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雪绯  >>  正文
田雪绯:大圣归来 成了臭猴子一只
田雪绯
2015年08月18日

小时候看电视剧《西游记》最让我伤心的那一段就是孙悟空被压在山下500年。不可一世的骄傲英雄,就那么无所事事地被禁锢在那里。“五百年,桑田沧海,顽石也长满青苔”电视剧里那首歌曲,反复替压在山下的孙悟空向苍天发出诘问:“为什么?为什么?偏有这样的安排!”就像现在出现的那一个个冤案的主角赵作海、聂树斌、佘祥林们一样,无论是在狱中还是出狱后,对家人、对媒体亦或对着的自己,不停地追问:为什么?
所以我走进影院之前对《大圣归来》满怀期待,希望看到五百年后的孙大圣还是一条好汉,威风凛凛,手舞金箍棒,顶天立地地站在那里,而不是像赵作海们十几年的冤狱下来那样,昔日的红颜美少年,沦落成了“此翁白头真可怜”。可惜的是,在影片中,导演并没有让人看到这样的场景,在江流儿一脸崇拜当中,孙大圣却并没有展现昔日的风采,七十二变也不能施展了,金箍棒也没了,和每个刚出冤狱的人一样,他能做的最多的就是颓废地坐在那里唉声叹气,直接导致最后江流儿死亡。
这也是我为什么格外讨厌这部影片的原因之一: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8年酝酿,3年制作?
西游里面的妖精们本来应该是个性分明的,比如白骨精,比如牛魔王,比如蜘蛛精,因为人是人的妈生的,妖是妖的妈生的,你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变化而来,找到他的源头和软肋,并且一举消灭。可是《大圣归来》里的妖,你不知道他妈是谁。那些流着口涎的大绿怪物,据说就是妖了,是哪路的妖无人知道,他们坚硬无比,没有弱点。如果非要说这是导演11年之功力所造,我只好承认:这些妖怪确实更绿一些,造型更恶心一些。绿妖们没有名字没有性格,他们只会杀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头,还要偷童男童女祭祀。
看了《大圣归来》后,人们迫切地想问一个问题,孙悟空不过是在花果山里树个“美猴王”旗帜,爱吃个蟠桃、在天庭自由地放马,闹了个酒宴,骂几声“玉帝老儿”就被压了五百年。那么祸乱人间至此的妖怪们怎么反而没有罪有应得?这的确是一场亟待平反的超级大冤案。
《西游记》里面代表权威的佛祖,在关键时候,就会派出观音菩萨或者哪一路天上神仙带着各种道具华丽丽地收复小妖,但到了大圣归来,任凭江流儿的反复念佛,却只能看到四处都是冰冷的石像。佛祖和妖怪一样不再有情感,面目模糊,让人看不清真相。江流儿的师傅反复谆谆教诲“多念经、多参禅,佛祖是会听到的”。这真是赤祼祼的谎言。江流儿、孙大圣、猪八戒组成除妖小分队去和妖们决一死战。佛祖不仅不出手相助,还让大圣手臂上带着那个法印越来越紧,每次他想与恶妖交锋,这法印就会冒出火花,让他冒火的拳头再也没有攻击的力量。孙悟空剧中在高声抗议:“如来老儿,俺被你困了500年还不够吗,别忘了,俺可是齐天大圣。”这时候连那个狰狞的看守都敢轻蔑地告诉他:“你法印还在,不过就是只臭猴子而已。”《西游记》里,佛祖囚禁孙悟空为了给他点小教训,让他最终踏上正途,《大圣归来》里的佛祖却明显站错了队。他用实际行动告诉大家他的决定:五百年的冤狱还远不够!
有了权威的撑腰,妖精们有恃无恐,他们最后疯狂那个场景做得真够震憾,石头四处飞迸、山崩地裂的样子,和我们曾经发生的灾难一样似曾相识!在乱石中死去的江流儿显然对此心有不甘,还妄图向地面上伸出一只手:到底是哪路妖精害了我?
导演称自己创作的底线“不想做低幼动画,也不想做传统的西游故事”,所向披靡的英雄因此被塑造成了落魄、狂躁、颓废的大叔,我超级认同导演们的创作冲动,只是这样一个大叔哪里还配得上“大圣归来”这几个字。虽然这大叔最后关头拿出金箍棒,在妖精把地球砸个稀巴烂之后终于得以收拾残局。收拾了又有什么用呢?江流儿死了,腕上的法印也在随后的岁月里提醒他“臭猴子的身份”。当年为了把孙悟空压在山下,佛祖在山上贴的符是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咪哞”,山崩地裂家无破碎之后,我猜想现在应该换成“大灾有大爱”了。
关于作者:田雪绯,中国日报驻黑龙江记者站站长

【责任编辑:管理员】
中国日报黑龙江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