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虎启  >>  正文
赵虎启:人民币加入SDR,是机遇还是挑战?
赵虎启
2015年12月03日

据媒体报道,美国东部时间11月30日(北京时间12月)日人民币正式加入“特别提款权”篮子,自2016年10月1日生效,成为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意外的第五大国际货币。

但是,对于人民币加入SDR,有人欢喜的同时,也有人对于我国金融并不成熟,金融体制仍不健全下所存在的风险表示担忧,

美银美林全球利率与汇率研究部门主管David Woo 警告指出,不要坐视不理中国央行让人民币进一步贬值的前景,更断言美国与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明年将上演“大离婚”。并重申他长期以来的预言称:“我们相信人民币将会进一步走弱,因为中国资本账户开放程度加大,北京方面将无法兼顾下调利率和捍卫人民币”。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2月1日报道称,但是对于世界金融体系来说,中国进入SDR货币俱乐部代表着挑战。原有的SDR成员国均为西方国家,它们拥有完全可兑换的货币以及开放资本市场。

俄罗斯《生意人报》12月1日报道称,IMF批准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是否储备人民币将由各国调控者自己决定,专家预测,人民币储备量的提升需要几年时间。俄罗斯央行已在研究储备人民币的可能性,但其比例不会很大。

但是对于人民币加入SDR诸多质疑声中,我们看到了更为深切的分析,让人们对其有了更为理智的分析和思考。

成思危在《人民币国际化之路》一书中的基调是支持人民币国际化,并反复强调人民币国际化“利大于弊”,但仍然认可“利弊并存”的说法。书中谈到了人民币国际化的四个潜在风险:一是担心削弱央行宏观调控能力,需要防范国际资本流动和输入型通胀;二是担心汇率波动加大,增强宏观调控难度,影响出口企业效益;三是担心国际化改变双顺差,成为债务国;四是担心金融机构面临国际竞争,难以生存和发展。也因此,我们需要认识到的是人民币加入SDR有其必然性,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意义,也就是在“机遇”与“挑战”二者衡量中谁更占据优势。

交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人民币加入SDR对于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有两重积极效应:一是示范效应。加入SDR意味着人民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得到IMF正式承认,可以名正言顺地成为188个成 员国的官方候选储备货币。二是倒逼效应。连平认为,人民币加入SDR前后,中国已采取并将继续采取一系列有利于资本和金融账户开放的措施,这反过来将进一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而若要真正认识到人民币加入SDR之后的走向谁也无法下一个定论,中国金融的发展充满了诸多未知,而正因为如此,未来才有了无限的可能性。我们无法做好一切准备去应对挑战,我们能做的是积极主动地去迎接挑战,成为一个越挫越勇的战士,而人民币加入SDR对于中国来说不管是危险的多于机遇还是机遇大于危险,这都会是一次挑战,把握住了这就会国际化道路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而这需要的是更多的努力,这份努力里需要你,也需要我,我们都会是这条工作线上重要的一环。

                                                      ( 纪春晖)

【责任编辑:管理员】
多家主流媒体网评人。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