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雪绯  >>  正文
田雪绯:上海姑娘和海上人鱼 逃到哪里有爱情
田雪绯
2016年02月16日

没钱的时候,上海妹逃掉了,有钱的时候自己要逃掉了。今年春节有两个关于临阵脱逃的故事成了大众的话题:一个是上海姑娘从江西农村的男友家的年夜饭桌上逃走,一个是电影《美人鱼》里的男主人公刘轩从妖娆富有的若兰床边逃走。
前一个得到了满头的臭鸡蛋,后一个获得了大规模的掌声。前一个是真实世界里“就差钱”的平凡小人物的价值取向,后一个是大众对不差钱的富豪的心理期待——最后总是爱上又丑又傻的天真妹。人们在网络世界里对着上海姑娘骂完娘,心满意足地端着爆米花成双成对地走进情人节的电影院里。
“拿钱来砸我啊”这是过年微信红包的一个表情包,也是周星驰爱情电影里一直没有变的桥段或者说是周星驰的爱情信仰:总有个懂得真爱的人是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的。这个桥段我们在《喜剧之王》里就见到过,张柏芝饰演的妓女被土豪把钱扔到脸上还坚定地说“不行,老板”。新片《美人鱼》里珊珊将一百万的支票转身在炉火里点燃。在遇到珊珊之前,砸钱是刘轩成就一切事情的敲门砖和通行证,所以他往人鱼珊珊的脸上扔钱:10万够了吧?衣服都没脱20万总够了吧?你请我吃烧鸡这是100万支票可以了吧?除了珊珊,还有大街上的美甲妹,在刘轩大把的钱和限量版豪车面前,美甲妹骑着小电动车眼睛都不眨地走了,留下那一地的钱像一地的鸡毛。
抛开美人鱼的背景,这真是一个老掉牙、老掉渣的故事,如果不是周星驰抖落出那另人发谑的无厘头包袱,观众很可能被里面的俗套激怒。在这里你能看到那个韩剧里爱上失明小妞的大财团总裁的身影,总在婚礼逃跑的新娘,或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电视秀,再往过去追溯或许还能看到为了爱情逃跑的鼻祖——从天上下来配牛郎的织女。这些故事都想教化大众:骑在自行车上笑,好过坐在宝马里哭。
最先逃跑的前辈,织女的老公牛郎在今日的字典里有了新解,而关于真爱的教化就却还是说了一百遍还没有成为真理的谎言,难道教化者们就没有想到第三种结局是骑在自行车上哭?现实和理想从来都没有对应上。在荧幕上,土豪刘轩辞别白富美的床第之欢,和美人鱼躲在深海里对着阳光微笑。在荧幕外,记者抓拍到周星驰在机场白着头发孤独地吃着泡面,而美艳动人的星女郎们或身陷照片门身败名裂,或因老公嫖娼离了婚。我在艾美影院看的那场《美人鱼》,当轩少向人鱼珊珊求婚拿出超大钻石戒指时,身边一个小女生带着羡慕以周星驰无厘头的夸张风格尖厉大叫起来,全然不顾同行的男友,让满场观众笑成一团,成了整个观影过程中最精彩的互动。这个小女生的尖叫声带着潜台词:“拿着钻戒来爱我吧,我比珊珊还傻还天真。”
可惜现实世界里不是所有的傻子都能遇到霸道总裁,也不是所有姑娘都可以和人鱼珊珊一样,钱都没有用,海底就是家。所以电影《美人鱼》是这么容易讨观众的好,不差钱的爱情跟着不差钱的男主人公刘轩还找到了被“环保”“海洋”“干净的空气”这样宏大的词汇做为落脚点,电影里那些明显的广告植入都闻不到有什么铜臭味儿了,连最后珊珊住进的海景房也不扎眼了,刘轩怎么逃跑都理直气壮。哪怕同样的追逃,倒在若兰枪下的刘轩那是悲壮,被板砖拍惨的上海姑娘那叫活该。
上海和海上,顺序不同天壤之别。在电影的海上你尽情地在海景房里淋漓尽致地演说爱情,回到生活的上海,爱情由一个信仰跌落到一个手段,变成饮食男女,里面不再具有精神层面的意义,其所指向的不过是一顿足以拆散恋人的年夜饭,是人们道貌岸然地指责上海女人嫌贫爱富之后再到王思聪的博客上叫喊老公睡我。爱情逃向哪?生活向哪里去?过完这个红包满天飞的春节,人们被金钱砸得晕头转向,没有合适的答案。有人说起北方乡村的礼坏乐崩,男人赌钱,女人网上约炮;有人说起南方父母为儿子娶妻的几十万彩礼一世奔忙;有人微信晒出了老公用人民币制做的情人节花束。人们自说自话,吵闹的分贝有如刘轩在海底放下的声纳仪“让人屎都出来了”。
有哪个人愿意和刘轩一样,关闭你的声纳仪,放下手机,放下上海女人江西男人的纷争,放下美人鱼的深海催眠,回头看一眼自己的妻子或丈夫,默默地在心里说一句:无论健康或疾病,无论环境是好是坏,无论是富贵是贫贱,我都爱慕尊重你……
谢谢你,周星驰,谢谢你总是如此描画歌颂纯粹有趣的爱情,一次一次地论证,反复让我们相信。
关于作者:田雪绯,中国日报驻黑龙江记者站站长

【责任编辑:管理员】
中国日报黑龙江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