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非  >>  正文
吴非:中英软实力交流成为避免利益冲突的典范
吴非
2015年10月24日

中英软实力交流成为避免利益冲突的典范

 

吴非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暨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

 

这次习总英国之行,发表《中英关于构建面向21世纪全球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宣言》,开启中英关系“黄金时代”。使得我们开始重新审视这个西方的强国为何常常有独立于美国的政策出现。尽管英国给世界的印象就是跟随美国,但从英国民众心态、软实力特色、女皇的超然立场,使得英首相常可采取令其他西方国家匪夷所思的政策。之前英国做为第一个西方国家向亚投行投向橄榄枝,迫使其他的西方国家也纷纷加入并成为创始会员国,就是这种心态使然。英国做为一个曾经的日不落帝国,在二次世界大战后沦为二流国家之后,对外不断稳步推进综合实力的展现,并且在文化、社团、外交与传媒上持续取得成绩,英国基本上采取文化出击、社团活跃、外交铺路、传媒特色展现,最终形成英国软实力特殊展现,英国虽然在外交政策是追随美国,但其民众、皇室、社团并不完全买美国的帐,形成英国政治、经济、文化较为独立的气候,使得英国成为世界各国重点投资的地区,2000年普京重点打击寡头的时候,寡头资本逃出俄罗斯重点投资的国家就是英国。随着中国整体国家实力的崛起,如何展现自身的实力与扩大实质的朋友圈成为主要的导向,此时中英的合作就成为首选。

英国软实力重综合影响力

随着中国纯粹追求GDP经济时代的结束,如何稳步发展经济,吸引优质投资,腾笼换鸟成为中国政策的导向,在中美关系陷入在南海利益胶着状态,德国忙于处理欧盟内部问题之时,相对于外交、内政都处于比较优雅状态的英国成为中国的首选。紧密的中俄关系是中国对外政策的基石,中英关系则成为中国与西方社会进行实质探底的主要王牌。现在中国提出了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理念,采取结伴不结盟的方式,致力于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倡议成为交朋友的主要方式,亚投行是朋友做客的客厅,而英国在中国构建朋友圈的时候给予了非常大的支撑和帮助。这样英国稳定的软实力结构成为中英互信的基础,

英国软实力的特色就在于让英国政府在关键时刻可以采取特立独行的对外政策,让民众满意,成为独特的吸引投资的圣地,英国本身的外交政策区别于欧盟国家,由于英国面积有限,并且科技并不完全领先于美国、德国,使得英国更加倾向于展现其法制与金融方面的优势。中国受众一般对于英国的印象,大约就是《唐顿庄园》、BBC的纪录片、巴宝莉(Burberry)、英超,而实质上英国软实力基本上不在于单项成绩,而是政治、经济、文化全面出击的典范。

二战后英国在国力有限的前提下,注重于综合实力的展现,并且做到最大化有效影响力。英国软实力有两个体现,一个是BBC的纪录片,另外一个就是“英国文化协会”。

英国政府于 1934 年 11 月 5 日成立“不列颠对外关系委员会”,并很快更名为“英国文化协会”。 “英国文化协会”开创了职业外交官做文化外交的先例,之后才逐渐采用专业文化人士主导协会,周恩来总理曾经讲过外交无小事,在做公共外交与文化外交时,如果不是有职业外交官指导,就会因为其他部门的利益所需而使得公共外交常常立意很好,但常会被误解。俄罗斯职业外交官指导公共外交时在2012年就发现但是还属于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地区强烈需要俄语教育,军事基地的军官、民众都希望孩子学习俄语,然后考到莫斯科的著名高校,之后克里米亚回归俄罗斯也就是因为乌克兰错误取消俄语的官方地位,并引起民众公投,最后克里米亚回归俄罗斯。

英国稳定为公共传媒提供基础

英国文化的拓展成就了BBC公共传媒的兴起,理性报道世界问题成为新闻的标杆,在八十年代进入地球村和全球化的时代,随着CNN报道卫星现场新闻的崛起,半岛电视台切入多元文化,俄罗斯RT尝试为弱势群体发声,BBC还是缩减预算、消除臃员之后,在纪录片方面发展出令人耳目一新的特色,其对于大自然、人文社会的议题的关切令全世界受众印象深刻。

英国公共传媒的基础之上,尽管也存在一些偏向娱乐八卦特色的太阳报等,但英国整体的风气比较保守,再加上皇室并不喜欢一些娱乐新闻的炒作,使得英国社会整体的生活气氛比较稳定,在整体稳定的基础之上,英国才开始各种各样的创作与革新。

 

 

英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从日不落帝国退居二线,美苏开启的冷战,使得英国既要跟随美国的全球策略,但仍然保持外交政策的独特性。1945年后邱吉尔已经准备宣布铁幕的开始,但英国民众并非头脑发热全面加入东西方冷战的阵营,而是在冷静的媒体宣传之后,民众决定在选举中换掉邱吉尔,1950年当冷战开始白热化阶段,邱吉尔再次上台,但他已经了解到英国民众不积极参与冷战的基本态度。这开创了英首相不能随意行动,民众、软实力成为英国政策导向的主要参考对象。

这次中国崛起的过程中,不但要维护自身的利益不受侵犯,而且还要在一些人文社会的议题上设置自身的议程,并且在公共外交上设立更多可以为西方社会所接受的交流合作方向与议题,中国媒体可以与英国的公共传媒设立更多的人文社会交流的议题,让软性话题更加深入中国与西方社会的民众心理当中,中英建立全球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关系,可以让中国与西方社会有更加全面的了解与交流,避免中美直接的利益冲撞,而创造出新交流的模式。

 

http://theory.gmw.cn/2015-10/23/content_17458588.htm 

原文刊登于光明网理论版

【责任编辑:管理员】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暨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专栏作家,香港凤凰卫视和亚洲电视台评论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