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非  >>  正文
吴非:十三五中传媒外交再次大显身手
吴非
2015年11月06日

吴非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暨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

在十三五开始在“复兴路上”工作室推出的一首名为:《十三舞》的英文美国乡村式歌曲声中广为中外受众所热议,这次会议本身早在九月份就已经引起海内外媒体的高度全面重视,主要是中国改革开放的道路走到了重要的节点,如何改革开放创新成为全会的重点,如果继续改革开放,是否还延续以GDP为核心的观念,只有中国内部确认了发展方向之后,对外的决策才能够更加清晰。这次歌曲的出现使得只关注政治的受众,转化成了大部分受众都了解的事件。其实这是一个导向与方向,就任何的国际问题,在国家、国际组织、非政府组织的利益斗争日益激烈的情况下,国际社会越来越需要一些疏通的渠道,这个渠道在国际问题上就是公共外交,当中国1949年成立之初,没有太多的外交关系时,周总理提出:人民外交、文化外交、体育外交等就提上议事日程,这使得全世界开始了解中国的立场,并且逐步摆脱外交困境。公共外交未来也需要一个五年计划进行整体的规划!以配合国家的对外宣传策略。

中国确认可持续发展方向

这次十三五基本上确认了中国整体可持续的发展方向,这样国际社会不必担心中国经济硬着陆的问题,但国际社会是否真能够收到这一信号呢?当然依靠传统的外交是非常困难的,这样公共外交的二轨与中国媒体整体的对外宣传攻势才正式要登场!所以十三五的重点是:让全世界民众都知道中国已确认可持续发展的方向!当世界经济还处于低迷阶段,中国还是可以正常、均速发展!中国外交是以维护自身利益为主,对其他国家没有侵犯性。

10月25日,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公布“十三五”规划的十个任务目标:1、保持经济增长,2、转变经济发展方式,3、调整优化产业结构,4、推动创新驱动发展,5、加快农业现代化步伐,6、改革体制机制,7、推动协调发展,8、加强生态文明建设,9、保障和改善民生,10、推进扶贫开发。其中,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美丽中国)是首度写入五年规划。而保持经济增长依然是十三五的排名第一的主要任务。使得这次十三五确认了一些概念,就是消除贫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普遍二胎政策、重现人口红利、经济适度增长、转向服务行业增长、决策科学化民主化。

这表明什么呢?就是中国用实际行动找到了稳定发展的方向,如果不是追求纯经济发展速度,中国也可以找到从服务业下手,让人民生活的更加舒适的方法,并且确认全面摆脱贫困的目标,使得东西部的发展不再完全失衡。这样中国经济全面转型的时候,外部环境是否准确地得到了这样的信息呢?当然这些受众没有全部掌握或者是不愿意了解,这时候就需要中国利用公共外交进行全面深入的交流。

传媒外交需要有针对性、亲切性、普遍性

比如今日俄罗斯电视台在2004年最初的发展阶段,不是在美国建立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的英语频道,而是首先是在网络上建立该电视台的拉丁语节目,并且为在美国的拉丁裔发声,然后今日俄罗斯开始深入一些被排斥的非主流的非政府组织,可以看出如果在美国立足,一定要先选好立场、钱场、人场,简单的讲就是:花少钱、办大事、不给美国政府找麻烦。这些网络电视节目解决美国内部一部分人发言没人听的困难,美国的一些非主流智库直到现在还非常支持今日俄罗斯电视台在美国的节目,因为这些组织非常反对美国五角大楼在伊拉克、叙利亚的军事行动,美国的反战情绪非常普遍。美国想禁止有受众的电视台是很困难的。

此时中国在美国建立英语电视台的分支,首先就面临电视信号落地的难题,这要与美国FCC进行多年毫无结果的谈判;然后是节目让雇佣人员过多的问题,使得美国质疑这些众多的媒体人在美国究竟是在干什么;最后是制作出的节目很难被美国受众所认同,因为这些节目是宣传中国,与美国的受众关系不大。

公共外交主要目的就是在于与国际进行“不可能任务”(Mission impossible)的交流,实现团结大多数,推广中国政策能够被世界各国所理解。首先,中国的政策对外并不具有侵犯性,并且在十三五的计划中中国已经找到适合自己可持续发展的方向,这一天然的立场,在世界任何国家,都能够找到支持的受众,与这些受众如何进行交流就成为公共外交首先面临的主要课题。其次,中国政策具有合作性,中国愿意同世界各国及区域国家展开合作,这包括中国在上合组织、金砖国家、APEC、联合国的框架之内展开与世界各国的合作,并且在自创的亚投行、金砖国家银行范围内,分享中国改革三十的成果与经验!

比如美国的特色就是很多国民对于国际事务基本上处于不清楚状态,对于一些国家不但基本状况不了解,甚至连地理位置都不清楚,这主要是由于美国的国际事务基本上与国民没有任何的关系,基本上智库商量、多方采纳意见、高层决策、政策反思这几个过程。这样就需要中国在美国的公共外交的重点不是让既得利益集团改变观点,而是找到支持中国观点的受众与团体,然后再在国会、国务院、白宫、五角大楼展开游说工作,

而俄罗斯民众对于国际事务主要依靠最高领导的决策,如果最高领导出现问题,那就会导致国家整体发展失去平衡,苏联解体基本上是苏联高层领导失去发展方向导致。现在普京不但以格尔恰科夫基金会负责经济方面、俄罗斯和平基金会负责文教、俄罗斯国际事务学会负责国家战略安全的三驾马车并行来实现整体的公共外交战略,并且让今日俄罗斯通讯社(前身俄新社)在整体新闻宣传上也偏向公共外交,俄新社改名其实就是让外界不要过度想象国家新闻社的身份。

我们可以发现美国、俄罗斯在展开公共外交时,首先注意的是亲切性,消除了很多的国字头的单位,然后针对一定的受众展开公共外交,最后才开始普及大家对于美国或者俄罗斯的认同感。

说服、交朋友还是主要工作

十八届五中全会直击改革发展难点,贯穿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深刻体现了本届中央领导集体的民生关怀、改革魄力、战略思维和全球视野。中国的改革创新是建立在内部稳定,外部安全的基础之上。如果国际社会对于中国的崛起充满敌意,那么就会妨碍中国的技术引进与交流,人类任何的文明成果都需要进行无障碍的交流。当中国成为世界的制造中心时,更加需要具有创新内容的技术,但此时美国在南海与中国的纠纷,使得中国的和平崛起受到质疑。美国由于意识形态的局限,使得其智库在很大程度上并不完全支持美国与世界的交流,任何的交流都是附加有条件。

现在还流传一篇文章就是美国以美元为基础的金融霸权,美元在与黄金脱钩之后,美元成为石油等大宗商品的结算货币,这样使得危机成为美国维持其经济优势的手段,当欧盟的欧元将要成为主要的结算货币之后,科索沃危机使得北约开始参与其中,并进行空中打击,最终使得南斯拉夫解体,尽管这是建立在人权的基础之上,但最终使得新产生出来的欧元迅速贬值。这也证明了危机就是转机,美国不一定为了自身的安全制造危机,但美国转移危机的功夫往往令人刮目相看。

现在中国主要是外部挑衅比较多,面临涉藏、涉疆的民族问题;两岸问题;东海问题、南海问题;这些问题基本上不是单一问题,很多问题都混合到一起,使得解决起来相当棘手与困难,使得最后成立国安会来联合各个单位来解决中国所面临的全部外部问题。可以说中国面临的危机还是少于美国,美国是否在南海、东海制造危机呢?其实不然,最主要的是中国能够展开有效的公关,美国是需要不断说服的国家。不但是美国,世界很多的国家都需要经过说服后,才能够慢慢理解中国的政策,并且在这些政策中找到相互合作的结合点。

【责任编辑:管理员】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暨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专栏作家,香港凤凰卫视和亚洲电视台评论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