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雪绯  >>  正文
田雪绯:“女新手”,请撕掉你自己贴上的不自重
田雪绯
2015年11月30日

关于女新手的侮辱性车贴随处可见,可惜是女性自己贴在上面的

哈尔滨的赵女士晒在网上的楼缝停车受到网友的膜拜

哈尔滨刚领到驾照三个月的女司机,22岁的赵女士上周受到了广大网友的膜拜:因为在所住的呼兰区滨才城小区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停车位,她将一辆大众高尔夫停在两个楼体的夹缝中。赵小姐面对纷至沓来的媒体一遍遍地重述了她的停车过程:在22日凌晨3时许,采用倒车方式,在后视镜接近两侧楼体时将它们收回,倒车雷达已然没有作用了,一直在响,她完全凭实际目测和感觉将车一点点倒进了两个墙体中间。停车后她从天窗爬出来,第二天再从后备箱进到车里将车开出来。
媒体们的报道的标题如下:《女新手楼缝停车 网友齐问“咋下车?”》《哈尔滨22岁女新手霸气停车 从天窗爬出从后备箱进入》《全哈尔滨最霸气停车照片曝光 车主竟是三个月驾照女新手》。没有一个媒体忘了她的“女新手”身份,人们惊异的不仅是这倒车技术,还有潜台词:看吧,女新手中的异类啊。写这些并不是想老生常谈地去证明什么女司机和男司机一样可以开得很好(那些是早就被有关部门数据证明无数次了的),而是想问如果赵女士像其他新手女司机那样把“女新手”贴到车上,大家会觉得是炫耀还是仍然觉得她在自我贬低?如果不知道她曾把车停到如此出神入化,是不是会仍然假想她做为一个女新手肯定不如男新手,是个愚蠢的女司机?

在哈尔滨工作的美国教师第一次看到“女新手”时拍下的照片并在微信朋友圈提问,几乎所有中国朋友都觉得这很正常
当来自美国的外语教师米勒第一次在哈尔滨街头看到汽车后面贴着“女新手”的时候,他非常震惊地问:这是女司机自己要贴的?还是被要求贴的?他不敢相信这竟然是无数新手女司机们自己的选择。“男人从来不会在汽车上贴男新手,而只是贴‘新手’,为什么女人要强调自己是女新手?”在一次演讲比赛中,做为评委的米勒老师向参赛的一位女学生问了这个问题。女学生的回答更让他震惊:“我觉得那是因为女司机通常要开得比男司机差很多,所以新手女司机加个女字是要提醒别人注意。”
“在美国,没有一个女人会在车上这样贴,如果有男人敢提出女司机比男司机差,那一定是他想挨耳光。中国女人为什么要歧视自己?为什么不尊重自己?”米勒老师这样问。
这些老外就知道大惊小怪,在我和一些女朋友探讨米勒老师的观点时,她们对他的“过度反应”相当不理解,“就是自嘲嘛,有什么关系”,“不好就是不好嘛,没必要好面子”。没有人认为这里面有任何性别歧视的问题,更没有上升到不尊重自己的高度。在淘宝上,输入“女司机车贴”竟然有上千种,有“女司机、女魔头”“女司机出没,请高度注意”,当然购买者都是女性自己。
相比中国女性对这个问题的轻描淡写,我接触的老外们一致把这个当做很严重的问题。比如在哈尔滨生活的一个新西兰单身父亲,就一直为6岁的女儿在成长过程中出现的自我歧视非常苦恼,也因此经常怀疑当初决定带她到这里生活是个错误决定。刚开始是别人歧视她:在女儿2岁的时候,因为她是幼儿园班级里最高的孩子而受到其他家长质疑和嘲笑,说一个女孩子怎么长这么壮,这是营养过剩,而同样的其他男孩子,就会受到鼓励。到了现在女儿开始自己歧视自己,从幼儿园回来经常自己发表这样的观点,5岁的时候她说:“爸爸,我不能再玩儿玩具枪了,他们告诉我这不是女孩子的玩具”;6岁的时候她说“爸爸,因为我是女孩子,所以我更软弱一点”。可见类似“女新手”这样的意识在幼儿园里就已经开始萌芽并有了强大的基础。有了女儿的成长经验,这位父亲对他接触的成年女性也经常用歧视的眼光看自己就不足为奇了,她们经常告诉他:女人就业的时候就应该比男人眼光低一点;女人不应该做体育运动,不然就不吸引人了;做为女人怀孕了也要保持苗条等等。关键是她们说这些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心安理得地接受自己的低人一等。“我非常担心女儿长大了有她们这样的心态,成为她们这样的人”他为此格外担忧女儿的未来,尤其是他也发现了周围的男性对女士言谈中透露出轻蔑和不尊重:一个商人和我说起他生完孩子的老婆“比原来胖了,不再有魅力了”。
只有当女性对自身的意识发生根本的改变,才有可能真正实现男女平等。也就是说别人不尊重你,首先是你不自重。
如果你自愿在汽车上贴上“女新手”,当有鄙视的声音说“女司机就是马路杀手”的时候你就没有资格反驳,他们在男女都会发生的道路交通事故中单单拿出女司机来说事儿、来嘲讽的时候你得咽下这口气;如果你自己觉得怀孕发胖是没有吸引力的表现,你老公在你生了孩子后去找情人就理所应当了;如果女人把自己当商品说“娶我得付高额彩礼”,于是别人也就觉得拐卖妇女也就是买卖商品,所以有关部门才会给被拐女教师“感动中国”称号,所以司法部门能够给出这样没有天理的解释:“收买被拐卖的妇女的法定刑规定得比较轻,这主要是考虑到收买人收买妇女多是居家过日子,主观恶性不深,运用较轻刑罚更有利于对罪犯的改造和社会安定。” 从这个角度,任何一个类似“女新手”的小事都可能是演化成某个病态社会事件的推手。
中国传统曾经赋予女性太多的压迫和歧视,那些是强加的,但是如今一些女性们自己却主动自轻自贱,心甘情愿地把自己异化成“他者”,自愿接受“女新手”、“女汉子”、“女博士”的称号,甚至已经集体无意识,感受不到其中潜在的有关“不正常人类”的侮辱。说这些话,不是在谈什么男女平等或者呼吁什么女权,这是每个人都应该有的自尊心。
在那本被誉为“有史以来讨论妇女的最健全、最理智、最充满智慧的”《第二性》中早就劝告女性的真正解放首先是要认清女性气质的虚假本质,去除社会强加给女性的“内在性”,改变女性的“他者”地位,使自身成为在男女两性平等、自身独立基础上的女性。上世纪的美国女作家多萝西·帕克在谈到《现代女性:失去性别的人》时写道:我们所有的人,不仅是女人还有男人,都应当被看做是人。
请活在新世纪的中国女性重温这些有智慧的章句,向高贵的思想致敬,然后默默地把贴在车上的“女新手”标签撕掉,还有其他那些试图把你的智商你的能力你的行为拉低的带有歧视性色彩的女性标签也一并从你的头脑里撕掉,尊重自己,然后再要求取得这个社会的尊重。
关于作者:田雪绯,中国日报驻黑龙江记者站站长

【责任编辑:管理员】
中国日报黑龙江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