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峰  >>  正文
毛峰:孔学源流之——天下大九州
毛峰
2016年02月04日

唐一行山河分野图(资料图)

中国人恒以“天下”为世界之总称,显出眼力之恢弘、思力之高超:天者,万物之本源、宇宙之本体,凡人间可见或不可见的一切,均出于天,皆在天的宰治之下,万物莫不遵天而行,故谓之“道”;天赋予万物萌芽、生长、壮大、衰灭之生命,故谓之“天命”;孔子目击大道之运行,激情满怀,发为绝美的哲学诗篇:“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在川上,睹逝水而领悟真实恒常之道:“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中华先人,在苍天之下,不仅以空前智慧,建立起全球最早的、绵延贯穿一万年以上的、以人文主义、理性主义、生命主义为全民族信念的大一统文明,且以这种始终如一的非宗教、非巫术的伟大文明眼光、智慧、思想、技艺与生命的活力,游牧、觅食、耕作、栖息于全球各个广袤大陆,中国人不断移民到欧亚大陆各地,族裔远至西伯利亚、白令海峡、阿拉斯加、北美洲、南美洲、大洋洲、东南亚、西亚、中亚、非洲等地,记录中国本土河川风物、政教秩序的伟大典籍乃《禹贡》(《尚书》之一),记录中国以外各大陆文明与自然风物的典籍为《山海经》(约写于尧舜禹治水之际,古籍全本含《山海经天下地志图》多幅,今佚,目前已发现公元9世纪、12世纪版本以及古朝鲜文版本等)、战国思想家邹衍所谓“大九州说”(相对于《禹贡》小九州说而言,说见司马迁《史记.孟子荀卿列传》邹衍所谓“有大瀛海环其外,天地之际焉”,大瀛海,即太平、大西、印度、北冰洋诸洋流之交汇,峰按)、中外学者的详细考证(譬如王大有著《中华源流》上下册,当代中国出版社2015年版等)。

三皇五帝时代中华大地上的众多族裔,围绕燧人、伏羲、神农炎帝、黄帝、少昊、颛顼、帝喾、尧、舜、禹、三苗九黎为文明中心,不仅在《尚书.尧舜二典》所揭示的中华人文主义、宪政主义伟大精神的指引下,动员天下诸侯和27万民众,完成治理洪水、平整山脉、河川、道路、土地耕作制度、水陆交通、环海与内陆交通诸制度、信息通讯传输制度、中央与地方两级政府的“巡守、考绩制度”、天文历法制度、军事拱卫制度、五服祭祀制度、天下赋税、九州朝贡制度等一系列极其重大的大一统文明制度、宪政制度之建构、措置,终于形成《尚书.禹贡》所详细记载下的、信实可靠的、中国文明的完备体系(详见拙著《大一统文明》,知识产权出版社2014年12月版),孟子尊“禹抑洪水、周公兼夷狄、孔子著春秋”为缔造中华文明之“三件大事”;邹衍所谓“小九州”文明,在中华本土地区坚固确立,中华各族裔人口因此繁衍、扩大,遂有“大九州”即中国人向全球各大陆、各个地区的广泛移民、迁徙活动的渐次展开。

从美洲殷地安人(印第安人是哥伦布的错误命名)、中美洲(即《山海经》所谓扶桑之国、日出之地)、南美洲各主要文明族裔(殷地安人、玛雅人、阿兹台克人、印加人、奥尔梅克文明等),再到新西兰毛利人、大洋洲诸岛国之土著居民、东南亚土著居民等,全球大一统的文明中心,即中国。(读者可参阅王大有《中华源流》691-840页,对三皇五帝时代中华各族裔迁徙扩展、传播文明的文字学、天文考古学、人类学、田野调查、原始岩画学、年代学等诸多考察与论证,其对斯大林所谓“五社会递进”说、民族学理论、郭沫若、范文澜等凭空编造“中国奴隶社会”说、胡适、顾颉刚等疑古派史学胡乱怀疑《史记.五帝本纪》等提出的批判,十分恰切;唯其有时不采中国经史之经典记载,譬如《大戴礼记》、孔安国等大儒对“三皇五帝”的时代排序与对华夷关系的基本评价、主张所谓“高扬三皇、超越五帝”之说,以及行文有时芜杂烦乱、偶尔堕入巫术思维之言,乃白璧之微瑕,余尚不敢苟同之。)

总之,越来越多的各大陆、各文明中心的人类印迹,不断被发现,足资证明:中华文明乃全球大一统文明的最古、最大、成就最高的文明渊源、制度渊源、宪政渊源、智慧渊源之一。最近200年,西方凭借军事、技术、经济、文化霸权而凭空杜撰出来的、以西方文明为“人道中心”的、虚假“世界史”、照搬西方启蒙史学、胡乱编造的“疑古派”史学、全盘西化史学杜撰的、虚假的“中国史”,正如西方工业化浪潮造成全球生态紊乱,南北极冰川迅速融化,使全球洋流-大气环流出现极端灾变(2016年初袭击全球的寒潮即表征)一般,这些西化史学正在土崩瓦解中。重建中国史与世界史,正汇聚为全球性的思想学术、文化、传媒热潮。

公元前2357年前后,尧帝居天子位,面临全球最后一个冰期结束、海平面上升、洪水泛滥的“文明危机”,毅然实施“文明更化”,即恢复、重建自炎黄以来天下诸侯公推天子百官的“古典宪政制度”(“原始民主制”或“华夏民主制”),将一度废弛的神农炎帝因自谦无德、不能制服蚩尤之乱,遂以“天下为公”之大同精神,禅位于黄帝这一整套“禅让制度”予以恢复,由四岳、群牧(十二州牧)、诸侯、百姓,公推舜帝为宰相(百揆)并摄政,直至最后禅位于大舜;舜帝遵华夏宪政制度,再禅让天子位于治水有功的大禹;尧舜禹力行禅让、公推官吏等古典宪政制度,使中央政府的“合法性”与创制力、建构力、执行力、道德感召力,大为增强;中央、诸侯与百姓群策群力,完成“平治水土、九州辐辏、中华一统”的壮举,中华大一统以及“大九州”全球殖民拓展活动,均在“克明峻德、协和万邦”的伟大精神鼓舞下,取得“光被四表、格于上下”的灿烂治绩,全球大一统文明,由此宏基奠立、绵延无尽、不断复兴也!

欢迎关注毛峰微信公众号“清风庐”:houseofwinds

【责任编辑:管理员】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