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雪绯  >>  正文
田雪绯:马冬梅,快点儿和夏洛离婚吧
田雪绯
2015年10月16日

我是全程笑着看完《夏洛特烦恼》的,喜剧片做得笑料实足,不矫揉造作,没有哗众取宠,很难得。也不枉观众对其喜爱到一票难求。
1997年的旧时光,相约九八的歌曲,那个大傻春、街头的小混混、有点儿势利眼儿的老师,比起其他怀旧的青春片,《夏洛特烦恼》更接地气,你很容易将你身边曾经的高中同学一个个对号入座起来,包括剧中的主角夏洛和马冬梅。
一个小成本无明星的电影,能有这样的成就,按理来说,本不应该再有什么挑剔了,可是看过之后细细品味,想想你生活中曾经类似的夏洛和马冬梅的生活境遇,你又不得不承认,这电影是“三观不正”,因为他根本不关心马冬梅的喜怒哀乐。我身边的一个好友,也和马冬梅那样,常常提起家里那也是有和夏洛一样躺到四肢都退化的老公,提起自己一人为孩子奔波。如果把她那张孩子补课和工作加班过度的疲惫的脸带到电影院,她会不会展开笑颜?她常说:孩子这么大了,离不起这婚。
影片里没有提黄脸婆马冬梅是否曾经想过离婚,但她在校花秋雅婚礼上的控诉真是听得人心惊肉跳,让人绝望:老公夏洛在家里躺在床上“四肢都退化了”,而她为了养家白天拨火罐,晚上蹬三轮,老公夏洛借人家的豪车,租来件衣服,打肿脸充胖子去参加梦中情人的婚礼,一个红包送掉了她积攒的电动车的发动机钱……她几乎变成了疯婆子大闹婚礼现场。刚看到这里,我几乎要呼吁导演把电影名字改成《马冬梅特烦恼》。
然而即使这样,她的老公仍然不满意,他觉得似他这般的癞蛤蟆也还不甘心配大鹅,尽管人到中年人生已然一塌胡涂,但他仍然认为自己有资格嘲笑校花秋雅要嫁的老公,而只有他夏洛才配得上校花这个白天鹅。
《夏洛特烦恼》的英文名字叫《Goodbye Mr. Loser》,比起中文的名字来说,这个更贴切,loser词典里翻译:失败者、窝囊废,这比“特烦恼”直接多了,特烦恼是从当局者夏洛本人的感受,而Mr loser则旁观者清一针见血地道破了最近怀念青春剧的男主们的特点:人生一事无成,把一切不幸的根源指向自己的身边人,选错了人,工作没有动力,借酒浇愁。
夏洛穿越回过去的地点选得真是煞费苦心,他醉酒呕吐后趴在马桶上,在现实混合臭味儿的熏染下,在梦境中穿越到过去去亲吻秋雅的红唇(不敢想象这该是个什么味道)。人到中年的夏洛,就这样从马桶穿越回到青春期的1997年,他居高临下,用大叔的视角胸有成竹地调戏着同班级的同学们,观众们不知道会不会想起未成年人保护法。然后用偷窃的手法,把朴树、许巍、周杰伦的歌曲据为己有,以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的方式取得成功。人生因此改写,他成名,有钱,娶到了心仪的秋雅。
电影将吃不到的是酸葡萄为创作核心思想,大胆地假定,校花虽然美貌,但是人品肯定有问题,不是更爱钱就是要出轨。这是青春期爱情片的老套路:电影并不指责懒汉夏洛的无所事事和他给家庭带来的痛苦,相反,导演大力赞美“从一而终”“任劳任怨”的马冬梅的品德,鄙视秋雅“心里只有钱”。电影中心思想是劝告夏洛这样的Mr. Loser,一个窝囊废、癞蛤蟆,身边有个一条道跑到黑的大鹅就要珍惜:“有个爱你的人不容易”。影评人们纷纷借此劝告观者:珍惜眼前人。结合现在中国直线上升的离婚率,这样寓教于乐,甚好!
只是有多少人希望自己或自己的女儿成为马冬梅?任夏洛想走就走,想躺就躺着,想回来就回来,想抱你的大腿你就甩不掉?夏洛最后也也没有说在这个婚姻里怎么做得更好。对于创作者来说,这个结尾太让人遗憾了。
希望未来的影片,能够不再只是站在窝囊废夏洛的角度,不再仅替他们面临“红玫瑰白玫瑰”的选择时操碎一颗心,而是帮loser们找到真正华丽转身的途径,不要让奋斗者和他的钱财被鄙视,不要让懒汉窝囊废有了道德优越感,让夏洛这些人到中年无所事事想要抓住青春尾巴的人,别再把穿越做马桶上的白日梦当救命稻草。让他们懂得做一个负责任的人,在随后的时光里,一步步地:而立、不惑,才是度过传说中的中年危机的不二法门。
当然,比起让Mr. Loser们调整自己的人生观来,还有一个当务之急是拯救马冬梅这样的傻子,让她们具备识人之明,早日幡然醒误。电影导演们不要再对马冬梅树碑立传,如果有个故事提醒她们,在青春临近的时候,让她们聪明起来,让她们明白愚蠢和爱情的区别,不要把人生最美的时光浪费在窝囊废身上。这样的喜剧叫人更加期待。
真的,青春多短暂,人生多美好,马冬梅们,快和夏洛们离婚吧,即使他梦醒了抱着你的大腿,也要将其一脚踢开。
关于作者:田雪绯,中国日报驻黑龙江记者站站长

【责任编辑:管理员】
中国日报黑龙江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