这个制度,也就是说,石崇的官职,相当于现代的省委书记。既然是地方一把手,石崇的做派,大抵是把自己的事当做国家的事,把国家的钱当自己的钱(其实古时为官,秉性大致如此)。背靠着国家机器,甚至,他还把触手伸向了荆州过往的商贾。《晋书》做了如下记载:“劫远使商客,致富不赀”。如是,石崇完成了原始的财富积累。

这钱没有花出去,就不算自己的。我们的石崇,不仅要把钱花出去,还得花得漂亮。当然,他开始的是高调炫富之路。炫耀诸如琼楼玉宇之类的,石崇却是不屑,他要玩高级的。所谓高级,就是注重细节末微,于是,我们的石崇,开始在厕所里做起了文章(就如同现代打量一个人的品位,不是看戴了几块名表、镶了几颗金牙,而是卷起裤脚看袜子的牌子)。石府的厕所,自然修建得可谓华美绝伦。厕门恭立着十数位锦绣衣缎、面容姣好的婢女(大致如当今酒店大堂的迎宾小姐),但凡入厕的客人,婢女们先得用各种名牌香水、香膏给客人洗手、抹脸,入厕完毕,婢女们要求客人先前的衣服脱下,侍候他们换上了高档新衣,方可回座(现代那些媒体曝光的高档会所,估计都是照搬石崇同志的创意)。

石崇高调炫富,终于引起了贵戚晋武帝的舅父王恺的不满。于是,这位国戚下了一个主意:斗富。所谓的斗,按现代话讲,就是PKPK外貌、演技、唱功什么的,倒也因为评审的喜好,难免多有争议(比如李冰冰、范冰冰PK谁长得漂亮些,恐怕粉丝们在底下要吵翻了)。但PK家底,就要容易许多,一句话,就是砸钱。为了给石崇一个下马威,王恺倒是率先出招,高调地在“微博”上发了一张用麦芽糖洗锅的照片。石崇一瞧,乐了,吩咐下人用蜡烛代替柴草煮饭,并同步在“微博”上直播。

王恺一瞧,这可不能失了阵势。于是,他索性搁下“微博”,喊来下人,用紫色蚕丝铺路,竟长达四十里(这架势,比起当今明星走的红地毯可要气派的多)。石崇倒也见招拆招,也吩咐下人们,拿着自家绣锦,往地上一搁,竟比王恺足足多了十里。见又输了一阵,王恺自然心有不甘,喊来了狗仔队,来自家做客参观。当然,借参观之名,实则炫富。客来之际,王恺不仅每人分发了一个大红包,还特地喊来下人,当着众多“八卦娱记”们的面,将名贵药材赤石脂当作涂料,将墙壁重新粉刷。看着“娱记”们啧啧称奇的表情,王恺心中暗暗得意,这明日的头条,必是自己。

可是,王恺的如意算盘,还是没有打响。拿到次日的《京都时报》,王恺惊呆了。报端的头条如是标题:《香料刷墙,石崇炫富有新招》。原来,石崇早早收到“线报”,“娱记”们前脚方出王府,后脚就迈入了石府。除却了厚厚的见面礼,石崇还命下人们拿出上等香料,和成泥浆,藉以刷墙。这石崇处处“技高一筹”,王恺心有愤懑,于是,他喊来了帮手,晋武帝司马炎。司马炎本也是一位调皮的主,斗富这门热闹事,自然不会放过,于是,他拿出宫中珍藏的珊瑚树,拍拍王恺肩膀道,舅父,这玩意,我看行。

可就当王恺拉着石崇,屁颠屁颠地观摩这稀世珍宝,未料石崇却一个榔锤,竟将珊瑚树敲碎。这下,王恺急了。这可是御用之物,如何赔得?看见王恺面红耳赤气喘连连的模样,石崇乐了,矫情着笑道,莫急莫急,我府上恰也有此物,你若要,拿去便是。王恺将信将疑地来到石府,转过了几个廊桥,进了一个内阁,只见里头摆着数株珊瑚树,光彩耀目,却比先前的大。这下,王恺惊呆了。不过,惊呆的,不只王恺,还有司马炎。只是,抢了当今皇上的风头,下场难免悲催,加之王恺背后的煽风点火,石崇终是被莫名的安了罪名,上了断头台。

  什么叫“不作死就不会死”,看来,石崇把这句当代流行语很好地诠释一番。

【责任编辑:管理员】
作家、知名博主、现代教育研究者,已出版图书作品《三国其实是个娱乐圈》、《别说你懂三国》等。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