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雪绯  >>  正文
田雪绯:不只是天价鱼馆,我们都成了海盗
田雪绯
2016年02月19日

一个天价鱼馆儿倒下去,千万个天价餐馆站起来。先是三亚,再是青岛,然后哈尔滨。这肯定不是最后一站。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就会有另一个天价事件出来,让哈尔滨长舒一口气,像现在的青岛一样,把沉重的接力棒交给哈尔滨。

虽然因为消费者陈先生最初对饭店打折的3000元绝口不提,让事件几次反转,但最终在强大的网络群众的围剿下,将天价鱼馆的前世今生、秤是否公平、鱼是否野生、发票是否正规、是否打了人,里里外外,连带历史问题全都扒出来曝光,让鱼馆体无完肤灰溜溜关门。事到如此,罪有应得,确实活该。

为什么,我们长年鼓励创业,鼓励创新,鼓励诚信经营,天价鱼馆们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也越来越高,但这块曾经培育出徽商和晋商的土壤却始终被奸商恶商占据头条。

“舆论环境始终在给诚信经营大唱赞歌,但顾客却始终没有把票投给诚信。”一位做生意的朋友如此总结:“我曾经开的一家水果店,装修精致美丽,水果但求绿色无公害。但是门口就是有个推大车卖水果的,啥都比我们这个便宜,结果我这店里的冷清和门前的大车的热闹形成鲜明对比,没几天就关门了。”

刚刚过去的一年,几乎所有人都在谈生意难做。一方面是旅游区里黑店宰客不断,另一方面是繁华街区的商场日渐惨淡。人们到商场里的试衣间免费试穿,再到淘宝网上搜寻到价格低的同类产品。网络商店打败了实体商店令他们纷纷关张之后,大家纷纷把生意转移到网络上去,再竞相压价撕杀。躲在黑暗的电脑角落里的电商们,谁还有底气说“赚取阳光下的利润”?

我曾在北京的火车站,看到一个老外正告诉他初到中国的朋友首先要学会的是“便宜点吗?”于是那七八个男女老少,咬着舌头,带着浓重的口音一起练习,笑得我当时几近岔气儿。回头接触的一些老外对中国式的讲价颇有微词,在旅游区一个标“天价”的东西会以零头成交,这样讲价还是有意义的,但“在街头为了便宜一两块钱和那个冻在寒风或晒在烈日下的小贩死死地争执有什么大的意义?如果两元钱并不是那么重要,为什么不结束讨论开心地成交”。还有一件事,人们在商店或旅游区不付小费,不肯给付出劳动、认真帮助你的人鼓励和奖赏。

如果消费者的脚只投票给低价格,那么传说中的监管、法律、税负究竟能在多大层面上起到积极意义?人们竞争的空间只剩下价格了,于是经营者就敢于铤而走险,逃税、造假发票,直至出现黑店宰客;旅游团费竞相压低价甚至零团费,导游们得不到优质服务的小费,于是就再和黑店紧密结合,专捡人生地不熟的外地“软柿子”下手。

每次黑店事件出来一次,舆论的大棒首先对准了政府监管,当地的工商、食品、税务部门被轮番拎出来示众,反应慢的叫不作为,反应快的又有可能“调查不细致,结论太仓促,作风不严谨”。政府被打了脸,经营者被惩戒,只剩下手握钞票的消费者们,躲在角落里,一脸无辜。

天价鱼事件之后,一直以环境格调著称的哈尔滨一家准五星级酒店甚至也借此炒作,“酒店推出鳇鱼火锅,不是RMB10302,更不是RMB7200,而是RMB298每位,尽享来自黑龙江界河的饕餮盛宴!三人同行一人免单哦!”天价鱼馆的身后还有一批惨淡经营难以为继的正规鱼馆低价比拼,而兴高彩烈的消费者终于可以用不多的钞票就吃一回传说中的鱼中之皇。除了低价格,究竟还有什么是消费者们真正在意的?

过去我们经常说,资本家榨干了工人的最后一滴血汗。现在是消费者也同时榨干了经营者的最后一分利润。

我们不仅在经营者身上,同时也在消费者脸上看到了海盗遗风。每个人来到这里都不是为了落脚,对生长的这片土地都没有什么责任心,我们掠一把就走,剩下一片干枯的满是叹息的土地,用高音喇叭兀自喊着“百年基业,代代传承”。

关于作者:田雪绯,中国日报驻黑龙江站站长

【责任编辑:管理员】
中国日报黑龙江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