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非  >>  正文
吴非:美俄空袭叙利亚之决策思维大不同
吴非
2015年10月26日

吴非 

暨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胡逢瑛

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大学博士

复旦大学传播与国家治理研究中心博士后

俄罗斯总统普京于9月30日签署同意海外军事用兵之法案后,旋即俄罗斯军方即派出战机对伊斯兰国恐怖组织(IS)的后勤基础设施、指挥点、训练营和武装分子基地进行空袭。与此同时,IS也会利用西方对于俄罗斯的信息战进行污蔑俄罗斯空袭的行动,如果西方不能与俄罗斯进行有效合作,那么,未来中国与俄罗斯在国际安全问题上的合作会变得更加突出。俄罗斯的决策模式将对其他发展中国家以及叙利亚周边国家如伊朗、伊拉克、土耳其都产生一定的吸引力。


  叙利亚本身内部存在复杂的宗派、宗教的问题,和以色列还有戈兰高地的领土争议。阿拉伯之春也使得叙利亚内部问题台面化、极端化和国际化。阿萨德家族掌握了该国的政府军,俄罗斯又是叙利亚主要的盟友和最大的武器供应国,长期协助该国培训军人和武装技术人员。在苏联时期,就已经与叙利亚签订了驻军协议并在滨地中海的塔尔图斯建立海军基地,作为俄罗斯船舶补给的后勤基地,目前在那里还停泊着俄罗斯库兹涅佐夫航空母舰。由此看来,俄罗斯与叙利亚长期以来一直都有密切的军事合作关系。

 

美国对俄空袭进行信息宣传战

美国军方质疑俄首选霍姆斯的动机,认为那里主要是反对派而非伊斯兰国的盘踞地,其实这样的说法不完全正确,霍姆斯连接地中海与内陆城市,不仅是反对派得到国外武器援助的必经之地,也是俄罗斯后勤基地的范围。故空袭霍姆斯不但保障俄罗斯后勤基地的安全,也可阻断反对派武器流入伊斯兰国的手中。换言之,霍姆斯作为是叙利亚连接地中海和内陆城市的重要交通枢纽,过去西方透过这个地区运送武器支持反对派“叙利亚自由军”。目前这个地方应该已经被政府军占领,或许是在政府军同意之下,轰炸过去反对派留下的弹药仓库,避免流入IS手中,也许是同时打击反对派和IS的武器装备来源,具有一举两得的效果。并且在政府军控制之下行动会成效特别明显。

俄罗斯空袭行动的时间点选在联合国大会演讲之后,有与美国确定底线的作用,也探得联合国主要成员国的舆论支持。现在联合打击伊斯兰国应该是国际共识,俄罗斯出兵有利于国际合作机制的建立,迫使美国必须考虑其反恐或是地缘扩张的优先顺序。在西方舆论反俄的暗流当中,反而将普京总统英雄形象推到最高位置,当今只有普京总统可以在面临西方集体经济制裁的情况下还能在国际社会中扮演主要决策的角色,这令西方媒体非常诧异。事实上,俄罗斯只是在坚守底线,叙利亚难民流入欧盟的棘手问题才是迫使西方低头的关键压力,普京只是顺势而为,这样西方国家才会领情。

 

普京呼吁把地缘野心放在其次位置

叙利亚作为俄罗斯的友好盟邦和中东主要的势力范围,自然不容美国染指。这个逻辑同样适用于美国以及美国盟友,美国在全球有近两百个军事基地,相信也不希望俄罗斯染指。那么,此时美俄势力范围的大国博弈不应该成为当前解决叙利亚问题的焦点。目前具有迫切性的焦点是如何阻止伊斯兰国快速的扩张,并且有效安顿难民。令西方担忧的是:有许多国家的人民自愿参与IS,造成了当底是国民还是恐怖份子身分莫辨?!IS断头的恐怖手段也对国际施加心理压力,扩张范围已经危害到周边国家的安全。显然,IS是当前国际有共识的头号敌人,这也是今年联合国大会领导人和外长进行一般性辩论演讲的主要核心聚集点,主要还是俄美中三国的态度。

目前大家看到的阿拉伯之春以及叙利亚内战之后IS扩张与750万名叙国难民涌出,50万难民流入欧盟,250万难民流入沙特阿拉伯,土耳其收容了约180万人,黎巴嫩约有117万人,约旦约有63万人;伊拉克约有25万人,埃及约有13万人。目前约有22万人已经死于内战。这证明以培养反对派并且坐视极端分子扩大以逼迫阿萨德下台的手段过于极端且不合国际社会普遍接受的准则。2011年内战以来以及2014年7月国际盟军空袭IS以来,共同导致了今天难民出逃和IS加速扩张的状况。美国的坚持这等于是说明破坏现有叙利亚的政治结构比打击伊斯兰国更重要,这样把政治扩张的企图放在第一位的做法,未来这还会让美国备感压力。

 

建立叙利亚空袭行动须合乎国际准则的模式

我们看到普京在联大28日演讲之后,应该确认了联合国的主要气氛并且在奥普会晤之后了解美国的真正态度之后,才会在30日签署批准俄联邦委员会向境外使用军事力量的法案。但目前仅限于空袭部分,因为地面部队旷日废时,苏联有阿富汗的失败经验,美国也有伊拉克的失败经验。中东问题复杂,不适合直接参与军事行动以波及到本国自身的安全利益。这次行动主要还是在于要建立明确合法且有一致性的国际协调反恐行动的合作框架为长远目的。

至于只空袭是否有效果?这个问题主要还在于能否有准确的信息和有效的空袭打击目标。人是流动的,但是具体的弹药仓库、通讯中心和运输设备都是可以根据有效且准确的信息来进行摧毁,这苏联在二战时期有许多的经验,包括苏联空军曾经协助中国空袭上海和基隆等等日军的军械仓库,这样不但可以震摄敌人,而且可以断绝IS的通讯联络和武器来源。

目前由俄罗斯、伊朗、伊拉克成立的巴格达信息中心,就是提供叙国政府具体的数据和分析,希望藉由这个统一的信息中心所出来的信息,提供给其他参与空袭国家的参谋总部。并且与联合国的反恐信息中心取得协调一致的准确信息。这样就避免国际盟军分散力量且减少信息错误带来的无效空袭损失。建立反恐信息中心并且透过反恐中心的指挥来行动,所有这些行动必须透过一个联合国反恐中心来统一数据,将准确的数据提供给巴格达反恐的中心来协调空袭行动,再与阿萨德政府军地面部队合作。这样一来,一方面,联军将可以掌握准确的数据来行动,效果好且准确,避免狂轰滥炸,这可以减少伤亡;另一方面,避免外国部队长期在叙国境内干涉该国政府处理内部问题,地面部队进入对该国建立正常秩序不利。 

    为避免出现美俄两军狭路相逢的状态,美俄外长已经有共识,下一步就是两军之间的对话,相信双方军方直接对话,有助于达成共识且避免直接冲突。俄罗斯希望建立一个可以遵循的国际反恐模式:第一,必须遵守联合国宪章,俄罗斯是希望结束单边行动模式把现行国际秩序混乱的状况拉回二战之后所形成的世界格局中来处理,使未来任何安全问题都必须要透过联合国安理会来协调处理,这样可以减少美国单边行动资源的不足所产生的失控状态;第二,把空袭合法化,以也就是由联合国授权或是必须先获得该国政府同意的情况之下才能进行空袭,并且必须配合地面部队行动时才能行动,把现行国际盟军的空袭纳入到这个轨道上,这样一来,国际盟军将被授予合法权利参与到与阿萨德政府合作来反恐。一方面,为西方国际联盟的单边行动解套,另一方面,将国际反恐的空袭行动合法化,并且严格限制在空袭部分;第三:建立反恐信息中心并且透过反恐中心的指挥来行动,所有这些行动必须透过一个联合国反恐中心来统一数据,将准确的数据提供给巴格达反恐信息中心来协调,再与阿萨德政府军地面部队搭配合作。这个模式的作用在于:尊重该国主权和协助反恐一举两得。

【责任编辑:管理员】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暨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专栏作家,香港凤凰卫视和亚洲电视台评论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