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雪绯  >>  正文
田雪绯:小王子,掉进雾霾
田雪绯
2015年10月27日

别去看电影《小王子》,你曾经多爱这本童话,你就有多痛恨这部电影。就像在某个夜晚,你兴高采烈带上心爱的人出去看星星,看不到天空,只看到雾霾弥漫,而且还会被煤烟味呛得咳嗽不止。我就是同时犯了这两个错误,在供暖后的初冬夜晚走进电影院,带着朝拜的心去回味少年时对星空的想象,毁掉了一个周末,还让和我同行的人一整天因为煤烟过敏流鼻涕不止。现实的星空和梦想的星空同时破碎。
原著《小王子》的故事简单,却给你无限的想象空间,像水墨画的留白,其叙事的手法神秘中带着淡淡的忧伤和不可言说的直抵内心的美好。一个个小情节微言大义地回答有关爱与责任的问题:花园里有五千朵玫瑰,你怎么知道你那一朵和这些有什么不同?小王子对那五千株玫瑰说:“她单独一朵就比你们全体更重要,因为她是我浇灌的。因为她是我放在花罩中的。因为她是我用屏风保护起来的。因为她身上的毛虫是我除灭的。因为我倾听过她的怨艾和自诩,甚至有时,我聆听她的沉默。因为她是我的玫瑰。”直到现在,我仍然认为这是对爱情最好的诠释。
中国自古就有“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的浪漫情怀,看过小王子,又有多少读者看过此书后和书中的飞行员一样“从此,我就喜欢在夜晚聆听星星,好像在倾听着五亿个小铃铛”。
但是电影导演显然目光短浅,已然跳不出生活的大酱缸,被“大人们”所统治的这个地球糊住聆听星空的能力,却非要去改编一个来自星空的童话。影片从一个即将上学的小女生写起,名校、学区房、小学生的负担,被安排得分分钟都不差的暑期生活。看到这里观众需要再次确认这部影片确实不是中国导演,由美国导演改编的法国童话,就这样在中国上映,情节竟然如此接地气。原来美国家长和中国家长“全球同此凉热”,谁也再不必一提教育就说“国外”如何如何。  
这些可怜的大人们读不懂小王子,所以只好让小王子长大,让他变成他们的同类,在高楼的顶层,离星星最近的地方,穿着邋遢,目光呆滞,拿着破抹布,神经兮兮地清扫楼顶。小王子不仅不沾染一点天外来客的风骨,甚至还协助恶势力把千辛万苦来寻找他的小女孩骗进了教室,让教育机器的锁链锁上了小女孩的脚。不知道有多少读者能容忍小王子还魂,变成一个恶毒的大傻子。如果这是导演想借此批评现行教育体制,像那只狐狸一样像个智者,试图告诉大家该怎么让小孩子长大,如何避免让应试的枷锁毁了孩子的童年,似乎也不算胡编乱造,也还算为当下的孩子累积了功德。可惜,最后小女孩虽然拯救了小王子,帮他回到自己的星球,而她自己的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后,懂事地和妈妈说,我要去名校上学。
这故事让人崩溃,原著那些写意情怀在这里被糟蹋碎成渣渣,《小王子》的作者说得没错:这些大人们,靠他们自个儿什么也不懂。看完电影,需要回家赶紧找出《小王子》的书,重温书本中的词句驱赶电影里那些邪恶的影像。周一起床看着依然重度污染的哈尔滨天空大喝一声:这雾霾看来真是没治了。
关于作者:田雪绯,中国日报驻黑龙江记者站站长

 

【责任编辑:管理员】
中国日报黑龙江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