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虎启  >>  正文
赵虎启:农妇17年追凶 究竟是谁不正常
赵虎启
2015年11月24日

17年前,李桂英的丈夫齐元德被同村五个人伤害致死,五个人一夜之间销声匿迹,李桂英就此踏上了追凶路。17年,一位农妇,在十余个省份漂流,就为给自己丈夫讨个说法,17年,5个嫌疑人已经抓到了4个,而项城司法部门的一位官员却称,你没发现吗?她都有点不正常了。

苦苦追凶17年,为公安局提供线索、使罪犯落网、追究为嫌犯提供逃跑便利的相关责任人的责任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现在反倒被某些官员称为不正常,难道不正常的真的是李桂英吗?

现在,唯一在逃的嫌疑人齐阔军,在网上追逃系统中查不到他的任何身份信息,其身份仍处于真空状态。项城市公安局回复新京报记者称,“这可能是因为基层工作人员的疏忽造成的。”可以想象,当自己的亲人被杀害、家破人亡、痛不欲生想得到法律援助时,司法部门、执法机构却选择不作为,李桂英该是何等的失望,何等的绝望。

为什么几名在逃嫌疑人,都要通过李桂英来提供线索,有的还是嫌疑人藏匿地警方配合才能抓捕归案?项城市公安局办公室主任张亚飞说:“我们承认,工作中存在一些问题,原因是那么多年的案子,一些负责办案的老警察不在了,加上以前办案技术不行,才拖这么久。”

李桂英说,十几年来,她无数次去项城市公安局,得到的回复是“我们没闲着,一直在关注你这个案子,但是你要提供有效线索,我们不能扑空。”如果受害者家属都能找到嫌犯线索的话,还要公安部门干啥,还要警察何为?人民警察的职责就是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当有违法犯罪发生时,就应该全力以赴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只有深刻了解自身的职责,做到严格执法,才能使人民警察成为惩奸除恶的法律利刃,才能有效长久的震慑犯罪分子。

李桂英说,17年来,公检法的大门我都快踏破了,我的辛酸,十马车也拉不完。让受害人找线索,有冤无处伸,有苦无处诉,历经磨难踏上追凶之路,漫漫17年是心酸、是无奈,是执着,更是对公安机关的强烈谴责。有关部门不负责任的态度一次次让逃犯从眼皮底下溜走,还铮铮有词推脱责任,如此这般,公安机关还谈什么法制、谈什么保证公平正义?

如果公安机关能及时的立案侦查,能主动的积极寻找破案线索,能工作认真负责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如果有关部门在工作时能仔细核对身份信息,做好基础工作,也许李桂英一家人就不会苦苦追凶、苦苦等待17年。通过这件事,说明人民警察在办案时没有将人民群众放到心上,没有肩负起自己应用的职责;说明在执法系统中存在着明显的漏洞,相关部门缺少对执法机关的监督。

除了抓齐阔军,“下一步我会梳理这么多年来谁为五个嫌犯提供了逃跑便利的线索。”李桂英说,“逃走的时候谁送的,藏谁家里了,身份证到底是谁修改的,还有公安局的人,为什么不主动抓人、不作为,凡是涉及的责任人,一个也不能跑!”

现在她的三个孩子都在大学学法律,17年的经历让这个家庭深深地体会到踏破了公检法的门槛,追讨自己的合法权权益是多么不容易,“我想自己学了法律,要替像母亲一样的人办实事、讨公道。”李桂英的孩子们很坚定。

对这件事情的影响和李桂英的下一步作为,不知有关部门又会有怎样的说词和作为,社会和公众都在拭目以待。

                                         (施梦扬)

 

 

 

 

 

 

 

 

 

 

 

 

 

 

 

 

 

 

 

 

 

 

 

 

 

 

 

 

 

 

【责任编辑:管理员】
多家主流媒体网评人。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