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峰  >>  正文
毛峰:世上的一切系列随笔之四——黄金如何堕为黑铁
毛峰
2016年02月24日

赫西俄德

古希腊第一位史诗作者——赫西阿德,是一位出生于希腊中部的农民家庭的伟大诗人。他曾经参加在欧波亚王安菲达玛斯葬礼竞技会上举行的诗歌比赛,击败了“神明一样的”荷马,赢得令全希腊艳羡不已的奖品——黄金铸就的、一只漂亮的三脚鼎。

他把奖品敬献给赫利孔山上的诗神缪斯。

鼎上的精美铭文是:“赫西阿德谨献缪斯,他在卡尔克斯唱圣歌,赢了神一样的荷马。”

大赛评委会颁奖给他的理由是:“他教人以和平与勤劳,而荷马教人战争和残杀。”

赫西阿德确是“教人以和平与勤劳”的伟大哲理诗人、西方历史上第一个诗人作者(荷马被认为是一群游吟诗人的代称)。

他在《田功农时》(一译《工作与时日》,该译名,远不如《田功农时》恰切)这部叙事诗与教诲诗中,提出了人类社会的核心问题——公平正义问题。

他精辟地描绘了公道不行所必然的人类历史的演化、衰落,即从远古的黄金时代,依次向彼此争斗的白银时代、大规模屠杀的青铜时代、因杀人而成名的“英雄”辈出的时代、贿赂与不义横行无阻、人类彼此欺骗与折磨的黑铁时代,“五时代”持续堕落、再不断交替循环的伟大历史哲学。

诗人首先吁请宙斯俯身下凡,“了解真情,伸张正义,使判断公正”,因为诗人亲身痛感人世的不平:

诗人不幸有个总爱不劳而获的弟弟,通过贿赂各级法院的主审法官(被近代启蒙学者虚妄吹嘘的“古希腊民主法治社会”之一例;后来,这些广受近代人艳羡的法官、陪审员们,不仅将苏格拉底判为死罪,而且将很多哲学家流放、充军,似乎“法治”很怕“哲学”的“胡思乱想”),数次卑鄙地觊觎、抢夺他合法继承的一笔遗产,而且几乎得逞!

诗人在史诗中着重讨论道德公义,表明古希腊社会公正问题日益严重,使人不得不对人类生活的一切方面,产生深刻的怀疑、思考和批判,从而催生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影响极其深远的历史哲学体系,即赫西阿德的历史循环论体系:人类历史遵循黄金、白银、青铜、英雄、黑铁五个时代依次堕落,历史不断循环、周而复始。

诗人刻画的这一完全符合历史实际的“人类历史真相”,远比后来兴起于巴勒斯坦荒漠地区、罗马帝国崩溃下文明、心理发生严重扭曲、变态的基督教历史观——那种人类从原罪和堕落中,凭“神恩天启”(天主教)或“自觉”(新教、启蒙主义思想等一切荒谬地渴望“救主”弥赛亚的历史哲学),一跃而出、“单线直进”,直接升入天堂、千禧王国或理想社会的“乌托邦”神话历史观——不知高明多少倍!

诗人逼真而生动地描写了他所处的古希腊“黑铁时代”(一切时代皆然)的历史状况与社会图景:

 

现在确是一个黑铁时代:

人们白天没完没了地劳累、烦恼,

(当代人可联想大都会交通高峰时段的路况)

夜晚不断死去……

(可参考大都会各大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的实况)

父亲子女之间不融洽,

主客之间无礼,朋友兄弟也不亲密……

 

这些罪恶遍身的人

根本不知道畏惧神灵。

(机械唯物主义充斥于各种论述,峰按。)

 

……在他们看来,力量就是正义,

虔诚不是美德。恶人用恶语中伤和

谎言来欺骗高尚者。

(可参读北岛名诗《回答》首句。峰按)

……人类陷入深重的悲哀中,

面对罪恶无处求助。

 

针对严重的社会公义危机、道德危机,赫西阿德重申了“德福一致”的古老文明信念:

 

人们如果对任何外来人和本邦人

一视同仁地给予公正审判,丝毫

不背离正义,他们的城市就繁荣、

人民就富庶……害人者害己,

被设计出的不幸,最受伤害的是

设计者自己。……由于鱼、兽和

有翅膀的鸟类之间没有正义,

因此他们互相吞食。但是,

宙斯已把正义这个最好的礼物

送给了人类。

因为任何人只要知道正义

并讲求正义,无所不见的宙斯

就会给他幸福。”

 

赫西阿德深深懂得:正义实现的道路,极其艰难遥远;而邪恶之路,却十分通畅、便捷:

 

邪恶很容易被人类沾染,

并且是大量地沾染,

通向它的道路既平坦又不远。

然而,永生神灵在善德和

我们之间放置了汗水,

通向它的道路遥远陡峭、崎岖不平……

 

一个人若巧取豪夺,

正如良心被贪婪蒙蔽、

羞耻被无耻抛弃,

那么,通常的情形是:

神灵会贬斥他,让他房屋枯朽、

财富瞬间消失。”

 

但愿如此!可惜等待却遥遥无期!

赫西奥德的《神谱》曾用诗笔描绘了天上诸神世界的美丽图景;而今,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工作与时日》里呈现的人间邪恶、不义的世俗生活图景。

谁若敢于正视扑面而来、触目可及的这个世界的各种污秽,谁就会深深折服于伟大诗人所构筑的、这一黑白分明、善恶是非纤毫毕现的真实历史图景。

黄金时代,堕落为黑铁时代,是古今权贵阶层的基本人性(如果还残存的话)被无节制的、放肆扩张的金钱、物欲、虚荣、独断而私揽的权势制度所彻底腐蚀与淹没的结果。谁经历过近代文明巨变——从亚当·斯密公然喝彩、鼓吹、极大推进“个人的逐利之恶,可以促进整体的善”这一“效率淹没公平”的“近代历史原则”以来,全世界的历史进程如出一辙:最近的例证之一,是中国各大学的管理层,非但在任官期间捞得盘满钵满,还把国家应当承担的“培养博士生的基本责任”,推诿塞责给辛苦培养学生的大学教师们,还美其名为“让博士生获得研究经费、以便迅速成长”云云;自汉武帝设立“五经博士”以来,2000余年间,这是人类历史所能制造出来的、最厚颜无耻的谰言了。

欢迎关注毛峰微信公众号“清风庐”:houseofwinds

【责任编辑:管理员】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