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峰  >>  正文
毛峰:世上的一切系列随笔之三——创始之诗
毛峰
2016年02月22日

人类创世之初,天空和大地充满光明。

中国典籍第一部《尚书.尧典》即以“光被四表”来形容人类的自我发现与宇宙幅度的世界发现:从每个人的身体、灵魂中,深藏着一种光明与温暖,透过父母子女、长幼尊卑之间、男女之间、男男之间、女女之间、朋友、人与万物之间的“天然爱慕”而迸发出来,这一极其独特、广大、温暖、灿烂的光明,感动了一切生灵,唤醒了一切生命渴望“如此生存下去”的爱意,这万物之相亲相依,犹如阳光泼洒在宇宙之中,犹如阿波罗驾驶太阳车穿越太空,犹如耶和华所谓“要有光!”,这一切光明的创生,就是每个民族、每种文明的创始之诗,神圣教化之始:“钦、明、文、思”之尧帝所谓“四德”,笼盖着广大宇宙、统领着苍生万物,可谓道之所在:

钦者,恭敬也:天地之大、山川之富、时令之美、分秒之玲珑绽放、岁月之密移奔流、百物群神之浩瀚无垠……人之子啊,你低下高贵的头颅,向这高贵之源——使苍生意识到自身高贵的奥秘之源,致敬吧!

明者,日月也,星辰也:自伏羲太昊帝发明《河图易经》以来,日月五星之运行规律,主导着万物纷繁生命那严整简洁、浩瀚不息的秩序(道),尧帝谓之“七政”,天下百业,林林总总,都摊开在日月之明的爱抚之下,繁荣滋生,永无止息;从冬季暖阳的街角老人蜷曲的皱纹,到炎夏沙滩与海浪中嬉戏的少年,一切“在者之在”,是在“天命”之中,惠特曼从河水中嬉闹的、赤裸全身的青年,那清溪漫溢、流经那个欢叫男孩的淡淡唇髭时,蓦然得以领悟……

文者,秩序也,礼乐、文章、文明之所谓也:宇宙、人生,从一派混沌中挺拔而出,绽放为鲜花;孔子《春秋》言“有礼乐文章之美,谓之华;有礼义之大,谓之夏”,千秋万代,中国人永在孔子此圣言、此圣教之垂范、熏染之下,奋发有为,令天下各邦俯伏称臣;汉儒孔安国、唐儒孔颖达荟萃众家之说,撰集而成的《十三经注疏.尚书正义》,巍然援引东汉名儒、那位垂下绛红帷幔、弟子群集以说儒经的马融,将“文明”一词诠释明白,千古不易:“经纬天地谓之文,照临四方谓之明”,天地秩序、日月之明、人生之美,尽在此“文”之经纬分明、傲然挺立之中,尽在此“明”之温暖灌注之中,余读近代新文化派作者之蔑视中国、琐碎无道、卑污黑暗,焉能不厌恶之、鄙夷之!

思者,智慧也,即将上述的一切,予以反复体验、沉思、历练而精熟之,焕然乃知:炎黄尧舜、三代汉唐立国之大、孔子“祖述尧舜、宪章文武”之美,中国人从此处获得了永久完整清晰的“国家观念”,一切生命活动在此“国家观念”之下获得安顿,犹如约瑟夫.德.迈斯特在巨著《宪政生成原理》所言,西方文明之宪政精神——天主教信仰和各欧洲民族的民族精神之有机结合,这一中国宪政精神,由于没有天主教会等各种宗教权势的干扰,因而更加稳固、广大、协调、完善,每个严父、慈母、尊师之教,日日如春风,沐浴天下赤子之心,培育出人世的光明——良知,使之秉承此“四德”而为天地之中心、万物之灵秀!

美惠三女神,大理石雕塑,高119公分,宽85公分,制作于古罗马公元一世纪,现藏于卢浮宫。

如果说《尚书》是中国人的创始之诗,那么,古希腊的伟大诗哲赫西奥德(大约生活于公元前9世纪至公元前8世纪中叶),把目光投向遥远的天界、神秘瑰丽的神灵们的永生故事,这位在诗歌比赛上战胜荷马的诗哲,将纷繁杂乱的奥林匹亚诸神,纳入一个完整统一的神话谱系和众神信仰的瑰丽体系中,以确立人们在严酷现实的一再打击下混乱而杂乱的宗教信仰、道德信念,遂留下了不朽诗作《神谱》。

赫西奥德从赞美诗艺女神缪斯开始,以优美灵动的辞句、清新脱俗的笔调、准确传神的刻画、简练而生动地营造出一个完美永生的诸神世界,实际上,这一诗意的原始牧歌世界,在深受近现代工业文明及其启蒙思维的一再摧残、污染之下,尤显美丽:

让我们从赫利孔山的缪斯

开始歌唱吧,她们是这圣山的主人。

她们轻步曼舞,在蔚蓝的泉水旁

或围绕着宙斯的圣坛。

她们在神泉沐浴过娇柔的玉体,

在至高的赫利孔山跳起美妙舞蹈,

舞步充满活力。

她们夜间出来,身披浓雾,

用动听的歌声吟唱,赞美宙斯……

以及其他永生不朽的神灵。

……她们用歌声齐声述说

现在、将来与过往,……其父宙斯

的殿堂也听得高兴。

白雪皑皑的奥林匹亚山峰,

永生神灵的厅堂都缭绕着回音。

她们用不朽的歌声从头唱起,

首先赞颂可敬的神的种族——

大地和广天结合生下的神灵……

在古希腊人眼中,在诗人笔下,神不是某种超绝于人世的抽象存在,而就是“大地和广天结合生下”的大自然的产物,是大自然中最美最强的生命,是浩然无息、完美绝伦的宇宙生命力本身,它不局限于一人、一物、一时、一地,它绵亘古今、磅礴万有、广大无边、不可穷尽,因此称“神”。

整部《神谱》就是对这完美生命的奇妙讴歌,诗人将笔者所谓的希腊式“诗意神秘主义”发挥到极致,从而超越了一切宗教仪制的外在规限,而直接进抵了一切文明的内在灵魂:那使一切卑微速朽的存在获得伟大不朽、光辉灿烂意义的诗与美的巅峰。
赫西奥德在《神谱》开端处吟唱出诸神的美丽起源亦即人类历史的起源:

最先产生的是混沌之神卡俄斯,

其次是宽胸的大地女神盖亚,

……不朽诸神中最美的爱神厄若斯

——她能使所有的人销魂荡魄、

丧失理智、没了主意……

宇宙起源于混沌。

从混沌中诞生出大地,万物生长其上。万物既为大地所孕育催生,则必然也被大地所局限,万物因此必然生生灭灭,最终归入幽暗的冥府,不再生灭。

在生生灭灭的短暂瞬间,必有生生灭灭的爱情发生,这种身心的疾病(厄若斯,妙译)适时(往往在青壮年期)地不断发作,不仅生育繁衍出万物,更便于分散、宣泄、干扰人们求索、破解宇宙奥秘的精力,使得诸神得以有效保守这一秘密。

《神谱》全诗洋溢着健康旺盛的情欲和从事交媾与生殖行为的巨大快乐:大地女神盖亚生出天神乌兰诺斯,天地交合生出无数儿女,其中就有狡猾多计、不易察觉的儿子克洛诺斯(时间之神),他趁父亲正要与母亲交合之时,突然镰起刀落,割下了父亲的阴茎,将之丢入大海,大海立即泛起万朵浪花,“一簇白色的浪花从这不朽的肉块周围扩展开去,浪花中诞生了一位少女”,她就是阿佛洛狄特(即阿佛洛斯,浪花所生),爱与美的女神。她和男爱神厄若斯、美貌的愿望女神一起,四处播下情种,使诸神之间、神人之间不断恋爱、交媾,生产出万事万物,而宙斯,作为克洛诺斯最小、最强壮的儿子,因掌管惊雷闪电和一切自然威力,就成为众神之王,统治着天神和人间。

欢迎关注毛峰微信公众号“清风庐”:houseofwinds

【责任编辑:管理员】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